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 

//原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就跟白纸易碎一样。但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纸,如果这个王国禁掉白色的花,下一次,就用国王最喜欢的红色来抗议吧。//

matters.news/@Weimian_20/35121

上海乌鲁木齐中路-五原路今日记 

我和男朋友下午四点五十左右抵达乌鲁木齐中路和五原路口,当时路障已经挡上了。我朋友在前面的安福路口(也是昨天的主要聚集地),她只能绕路过来跟我们汇合。当时的五原路口还只有三三两两的警力,有人在地上放了几枝花。我们高唱了一会儿国歌,接着有稀稀拉拉的口号类似“不要封控要自由”。参与的大部分是我这样年纪在二三十上下的, 但也有一些年纪不小的市民,还有个上海爷叔一直在对警察说,你们是公务员,你们是人民公仆!
但很快警力多了起来,目测应该是从安福路那边增援的,刚刚我面前的几个警察还像在摸鱼,这会儿有了增援的他们好像收到了什么行动信号,开始赶人。他们赶人的方式是扑向带头喊口号且离他们最近的,很快他们抓住了一个男孩,人群变得很混乱,开始疏散,再下一秒好几个警察就出现在我面前开始拉一个穿灰衣服的女孩。但我其实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为了什么,因为我们好像什么都没做啊,然后只觉得脑子一下就炸了,我们围在女孩旁边像拔河一样拖着她死死往后退,我整个人好像都没什么意识了,就凭着求生的本能,狠狠抓着那个女孩的毛绒袖子往后扯……后来警察就撒手了,我们也来不及多跟那女孩说什么,飞速往后撤到了路边路沿石上。
站在路边我一直在手抖,一方面因为跟暴力正面冲突的感觉太吓人了,一方面是太愤怒了。我冷静了一会儿发现警察其实很有策略,他们驱散人的方式就是猛扑过来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一波,尤其在路口,大家惶恐之下会分散到三个岔路上,等人群越分流越稀疏,他们就越好抓。
过了一会儿,五原路忽然通车了。这事很吊诡,因为刚刚五原路是没什么车经过的,但是车流忽然一来,大家又以五原路为轴,被分散成了两波,其中在更靠近安福路方向的那波就势单力薄一些,似乎被抓了不少(但我矮,看得不那么清楚)。
后面我们站在安福路和五原路路口偏西的位置,在那儿高喊了好一会“放人”。(今天的聚会确实目标感不是很强,但“放人”应该还是其中最明确也最大声的诉求)过了一阵警察又开始驱赶,反正他们的活动是有波峰和波谷的,但这次赶到五原路西边以后,因为我们人少了,分流了,他们就显得更有力了,而且他们手挽着手形成人墙。
警察后来抓人就呈现出明显的随机性。没喊什么也可能被抓,就因为撤退的时候挨得近了。眼睁睁看别人被抓走真的会让人持续发抖,事实上这会儿我的手还是不能完全停止抖动.... 我都在想他们是不是有KPI,驱赶为主,然后抓几个,管你是谁。中间他们想抓一个胖子,因为他刚刚大声喊了句什么口号,那一幕也让我很难忘,大家狠命地往后抱胖子,胖子的T恤都被扯掉了,警察松手以后胖子立刻跑了,我担心他得有PTSD了。
总之,撤退的时候我和朋友六个人也尽量手拉着手撤退,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落单是最危险的。一旦被警察薅住,但是身边恰好没人薅你,就惨了。总之后退的时候大家只要稍微站定,就还是会喊口号。中间我好多次想走过去跟警察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你们也是人,我们不是暴民。但最终只敢在撤退的时候大声喊“不要落单”和“小心踩踏”。最后我们被赶到永福路那边,又是个路口,彼时人已经非常散了,警察可能也累了,我站着明显感觉自己有点低血糖了,虽然我们这种养生抗议者还随身带了香蕉和坚果,但我又吃不太下。那时候应该是六七点钟了,天都黑了。这时一个小伙子扛着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石膏头像走过去了,他苦恼地说我真的只是像去安福路还个头像……不让我过……只能扛回去了。非常像行为艺术,看到他的时候我放松了一秒,因为真的有点好笑。那会儿感觉自己太需要放松一下了。
后来大家去吃了个饭,去吃饭的路上遇到羊驼了!就是上午在朋友圈看到的乌鲁木齐中路的羊驼!我大喊一声草泥马,带羊驼的小哥非常好,友善地让我摸羊驼。羊驼的毛真软啊。我摸了又摸。
过程中有两件事我比较后悔,一个是没带口琴,我会吹《送别》的啊。一个是没有喇叭,有的话至少疏散的时候能更大声喊“不要落单”。警察都会手拉手仿佛骄傲游行,我们也一定一定不要落单。但是事实上有喇叭也还是很危险,因为那样铁定会被当带头的抓起来了。
八九点钟到了家。回来的时候和男朋友紧紧拉着手。我心里一直在想: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吃饭时候也有讨论是不是做个Google doc收集失踪人士名单。但今天太累了明天再说吧。

拜托大家多关注一下广州南亭村,我和朋友刚才去看了一眼,完全进不去,里面传来女性的尖叫声,门口有个老师为里面学生说话,被十几个自称村民实际更像打手的男子围上来威胁离开,我和朋友也被劝阻离开,门口有至少五六辆警车(还有个大巴),走的时候还有新来的车

接下来会是轻微让步、分化瓦解、秋后算账。他们太擅长这个了,所以到「分化瓦解」这一步时,请男女老少同胞们都记得,我们并非彼此的敌人,我们对抗的是同一种东西。

如果你不愿意走在前面,请你跟着队伍。
如果你不愿意跟着队伍,请你在路边围观。
如果你不愿意在路边围观,请你在网上呐喊。
如果你这些都做不到,请默默闭上你的眼,坐下来,享受我们为你争取来的权利。
但是请不要装作视而不见,更不要冷嘲热讽。
因为争取来的阳光,既属于我,也属于你。
一一南京传媒学院

[科大振翅新聞]
【科大多處有留學生聚集 悼念新疆大火死難者】
晚上九時許,有中國留學生於Seafront放下紙鶴及燃點蠟燭,拼出「1124」字樣,以悼念日前新疆烏魯木齊大火中逝世的死難者。
此外,亦有人穿上「大白」(中國防疫人員)服裝,由Seafront行至北閘,沿路展示諷刺中國言論審查的文宣。北閘附近亦有學生於地上留下白色蠟燭及悼念字句。
文:Fragments
攝:833、弱水三千

facebook.com/hkusteb/posts/pfb

Show thread

tl上象友注意:
目前上海交通工具出现红马甲/便衣警察/白卫兵查手机!
不给就扇耳光,殴打市民!
请反抗的大家集体行动!
切莫落单!注意带好备用机!

也请只想过自己小日子不想参与高高挂起/看热闹说风凉话的人,这几天减少自拍和随手拍哦~
别到时候你心中敬仰的人民警察、伟大政府就当场把你扇到妈都不认识了~

@chuan 上海为什么不会是下一个元朗呢?如果发生了,那么这个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和他们公布的“加害者”,未尝都不会是我们。

只希望所有人都能记住那些成为了,和将会成为帮凶的那些渣滓的面孔、名字、警号、住址......希望在往后的生活中,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像过去三年中的“阳性”一样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在社会上寸步难行。

我的青春
在核酸中呕吐
在封控中荒度
在口罩下窒息
在非必要中抑郁
在暂无可查权限中痛哭

11月27日晚,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工人被命令将路牌撤走。拦不住群众,就给此地改名。

Show thread

【抗爭防護裝備資源】

考慮到中國目前的示威情況
中國的朋友可能要有心理以及物資準備進行武力升級

以下是香港過往抗爭中的 防護裝備清單,不知道幫助有多大

祝各位武運昌隆

《防具 口罩 圖鑑& 購買連結 保護自已 保護他人 》
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

《如何用一件T shirt快速蒙面》

Show thread

11月27日,日本东京新宿站西口
我们站在一起。

转发:“在上海的朋友: 近期内, 如果你遇见走着好好的 让你带好口罩和查健康码的. 注意周围 如果要带你上车, 可以尝试提高音量说话, 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有朋友在身边注意留存视频. 上海在开始清算中。” 各位在五原路乌鲁木齐中路附近的请一定不要落单!也请各位告知同在现场的朋友!截图的话请务必抹掉我的头像或ID!!感谢大家!!!

我很难过的地方在于,八九之后,中国人再也不相信一腔热血可以改变什么,他们相信的是 镇压 清算 和注定的前途尽毁。
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就像是在历史的分岔路口 走上了一个路 就永远走上了这条路。
但是很多地方,撑过去了 是有改变的 远了不说 就说台湾的野百合学运,不仅成功了,还影响了几乎一代政客。对于很多仍然活跃在政坛的人,学运是他们的共同语言和记忆。这就是我非常希望台湾独立的原因,我们同文同宗,但你们走上了另一条路,那就永远都别回头。

那个被塞进警车的人肯定很痛苦。不知道他是不是相信:有这么多人在,大家一定会拉住我,不会让他们把我带走。否则这么多人杵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杵在这里吗?纯粹是为了走个形式吗?容许这一幕发生,也太可耻了。可是,那些站在那里而没有从警察手里抢人的人,是不是也很害怕,怕人群一拥而上的时候,会变成流血事件呢?这样的恐惧和担忧也是合理的吧。可是该怎么办呢?难道就允许他们一个个拉走吗?如果我在现场,我会不会走上前去,请他们带走我呢?我想我会的。我会平静地说,抓走我吧,不用这么麻烦地急速地把人塞进去,我愿意跟你们走。如果大家都束手就擒,监狱也好,喝茶也好,那么多人,也会来不及、放不下吧。这样做是最合适的吗?我也不知道。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挨个投降,让他们来不及使用暴力,也来不及储存我们,然后我们再回去,让他们看起来像在工作,会怎么样呢?这是个办法吗?我也不知道。也许监狱放得下,也许喝茶也够人手。那这一切盘算就都不能成立了。我能在脑海中预演这些,因为我这里天下太平。我盘算这些,不是为了给别人出主意,是盘算某一刻,我该做什么选择。

看到清华大学学生抗议的视频了,学生们高喊“民主法治、表达自由”。

激动万分,热泪盈眶。

这可以算学运的萌芽了,如果能有后续的有组织的抗议活动,那学运就算正式开始了。

对比一下当年的六四和这次可能出现的学运甚至政治运动,可以看到明显的不同。

首先,现在的市民可不是当年六四时候的老百姓了。不光教育与认知思考能力上的差距,从生活状态上看,现在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封城隔离收入减少或失业的怒火,比当年悠哉悠哉度日的老百姓能量大太多了。

再加上网络传播的力度。
六四虽然看着人多声势浩大,也就天安门那几十万人,再加上各个城市最多上百万学生工人,现在虽然没那么多人上街了(超过六四的规模),可大家都在网上聚集并迅速达成共识形成政治诉求——不要核酸要自由,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民主法治,言论自由。

而且当年六四以学运里的学生为主,其他人大多都是看热闹,少数市民有参与,现在可是真正的全民参加。就参与者的规模来看,全球算上起码3亿往上吧(3亿18-60岁的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外国人),而且下到富士康的工人,上到有钱有政治能量有知识的人,各个阶层都集中在一个政治诉求下。

一句话:
共产党下台!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