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只有说我爱你的时候,人们才能找回失去的时间。

【Zhuoke指的是这样一种风俗,当丈夫的母亲去世时,妻子的娘家要竭尽全力,帮助夫家承担葬礼的费用。

而sike则是指与妻子的死亡有关的仪式。当某人的妻子过世时,在遗体火化前一天,夫家要举办酒席,宴请妻子娘家的亲戚和村里的宾客。

这一天,妻子的娘家人有权利到夫家发泄怒气。他们不用带任何礼物,相反,到夫家后,他们不仅可以要求吃好喝好,还可以砸东西和抢东西,甚至把门槛和柱子辟碎。

他们会质问死者的丈夫,他们已故的女儿是否是因为遭到虐待才过世,她生前夫家是否曾对她不起。如果死者的夫家只剩死者的孩子和其丈夫,死者的娘家人不会闹得很凶;如果死者的夫家人丁兴旺,而死者却没有子嗣,那死者的娘家人就会大吵大闹。死者的丈夫和家里其他人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好言好语,让死者的娘家人好吃好喝,平息他们的怒气。

当仪式结束、“斗士”们要离开时,他们可以偷走一件东西。如果死者的夫家能马上发现,他们可以出点钱,把东西赎回来,但如果过后才发现,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

我有时候好爱自己啊,爱到忍不住在心里悄悄地想:恋人最好懂得,和我谈恋爱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

我现在的状态,就是每天骑电动车的时候,小心翼翼又灵巧地穿过减速带,最近我都没有碾过道路上那些难缠的横杠。

我很热衷收藏一些好玩的工作,就像收藏稀有卡牌,等朋友漂泊无依的时候,我就利用这些牌将他们“发配”到喜欢的地方去。

在这个地方,人们用很多酸的食物来调味,酸木瓜炒肉,酸扒菜,酸萝卜丝。有天去吃饭,听见一个北方人问老板要醋,老板说,你舀点番茄碎放进去。

我刚刚掰着手指头算,发现最近每天睡九个多小时,罪恶啊。小时候总想着快点天亮,长大以后好像天亮就变快了,但人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亚洲的繁荣在多大程度上被归功于那些被认可和未被认可的女性工作?Ghosh认为,亚洲女性获得的仅仅是一种非常肤浅的欣赏。即使是非常依赖妇女的经济贡献的政策制定者也未必对此有过深入思考,他们不会承认女性的贡献,也不会赋予女性权利和报酬。”

Show thread

刚看到一个讲座的主题是:亚洲如何依赖女性的有偿和无偿劳动得以增长。

休赛期的运动员们也好寂寞呀。

离开运动员公寓了,下楼的时候遇到那个经常和我打招呼的小运动员,他叫我姐姐,我终于没有说“你好”,而是笑着应一声“哎”。

上学时有一门课考试很难通过,老师给我六十分的时候说,念你年小人乖,哈哈。

星期六的早上我和泉妹准备出门,发现木门被阿姨不小心挂上了锁,我从门缝里伸手出去把锁取下来,才得以出门。在巷子里遇到穿粉色拖鞋的漂亮小孩,原先她和伙伴在我们门口跳皮筋来着。

村口有大片的田野,也有人在这里培植花卉,池塘里有睡莲、王莲。主人常常不在院子里,人们可以随意进去观赏,只看得见一只晒太阳的小猫,满地打滚,非常淘气。

村口有一棵不知名的大树,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小曼告诉我换叶子非常快,有时候一个月换两次。那天太阳很晒,我们坐在树底下乘凉,正好遇见村里送葬的队伍,一个老人站在树下,背着手默默观看。

我想起第一天住进村子,泉妹就告诉我,最近村里死了好几个人。“死神一直在周围徘徊”,她说。

从食堂回来,还拿了两个芭蕉,一天真的吃太多。坐在工位上,低头就看见我的鸡蛋,太好笑了,谁会带一板生鸡蛋上班?就是我本人。搞不好以后煮蛋器直接放在公司煮。

我还从来没写过辞职信,如果有天一定要写,我就写:漂亮宝贝不干了。

【尽管都要跳螺旋舞,我愿意做赛博格也不愿做女神。】

【但主流媒体担心“他的犯罪成为一些人心灵中的诗和远方”】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 用 LikeCoin 連接創作者和讀者的去中心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