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其实醒来也不过是从梦中惊醒,第一晚梦见妈妈打电话来说因封控而上街抗议,希望能早点回家,我告诉她我也是,别担心,今晚我们都会解放。

昨晚梦见一个学生将“快乐寒暑假”之类的作业簿借给了我,我在上面写满了有关抗议的事,并传递到网络中,但学生却因此受罚,在接受检查时遭到老师威胁。我急于现身向老师澄清,却闪入另一个梦。

一名老师带着一众学生被锁在门外不让进,他们坐在昏黄的路灯下说起今天的经历,有人提议去找个暖和的地方,人群便欢呼着跟着走了,几个落单的同学还站在校门口,一支球队的成员越过他们,再转过身来趁他们不备时抓住了他们。

我被这一幕惊醒,梦中可以清晰看到每一个执行抓捕的人的脸,他们表现出轻蔑和不屑,像是很轻易就可以夺走什么。

打开朋友圈正看到大学时的老师在批评公务员:几乎是每个人,一方面喊着不平,一方面又想投身到那不平的事业当中去。

Show thread

连续紧绷了三天,今早醒来得知自己还没有被杀,赛博游行者只能依靠确认网络中的存活而感觉自己活着,许多人还活着,还在前仆后继,昨晚上街的几位朋友也都平安,进而终于忍不住痛哭。所有的朋友,谢谢你们。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11月27日晚,上海市乌鲁木齐中路路牌被命令拆除送走,为了掩人耳目,临时给路牌盖上了红马甲,最后被丢弃。网友二创了许多作品,其中有人用乌尔都语「ٹکڑ ٹکڑ」表示,意为“惊奇地,目不转睛地”。

Show thread

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8日晚,全世界有超过17家媒体报道中国民众抗议事件,包含CNN、卫报、纽约时报、金融时报、BBC、泰晤士报、路透社、法新社、雅虎新闻、美联社、华尔街日报、每日邮报、每日经济新闻(韩国)、德国之声、日本经济新闻、中央通讯社(台湾)、环球邮报(加拿大),澳大利亚sbsnews公开在免费频道播放相关新闻。

Show thread

当日彭载舟出现在北京四通桥,成为墙内敏感词,一夜间微信炸号六十万余人的时候,不少人如我也只是悄悄在心中默念,“覆舟水是苍生泪,不到横流君不知”,如今全中国多个城市爆发抗议,近百所高校表达了抗争,已是沧海横流的境地,没有人能毫无动容,“若今晚是世界的最后一夜,又当如何?”

lola boosted

这几天人们都在喊“为人民服务”“义勇军进行曲”“团结就是力量”“国际歌”“要自由”,全部都是用来骗人民的,现在全部成为了人民的口号。调子起的太高又做不到,早晚会被自己的谎言反噬。这是好的,没有问题,就用他们的宣传口号去羞辱他们!

昨天在推特上看到一个人说,在家和自己母亲吵架了,因为母亲就是防疫人员,是大家口中的“大白”,吵到最后,她哭着对母亲说,我真怕有一天和你站在对立面,我在围栏内,而你在围栏外。

lola boosted

大家要多转发朋友圈,不一定转发口号,转发游行(很多人看不懂)。可以转发那些让不明状况的普通人更加共情的,比如人们在方舱的垃圾堆里生活,因封控死去的孩子,荒诞的封控措施等等。要让不满传递出去,传递出去就有希望,就会有下一步。

“疫情(pandemic)的词源是泛-民(pan-demos),所有的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所有地方的人,或者跨越或传播到人们身上的东西。它确立了人民是多孔的和相互联系的。因此,人民不是某个国家的公民,而是所有的人,尽管有法律障碍试图将他们或他们的证件身份分开。”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11月27日,上海民众抗议现场,一名佩戴口罩的便衣男子不肯回答自己的身份,指着民众骂道:“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这些人民群众。”我们所有人都是人民群众,想来他已经脱离。那些说是考公“上岸”的,可能都知道是脱离人民群众这个苦海。

看到抗议亲身经历者提到,现场使用暴力、实行抓捕的那些警察,发出邪笑,蔑视人民,甚至在抓捕女性同胞时侵犯她们。可以说真的烂透了,这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人,而是指向人民的武器,除了一身蛮力和随身佩戴的枪,他们甚至在“执行这种严肃任务”时也能像爬偏位置的蛆虫,稍不小心就露出本性,只要不影响“大方向”,将脏手伸多长都没问题,那是系统默认和允许的。新疆集中营曝出被关押女性遭到系统性的性侵,也是同样的道理,别看这个“兵团”那个“特警”,听着跟铁桶似的密不透风,但其实就是蛆虫穿上战衣,一个手上有枪就已经足以对付人民,别说是成片的蛆虫穿甲配枪了。

我好久没开朋友圈了,从新疆开始抗议的那天,我频繁转发,偶尔也点进去看下有没有人看到,但还是没开发现页入口。今天想打开看看是什么光景,没想到全是转发声援抗议的,还有些我在微博没看到的具体声援方案。惊讶地和阿川说起这件事,他说我这个朋友圈都是“不过日子”的人,其实意思恰恰相反,是说这都是过日子的人,所以才能这样敏感。然后今晚看到,长久未关注的新闻学院的同学上传了上海乌鲁木齐中路的现场视频,新闻学院的老师发朋友圈说“是该付诸行动的时候了”,未见过面的朋友说上街去了,深圳、广东,上海,人们就要相会,历史也将在此交汇,在地图上和所有爆发抗议的城市连成一片。

11月27日晚,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工人被命令将路牌撤走。拦不住群众,就给此地改名。

Show thread

我之前写群众抗议手中高擎的是红旗、旗帜,而并没有用“五星红旗”、“国旗”,就是因为暗暗明白那绝非官方灌输的那一套,而是终于有人受够了它满地插下去溅起骇人鲜血,许多个不畏惧血的人将它擎起来摇,是崭新的旗帜,崭新的意志。“高唱国歌”同理,虽然习惯性地指认那是“国歌”,但实际上人们清楚地明白,此时此刻它正带着人民的愤怒刺向围困的枷锁,腐朽的制度,或许也可以改口,它是义勇军进行曲,是勇敢的人所唱的歌,而并非归属于一个政权。

我使用的是国际版微博,可能因为知道自己不够国际改名轻享版,系统是英文,这几天转发上百条都只留下尸体,显示内容不可见,还假惺惺附上一句Need help? 可真够不要脸的,你在这装什么鬼给谁看,我最需要的帮助就是你他妈的别删我帖。

“在人类文明面临崩溃之际,将精力花在性和友谊的琐事上,似乎是粗俗的、颓废的,甚至是认识上的暴力。”此刻没有办法忍受岁月静好,面对外面世界的美好,仅仅只是浮光掠影的一瞥,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我绝不会谈世界杯,除了同样消失的人命、鲜血淋漓的疮口,也暂时不想谈kpop多么美丽的年末庆典,除了女性身处现实世界所遭受的种种压迫。

lola boosted

我感觉ccp在等一次恶性暴力事件出现,然后把它挂上热搜,正式公布,号召不明真相的群众舆论围攻,给此次运动定性。在此基础上进行暴力镇压,并一定程度放松防疫,安抚中立人群。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