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 Fu boosted

『當理想碰到荊棘,香港新聞之路如何走下去?』
「有朝一天,新聞的真象可能就保存在你內心,最後的防線就是你。」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11

#theinitium #端傳媒

Wright Fu boosted
Wright Fu boosted

呼吁“大病免费医疗”记者胡新成被捕 

#墙国观察
胡新成,湖北武汉人,媒体人、作家、知名网络人,前湖北省法治经济研究会理事、武汉作家协会会员,长期撰文揭黑反腐,近年来一直坚持在网络上每日一呼“大病免费医疗”。近日,胡新成的朋友们没有等来他自费走全国征集“大病免费医疗”的公民签名书的有关消息,却等来了他失踪的消息。

Wright Fu boosted

今日份莫名的自信...? 

即使你國醒著的人非常少,但我現在已經瞭解到我不只是孤單的一個人,所以即使老大哥的眼線到處都是我也不會因為他們而感到惶恐,因為他們只是因為利益集結在一起而不是信念。
歷史是由擁有信念的人譜寫的,所以我不再需要感到絕望,因為我知道大家都在社會的每個角落,I'm not alone

Wright Fu boosted

臉書上轉嘅香港街頭一幅塗鴉。

而家把社會撕裂、防疫失當等矛頭對準柒蛾,系無論黃藍都難得有嘅共識。

忽然想起這首應該很少香港人會知道的粵語歌,那時阿當的節目仍然是 <星級製造>。按照歌者的說法,這歌是想寫武肺期間很多朋友、情侶被逼分隔無法相見的感覺。

但唱者無心聽者有意,離散潮下的香港人,縱使有更多直接地回應著這個時代的作品,這一首歌,也許亦能觸碰到你的心坎。

y.music.163.com/m/song?id=1440

面對著過去海量的資訊,回朔做 ISCN 注冊,實在太花功夫;反而由當下開始,每日看到值得備份的內容就立馬上鏈注冊,會是難度較少且讓人感到舒服一點、有力量一點的做法吧 .....

Wright Fu boosted

轉發[下]

今天我们来关注最新失联的两名权利运动活跃人士:独立记者黄雪琴和公益人王建兵。

他们两个人是朋友。按照原本的计划,黄雪琴会在9月20日经香港飞往英国,去萨塞克斯大学攻读发展学硕士,而王建兵将为她送行。

然而, 根据 Facebook 账号“南方傻瓜关注群”和 NGOCN 在20号发布的信息,从9月19日下午开始,两人和朋友们失去联系。

他们共同的朋友告诉 NGOCN,两人可能已被广州警方控制,他们的物品也被警察带走了。

自由亚洲电台就此事联系了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分局,接线人称不知情。

另据维权网信息中心9月26日的报道,有知情人透露,目前可以确认两人已被广州警方控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留,目前或已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们的朋友说,王建兵的被捕,主要原因或许是他在家中和朋友的聚会,因为就在他们失联的当天,王建兵的另一位朋友被派出所传唤,询问他在家中与朋友聚会的情况。

黄雪琴曾任《新快报》及《南都周刊》的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2018年初,她协助北航罗茜茜实名举报教授陈小武性骚扰,后又深度参与多起性骚扰案件的报道和维权,推动了 Me Too 运动在中国的发展。

Wright Fu boosted

让我们大声称赞一句:真是中国速度!
(图来自表瓣

2010 年 1 月 16 日傍晚,立法會財委會在多輪審議後,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 669 億的高鐵撥款申請。當日,有過萬市民包圍立法會,獲悉撥款通過後,群情洶湧,亦有不少悲從中來的情緒。

官員和建制派議員受群情洶湧影響,無法即時離開議事廳。時任運房局局長鄭汝樺,最終在一片淹護下,敗走中環地鐵站登上列車離開,但據報仍有市民成功向其拋擲水瓶。此舉當時亦引來一些討論,呂大樂更撰文指出反高鐵運動已超出和平抗爭的範疇,後來沈旭暉就此與呂老來了數輪筆戰。

反高鐵抗爭除了受直接影響的菜園村村民外,公民社會不少中堅份子亦有參與。他們挪用了當時在中國流行的 "80後" 概念,稱為 "80後反高鐵青年"。"80後" 這字眼可以含有不少的意念,但卻被簡化成 1980 年代出生的人,而反高鐵運動亦被當權者解讀成年青人對自身在社會際遇不佳、向上流動性不足的情況的投射,意圖更為注重青年政策,實屬一種藥石亂投的反應。

2010 年初的自己,正忙於準備會考,所以當時好幾次包圍立法會,其實也不在場,就連第一次進菜園村,也是那年正月十五的元宵晚會了。自己也就著當年的這一輪缺席,後悔了好一大段時間。

Wright Fu boosted

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朋友们关注一下:今年,中国的《妇女权益保障法》将迎来大修改,目前正面向全社会进行意见收集。

而这件事情,已经被微博上的一群男性盯上了。他们叫嚷着“这部法律是拳师写的”,并且在积极地联名奔走,要努力把这部法律里真正有利于女性权益保护的部分抹除掉(看图1、2)。

可能很多伙伴并不是很相信中国的法律。但是,一部完善的法律,是女性争取权益的基础和出发点。并不是说有了法律就万事大吉(因为后续还有“如何落地”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法律,许多权益的争取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所以一定要守住这块阵地,不能被男性夺走我们的声音。

现在需要大家尽量去填写自己的意见。
点击下面的链接就可以。具体的操作流程可以看图三(并不复杂)。

npc.gov.cn/flcaw/userIndex.htm

Wright Fu boosted

在深圳举横幅的那位大哥被几个穿制服的迅速制服,围观的人大声拍手叫好。
大哥被几人按在地上,先喊“我没有反抗”然后又喊道“如果改革开放的路线被否定了,中国就完了。”
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爱国者的身影,被暴徒、吃人血馒头的愚民和国家机器死死地压住。
这样的勇敢行为不会有什么报道,过不了多久也不会有什么人能记住他。但是他一定是痛定思痛,在绝望中做出这样最后的挣扎。
可惜了,他的勇敢的心没法照亮这最幽暗的频道。
今年是习近平下一个五年连任的选举年,必定无数人如那位勇士一样心碎。
前途没有光亮,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抗争和奋斗,唯保持心中的火焰,等待燃烧的时刻。

Wright Fu boosted

他是勇士……

據稱是在昨天的深圳羅湖口岸附近。

Wright Fu boosted

禁刀?西安疯了??连手术都不让做???
*图片可能含有不适内容

Wright Fu boosted

今年三月会执行一个新规,看舆论反应不大,但在业内已经一片风雨。新规禁止个人网络传教,佛/道教公众号都在管理之列。如果要以合法组织身份申请发布宗教内容,流程又很繁琐不易。最近我关注的一些寺院和宗派官方的公众号都开始陆续有文章被删,遑论个人。业内一片惶然,大家都在忧心。除了宗教,泛新时代灵修也在整顿之列,占星塔罗周易八卦估计也将有一大波清洗。

看到方格子的 Discord 群的討論閒聊氣氛尚算熾熱,而 Matters 的社交形態更是不用多說,對比經營數月後蜘蛛網越來越多的 Medium 文友群,的確是一種偌大的對比。

很明白,要 Medium 的香港 / 華語用戶對這個平台有歸屬感,絕對是沒有可能;在被逼離散、需要圍爐的年代,沒有官方助力、自發而生的文友社群,會否其實也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還是蜻蜓點水式的交流、讀過文章就算的消費者心態,甚至不把在上面建立過的當作是一回事,才是最多人覺得舒服的形態?

(這些感受應該會得罪很多人,所以就在這邊說說好了)

感覺上,Mastodon 比 MeWe 還要多東西看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