每次記筆記到化學或者哲學的生僻詞匯,但是輸入法已經反應出來了聯想詞。我就會感嘆自己的無知。

为什么女权主义更容易拥抱生态和环保此类,也许是后者追求的结果就是“低效”甚至是“无效”的,而女性拥有一个子宫正在被“高效”征用,所以能够感同身受。

不知道吃什麼,肯定回去吃拌飯啦。不過想吃熱的石鍋拌飯但是沒有找到

對賭球的平常化和球員數值化兩件事一直非常反感。加上昨天說的懦弱的富翁球員已經讓我失去對世界盃的興致了。可能愛足球的人很難愛上卡達這屆比賽吧

看到新聞,感覺世界盃這些參賽人員,尤其是西歐英格蘭這些,各個都是有錢人。但是還是那麼懦弱冷血。一下子失去對球員的性感的感觀和對足球的熱情。

為什麼有這麼多樂於參與賭球的⋯我不懂啊 是因為對足球的熱情不夠需要通過賭博增加關注麼?還是單純非球迷增加聊天話題的?

其实现代洗手间设置本来就是很落后且充满文化隐喻的——世界上的大部分洗手间就是大房间套小房间(女厕男厕无性别厕再进一步套小隔间),何必呢?

而且为什么女厕和某些无性别都是小隔间,男厕的小便池就是公开裸露的?有小隔间是因为如厕需要隐私,但小便池却是裸露的,这本来就暗示阴茎是不需要被隐藏的,阴茎是可以掏出来暴露的,阴茎是“公共议题”,顺男也必须服从这样粗暴的社会规训,你看我我看你,你要是不敢大方掏出几把你就是扭扭捏捏娘娘腔,你肯定是有问题。而对比之下阴道系统是“隐秘的”,需要“遮遮掩掩隐藏起来的”。而且平时也有听到看到很多人抱怨在小便池遇到其它人的尴尬,全都设置小隔间不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大家出了隔间做的事无非就是洗手,照镜子,这有什么好“性别避讳”的吗。女厕总是排长队所以呼吁增加女厕数量,然后又有傻x男跳出来说这是优待女性,其实如果所有洗手间不分性别都是隔间根本就没有这个问题,大家都去排队就行了。

许多东西就是愈相互隔离愈显得禁忌刺激,在那种男校女校和国内单性别宿舍经常有偷看的事情,但是至少到现在为止我都没听说过我们这种学生公寓有偷看或者擅闯房间的事,大家不分性别住在一个套间里,所有人都家居服蓬头垢面出入公共区域,谁还有兴致偷看,不管什么性别人无非就是这个样子。洗手间也是这样的,愈是隔离愈是想偷拍偷看,如果你每天上洗手间隔壁可能是任何性别,你就觉得很平常。

有些人觉得深夜一个“阴道”一个“阴茎”都在一个厕所好像好危险好可怕,那也是隔离文化所致,我习惯国内宿舍的朋友也觉得国外公寓不分性别男的女的都在一个大房间里,好可怕好混乱,但实际上住了就知道没啥可怕的,大家都是正常人。如果一个变态“阴茎”想犯罪,分性别洗手间是拦不住他的,他会主动跑到女洗手间,难道那些偷拍猥亵的罪犯都是在无性别洗手间抓住的吗,他们不都是在女洗手间被抓的吗。

了解到了地球作為封閉系統裡面的碳是固定的,傾向會維持碳平衡。人類通過燃燒化石燃料破壞了這種平衡,而石油產品由政治定價也增加普通人生活成本。而且今年開始碳排放水平開始超過地球承受能力的情況下。她們在知道向日葵有玻璃保護下,我可以理解也支持環保主義者的行為。

국화빵 ~其實就是菊花樣式的鯛魚燒。但是是一口一個的造型(^。^)呼呼

囉嗦一句,看到清溪川中間也有個投幣祈福的小池子。但是旁邊有寫每年丟進去的硬幣會用做障礙兒童學習的支出。我覺得還不錯啊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