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讀《愛的藝術》,Fromm太厲害了。句句精闢,沒有廢話。好看。

推編輯姊姊的文章:
vocus.cc/article/61c1d7fdfd897

關於「沒讀者」

一個好的創作者,首先必須要是個好的讀者。

這個「讀」是針對文本而言。不只是文字。讀人,讀心,讀空氣,讀圖像,讀數據等都是「讀」。理解並能深入淺出地說出概要,才算是讀懂了。

先培養自己的「閱讀」/「鑑賞」能力,再來支持好文。什麼叫好文?不用爭定義。

從打動自己的文章開始讀,覺得好就支持。再慢慢去找更多能打動自己的文字。

與其抱怨沒讀者,何不先做別人的讀者?

昨天重看了《大叔的愛》,發現阿牧挑戰部長的話原來是那麼細膩。(當時只把他當喜劇看+ 欣賞阿牧)

「你能說出他的十個優點嗎?」
「我能說出他的十個缺點!」

部長勉強說出了四個,結論是春天太可愛了,可愛到犯罪(真的!)

阿牧數了十個(其實還有更多)
春田問:那是我嗎(我有那麼糟嗎)

這就是「喜歡」和「愛」的差別。

愛是,就算你有無數缺點,我還是接受和包容你。(雖然我也會靠北你,但互相靠北也是戀愛的一部分)

Clementine說,我只不過是個fucked Up girl trying to find my own peace of mind, I am not a concept or your projection.

電影的最後,Joel對Clementine說, ok.

歲末,這裡一直在下雨。山上繞了雲,很美。拔了兩顆智慧牙,覺得身體突然少了什麼,有點失落。

回到家,看到兩道彩虹,知道2022會很好,因為2020年末也看見了彩虹。有驚無險創業1年,所有的擔心害怕都是紙老虎,一戳就破。但還是要抑制住逃跑的衝動(怎麼說還是老虎嘛)

2021年最有意義的事就是創業和回家。兩件事都讓我覺得自己真幸運、幸福。counting blessings。

回家真好。

2021,就以好喝的hojicha Latte和還okay的義大利麵結束。謝謝大家過去一年的陪伴。

明年我們也要好好的。

陳柏青寫顏訥。寫作(可以)是什麼。且聽瘋狂的顏訥娓娓道來(她的瘋狂多是排演過的)

「但寫作容忍了這一切。」顏訥要說的,是寫作的理由,「文學可以允許時差、延遲,可以讓你左顧右盼,甚至讓你不做決定。當所有人,所有事都要求你立刻介入,但介入太快,容易讓對人產生誤差的判斷,也勢必要排除掉某些人。可文學有它的寬容,讓我把被排除的人找回來。」

上一代作家喟嘆寶變為石,黃金成廢鐵。但在顏訥的年代裡,石卻是寶。她在書中寫道:「偶然的一次機會,我才聽說策展人的原始意義:照料靈魂的人。」

靈魂是什麼模樣?在世界的展覽會裡悠悠晃晃,看人也被看,一屢幽魂卻在書寫裡成為策展人。顏訥的馬戲團才剛開始。

有人遇到這個問題嗎?likerland一直登不進

《俗女日常》也太好看了。

<說到愛情我想到野生動物攝影師>

//當「我就是喜歡你原來的樣子」這句話在情人之間出現,總讓我想起野生動物攝影師藏身在荒野之中,謙卑而沉著的身影。千萬人中,唯獨是你懷抱傾慕走入我的世界,勇闖我飛撲而上就能咬斷你脖子的獵殺範圍,不求驚擾地欣賞我的本來面目。

關於存在的辯證,我向來難以決定哪一個比較有理。一顆橘子,如果從來沒有人看見,那橘子究竟存在過嗎?能夠確立的是,有了你在數步之遙的戀慕守候,我這條勞碌而染塵的靈魂,才特別察覺到自己活著。你蹲伏的深度,與我展現的真實,是即時連動的拉鋸。為了看見我,收斂起手腳與鼻息,蹲踞在謙遜低調的下風處等候,彷彿你是宮牆之外的庶凡草莽,而我是矜貴明豔的皇室王族,彷彿。//

讀到這裡你以為就這樣了嗎。不,話鋒一轉,字字鏗鏘:

實情卻是⋯

(此處顯示為請買書來讀)

matters.news/@joycew719/我的人生轉捩

知道消息後好難過。真的好突然。

讀回你的文字。確認了你活著的時候是鮮有遺憾的。

你之前選了Frank Sinatra的 My Way 作配樂,細細道來自己求學的心路。

I've lived a life that's full
I've traveled each and every highway
And more, much more
I did it, I did it my way

Regrets, I've had a few
But then again, too few to mention
I did what I had to do
And saw it through without exemption

You did it your way, indeed.

謝謝你分享的一切。 🙏

願你安息。

無敵好吃的Lime Almond蛋糕和冰淇淋
(是的,我想念台北的fru:gel)

不能去旅行的時候常會想起旅行中遇到美好的小事。比如這張便條。

「直接上來吧!」不用按鈴。

那時也是一個人旅行。看到這張紙條,笑得開懷。香港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個冷漠的地方。(呃我擋住別人的路時不算)

Alone together. 完全抓住了這城市的落寞。特別喜歡「金魚佬」的那張。

畫得很精彩尖銳和幽默

timable.com/event/1798591

m.youtube.com/watch?v=r9LCwI5i

這裡看得到Youtube的嗎?

昨天在一個很久以前就追蹤的部落格看到他分享這則短片。

古典音樂如何變化氣質(請原諒我有點俗套的翻譯)

作為一個指揮家,如何讓人人聽得懂古典樂。

Benjamin Zander好風趣。最後那一段的詰問:「你要問自己,我是誰?我在這裡做什麼?我說完後,讓多少對眼睛發光/ 產生興趣?」

這個提醒也來得太及時了!(最近在跟同學備考,趕趕趕趕趕,千萬千萬要記得要讓他們雙眼有神啊!)

剛剛看完了 Billie Elish的紀錄片。真是個有才華有想法敢怒敢言的音樂人。有那樣的家人,她也很幸運。

她說,她的粉絲不是粉絲,是她繼續創作的力量。她開show和結束時都會擁抱Fans,真誠的那種。她說自己沒法給出100%的演出,就不要唱。不想對聽眾不公平。那樣的尊重在這個時代裡何嘗不是一種傻氣?

很多人對她說:「你救了我」「我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也許這就是音樂的力量吧。一代有一代的音樂。但力量和共鳴,卻是可以跨越時代的。(葛蘭的歌也給了我力量的—硬要說)

文字太蒼白無力的時候,感恩還有音樂。還有電影。

又,覺得孤單想去死是正常的。但接觸到另一個同樣孤單的生命後,就覺得孤單是人生的常態。獨行的人也許更敏銳。雖然以前常覺得自己是異類。但看了Billie,就覺得,異類也能引起共鳴。勇於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去和這個世界共處,搞不好真的還能觸動到一些人。

這樣就夠了。

在讀蘇苑姍的《一個可以活下去的世界,是可能的》。

蘇十多歲就開始經歷癌症與治療。

書中的文字都是痛過後寫下的。困惑。詰問。死亡。倖存。死亡一直都在。

2014年她重寫病榻日記。用了兩年半。<自序>的文字很輕卻很痛。唸給他聽。唸完後兩邊都沈默。

「被某種東西連續擊打,某種幾乎不受制止的外力。想著,我的生命中好像永遠無法做有用的事,永遠不著邊際,永遠無所事事。每當我覺得可以站著的時候,總是又有一些甚麼要從我背後蓋過來,急、快、傾瀉,注定逃不了的。塵埃落定,又落定,生命已經被壓得好擠好擠,但時間繼續,生命也繼續,即使寫不下去,我是否能給自己創造一個活下去的慾望,並甘於受困在這個被稱之為命運的詛咒裡?而這,又可以當作一種延續的生命嗎?」

田馥甄得獎感言的第一句「我是個爬百岳的人」也太霸氣了!(再度變身迷妹 😍😍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