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一遍Fountainhead,真个是非常的玛丽苏。

最后,平心而论我是觉得发钱标准有点太宽了,而且看往年收入状况而不是看现状这一点也不太合理。

年收入75k以下就可以领一千二,以上阶梯减少,到99k为止。按这个标准我自己绝对是可以领这一千二的,但是我校和美国各科研基金都保证了不会断我们工资,我在家工作小日子过得还挺美,经济上来说一点没受影响。

与此同时,一个纽约调酒师靠着丰厚小费和人流量,2019年平均年收入不比我少,付过所有账单和学生贷款后可能还能存下来一点,然后2020年三月份因为疫情突然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存的一点可怜的钱放在退休金投资账户里遭遇股市熔断,这一千二对他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因为上一条的限制他还不一定领得到,这公平吗?

梦想成为一个舞者,来到纽约,生活压力之下做了一个护士,孤独的死在了呼吸机下。
nytimes.com/2020/03/26/nyregio

NY governor on NYC people still gathering: "It is insensitive, it is arrogant, it is self-destructive, it is disrespectful to other people." -- this has been what New Yorkers, and Americans, are all along.

一带一路徐徐熄火之后,外交部的唯一功能是卖力表演给身后的国人看。

Liker Social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Republic of Liker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