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kurakutei 感觉这个逻辑是,人不再是ta本身,而是一种资源,一种财产,是一种公共的工具,那不肯制造工具的人就是违背了公共的意志,是自私的,哪怕这个意志其实是被灌输的

遭遇信访时我只知道百日无孩,并没有意识到在实施屠杀的同时,原来还有一部分活下来的婴儿要被国家贩卖出口,但是怎么可能没有呢怎么可能没有呢就是这样啊就是只会更黑暗更没有任何光明不仅要吃还要两头都吃只要能吃永远都不会停止吃啊,我恨啊我恨呐人为什么要被生下来吃啊,计划生育的年代,医院存储得满坑满谷的月龄婴儿标本,从没有五官的前几个月的,到整个器官发育完善的七八月龄甚至足月的,太多了,尤其足月的更多,多到摆满整面墙都放不下,每个罐子里塞满了,连液体都很少,那甚至只是一个小破城区的小破医院附带的所谓职工医学院,物尽其用的残忍都可以坦荡荡地静置数十年,是我亲眼见过最该被粉碎的东西!永远记得老师们晦涩的表情,以及我们无知的学生们在圆柱玻璃罐上被扭曲的一罐罐的倒影。即使如此还是感到崩溃唉我操啊,人不应该承受这些罪或者说承受但反抗无门时人都不用再继续做人下去。杀了,杀了!
……对父母来说可能孩子被卖了比被杀了好。对领导来说孩子消失了最好,可能在瓶子里供人展览更好。以前看到婴儿被母亲冒险用催产针诞下以躲避次日的流产手术,现在已不觉得这种诞生有什么得以喘息的,此地不值得任何乐观。他妈的都是人啊怎么就能这样啊!

Show thread

中国人没有街上游行的机会,那设计个赛博游行网站怎么样?

每个人在网站上选择你的形象,你的举牌的内容,你游行的所在地点,比如「习近平下台!」「释放乌衣!」「勿忘六四!」

然后提交成功,就能看到游行队伍走过天安门广场的场景
#ccp #中共

强制堕胎杀人写作计划生育,把抢走绑架买卖人口写作社会调剂,把集中营写作再教育营,用刀杀人写作扎伤,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被改编成赞颂社会主义伟大成就的红歌,把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改成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总是看得见,玫瑰少年也没有永志不忘纪念,错的不是世界而是时间,我真的从未如此恨过一门语言和一片土地。

信心恢复不过来的,不同于20年,越来越多的人都已经知道现在的防疫政策已经完全脱离疾病本身而纯属政治操纵,人们发现这种操纵能够轻而易举、毫无征兆、肆意妄为地捣毁一切阻碍一切之后,市场信心就不存在了。

中國文化值得去愛嗎?那當然是肯定的,然而現在所謂的愛國根本就跟文化沒有關係,甚至在逼害文化
不談藝術,像宗教這些文化就已經被逼害得七七八八了,雖然我討厭迷信,但把文化排除了之後,剩下來的國家就只是個空殼了。

【最後的信仰—如何與崩壞偶像無痛分手?】 

近排林二汶嘅事,要勸嘅勸咗,要𦧺嘅照𦧺,誰是誰非唔講咁多。明星KOL轉呔乃常事,小弟都瀨過嘢,喺度分享下我覺得點先可以無(咁)痛分手。

最重要嘅,係同你偶像保持安全距離。須知道明星同KOL有檯面嘅形象人設,同真實嘅佢哋可以相去甚遠。愛一個偶像嘅時候,請唔好假設佢同你喺所有議題上都同步一致。

我知當局者迷,但起碼唔好捧佢上天,當所有批評佢嘅人係欺凌佢。對某啲人嚟講,無缺陷嘅只得耶穌/穆罕默德/佛祖(總之唔會係玄武),斷估佢都未位列仙班啩?飛得越高,只會跌得越痛—其實政治人物都係咁。

當佢哋做事違背你價值,請大大力hold them accountable,尤其平時形象開明嗰啲。正面啲諗,當越多人質疑佢哋嘅選擇,佢哋越唔可以忽視你哋嘅聲音(花式自殺嘅例外)。就算佢一意孤行,當你確切知道同你同聲同氣嘅嗰個人已經消失,心入面都少啲牽掛。

#鍵盤戰視

「我也愛好中國文化,你們可以欺凌我了」
先不說文化與愛國是怎麼扯上關係的,中國傳統文化裡稍有些價值的東西早就敗壞在中共手裡了,看看穿漢服搖頭晃腦搞吟誦的,抱著古琴拿捏姿態的,鼻孔裡捅著毛筆寫書法的,華夏文明已經變成一尊尊泥俑和東北跳大神的大爺大媽。自詡炎黃子孫,卻把境外勢力蘇聯支部當爹,和著德國墓地裡馬克思的鬼魂叫祖宗。近年中共大力推行復興傳統文化的目的就是為了重塑極權統治的合法性。

這是要直接把儲戶的錢清零?

CCP搶劫都挺有「創意」的

中国的黑暗程度超过我的想象……抱走超生的小孩叫“社会调剂”。再形成一条产业链卖给外国人收养,甚至2022年还能堂皇出这份公文,“超生小孩没有留存记录”。真是不知怎么说……人造子宫算什么,直接“征用”人民的子宫,把官方拐卖说成“社会调剂”。太可怕了这人间,吃人。

在交流中,那些有毒的语言永远都是“可选的”——换句话说,就是你永远都可以“换句话说”,永远都可以选择不说。

这也就意味着,你必须为自己的话负责任:如果你选择了贬低他人,如果你选择了嘲讽别人,如果你选择了让对方感到受伤害的言语,那么除了接受关系受损的事实之外,没有任何资格去辩解或者逃避。“这都是为你好”不行,“当时我有点情绪化”不行,“我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也不行,“我们xx的人说话直你别生气”更不行。

言语是行动,言语是行动,言语是行动,而行动是你可以选择不去做的事情。有毒的话可以不说,见到有毒的话也可以不用同样的方式奉还,形成仇恨的螺旋。有毒的话是一种有意伤害别人的行动,没有人应该从这种恶意当中逃脱责任。

全世界各个社交媒体互相抄袭——点赞、分享、热搜,在随后呼啸而至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成为每一个手机的标配。由此,社交媒体终于从自我展示的平台变成一个散播情绪(尤其是道德义愤)的机器。

乔纳森·海特指出,在这样的机器面前,质疑变得非常艰难。所以,社交媒体在放大极端分子的话语权的同时,也迫使大量的温和派陷入沉默。

从大学、研究机构到行政机构的专家,哪怕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也会因为担心被网暴而选择不发声。这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情——互联网曾经自诩给予那些没有声音的人以声音,但现在最安全的方法是做一个没有声音的人。(《公共说理的消失——极化人群与网络暴力》)
lifeweek.com.cn/article/160827

#可摘

Show thread

中国人的财富全在红色贵族手里。
基尼系数就是假如中国的财产全在习近平手里,那就是1,全在人民手里那就是0。

2012年西南财大统计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突破0.6,达到了0.61,全球罕见(随后西南财大就被禁止统计了)经过十年剥削,现在至少是0.8

打个比方,中国人生产出100个苹果,其中95个归红色贵族所有随意挥霍用,剩下95个人抢这5个苹果,抢不到就会饿死,能不内卷吗?

习近平抄家周永康没收900亿,抄家邓小平的孙女婿吴小晖又没收900亿。那习近平有多少家产?
你在中国认识的所有大公司都是为中共红色贵族赚钱的,比如四大银行、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 #中共 #ccp

而中国人有多穷呢,天天996赚到的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为一人三餐发愁,卖儿卖女,有人为了钱把女儿卖给有钱人当性奴,有人为了骗保杀妻杀母,向更弱者开刀。为了赚钱。程序员放弃底线售卖个人信息,所以盗号人肉很常见。#这就是中国
货车司机金德强为了2000元罚款在唐山自杀,因为多年996,钱没赚到却一身病,母亲重病无钱医治,新华社说,这不怪北斗。
免费的谷歌中共不用,只用国产北斗,只为坑中国人的中国制造。

但是跟中共警察勾结的河北唐山打人者,有多辆奔驰豪车,车牌号是7777,难道这只是唐山的问题吗?整个中国,都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对比美国,一个汉堡王的外包员工工作27年养大四个女儿,工会福利还包括全家的医保,不用996加班,54岁的他看上去非常年轻reddit.com/r/DoubanGoosegroup/

中共还问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
因为在这样的国家,多生孩子就是多一个奴隶

看到倪匡从文革中逃难的过程,让我难过的是,每当我看一个中国人身上有什么闪光点和才能,都会感到悲哀,我看到遍地死掉的可能性。比如说初高中被夸文笔好有灵性的同学,如果在自由的环境中可能成为小说家,甚至有机会得文学奖,可他们最后选择入党考公用那支笔去创作歌颂共产党的红色作品,写翻来覆去的口水话申论,我见过许多有才华的中国人加入“内卷”,按照统一不合理的标准像锯木厂的流水线,把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曲线和美感的自己变成无数备用标准尺寸的牙签木燃料中的一支,独特的才华在这片土地折损磨光。汤唯,在国内被雪藏演不了好电影好剧本被像雷佳音那样的中年男星羞辱,出国后自由发展拿了奖成了更加著名的影后。我知道并非所有人离开中国都能成为汤唯倪匡,但囿于这片土地的人们早已失去了这些可能性,很可惜。

大泄漏事件是真的需要“背后有个强大的祖国”,真的需要国家暴力机器解决问题,这个事的严重性要比斯诺登事件更高一个数量级,只要属实,上史书是板上钉钉的了,比什么冬奥会之流的事件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高三个数量级不止吧。如果我国政府不能够拿出至少十倍于美国引渡斯诺登那种程度的工作的话,那就真的没什么“国家尊严”可谈了;倘若真的有人把这么便宜的中国人口数据免费公开出来供全世界随意观瞻,那就真的是旷世国耻了。而且这个事儿,每个中国大陆人最好都别尼玛用一口上帝视角谈论普通社会问题的口吻谈论,这个基本上是个拆自家祖坟级别的事儿。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