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要請教一下大家,最近好像Civil Liker鑲嵌在網頁文章內,都無法直接拍手,而是會跳出一個小視窗,才能再另外的小視窗內拍手。是這樣嗎?現在是這樣改的嗎?我覺得好麻煩,等於是多了一個步驟。但不知道是接受鑲嵌的平台問題,還是是Civil Liker的問題?

:我很有疑問,到底一卡通,,的設計還和發行,到底有什麼侵權的問題?既沒有麟洋的頭像,更沒有麟洋的簽名,就只是那個鷹眼壓線的線條與,到底什麼原創還有抄襲的問題,我很不懂!請解惑,謝謝。

: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很多人會-以為-戴口罩,會影響說話的聲量?然後選擇把口罩拿下來說話;但我覺得很大一份是,因為說話人自己本身說話不舒服,而多不是因為擔心聲音太小聲。其實,就這樣薄薄的一片三層的布,到底是要多影響講話?更不用說,那些還拿著麥克風的人,都頂在前面,還能夠小聲嗎?覺得小聲,不就是去調高麥克風發聲的音量嗎?怎麼是會選擇把口罩拿下來呢?我直覺是-這邏輯不正確。

:最近在處理考試的事情,但發現考試是考試,審查資格是審查資格,證書是證書,都在各個不同的層級和公家、學校單位,每一層的資訊,都是分散的,即便是同一個考試之下的所有事情,應該是要連貫,應該是要一體,但卻是各自劃分,個別切開,更令人傻眼的是,資訊不是普遍性的通用性的,而是要報名者還需要個別到各別的地方去看,才能夠看到申請開始日期,這還不打緊,因為截止日期是要轉個兩個地方,才會知道要去別的地方,才會看到。我只覺得,這樣一個考試,都已經21世紀了,還要旨本來紙本去,本身就是一件極為丟臉的事情,哪怕是國家考試;但申請證書這件事情,在這疫情時代,還要要求郵件申請往返,更還有要求本人親自到場申請,的這些事情,更讓我以為到底我在哪一個國家,遇到這樣極度混亂、沒有規章,更沒有效率的情事。算了,我被迫放棄好了!

:奧運的開幕,還是讓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已經好多天,又再一次的陷入,無可救藥的,低潮;身體是疼痛的,精神上痛苦的,哪怕是多久的休息,多少的睡眠,似乎都填滿不了,那深不見底的失落。可能是解封在即,也可能是期限將至,就像是每一輪的循環,以一種近乎消耗殆盡,未知結果與否的,自我犧牲的方式,一輪又一輪的,以死相拼。只要一點希望就好,只要還能夠起床,還有辦法喝水、吃飯,維持最基本生理需求,我想應該是過得去的;能過去,能過得去,就好。拜託!

:今天早上開始閱讀的一本書,叫做-萬物的價值 The Value of Everything,好像有點深,但我所做的理解是,主要在討論到底-價值這樣東西,是被創造的,還是被萃取的?而後者這裡,作者是批判萃取的這種行為與操作,但叫做萃取我是比較懷疑的,似乎好像用另外一種說法會比較好理解,諸如操作。而我相信就如左派傾向的作者,所希望能夠提醒眾人的是,現在我們或許,特別是私人企業,更特別是講求新創的,都一向鼓吹的"鬆綁",什麼都要鬆綁,什麼都要減稅,什麼都要優惠等等等,這樣的要求,就好像是把-"管理",全然的拋在腦後,更創造或者是萃取出一個模糊的領域展開,攏惑著民眾,與 "政府",進行對抗。當然我知道作者是希望能夠強調這中間的拉扯,更需要有一把尺規來顯示,到底什麼才叫做合理,到底什麼才叫做適當,更不願意的是把私人公司以及政府推向兩端,而誰都搞不清楚這兩端其實都代表的什麼的,那樣的境地。還沒有看完,但是滿期待看下去的,特別是那-"大政府"的角色。

:我還真的不知道-Matters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今天早上的閱讀時間,完全被一本爛到不行的電子書-GooglePlayBook上面買的"故事未了,黃昏已來" by 鍾文音,還沒有進入正文,推薦序還有目錄,就已經把我給氣死。第一,兩個推薦者的序,都是過一頁就斷掉了,我原本還以為是故意的,結果發現不是,即便下方頁碼顯示是連頁的,但我翻到下一頁之前就斷了,直接接第二位推薦者的序。我傻眼!但第二,這還不是最誇張的,連目錄都是斷掉了,即便我拉系統功能列上的看目錄,明明就十幾個章節,但是顯示在我頁面之前的橫排目錄卻只有五六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種事情,真的不太會出現在實體書上。我開關了這一本電子書很多次,還是一樣的狀況,寫了兩封使用問題給Google Play,我就放棄了這一本書,不再讀下去了。想想,整個早上心情都糟糕了起來,再想想電子書即便優點許多,但是遇到這類問題,我自以為是軟體還有編排的問題,還是很不標準化、統一、還有優化,參差不齊,更不用說讓我火大的PDF檔案格式的電子書,簡直是氣死人,看一本說不能夠好好的看,還要放大縮小,划上滑下划左划右的操作!

:根本就是預錄課程,還可以調控撥放速度,到底是要騙誰?還要規定所有人都要在你的時間表,幾點到幾點,跟著你的time table坐在電腦前面上課,我認真覺的主辦單位,或者是配合的線上課程公司以及應用軟件等,確實是非常的不合格!

:真的是有夠爛的!網頁版從來都無法點選任何影片可以跳出,現在還直接就當掉;意思就是只能夠用手機App,看一整天的課程;還沒有地方可以發問,或提問直接沒有反應,或者是連問問題,都要跳出原本已經正在進行的影片。這確實是網路上課程最糟糕的集合!

:結果,後來的正解是,使用window系統內下載的Netflix APP。不再需要管,哪一種瀏覽器;不用再管,即便瀏覽器安裝的extension可以有浮動小視窗,並且在所有視線以及螢幕軟體的最上方,也不用擔心有影像,但是字幕無法出來。使用window系統的安裝的Netflix軟體,直接就可以變化為浮動視窗,並且還可以顯示字幕,完全就是一兼二顧,結果回到了最原點我用不習慣的Netflix window軟體。

:我覺得人生好多煩惱,就連要買到一個適用、合用的手機架,我都覺得比登天還要難!剛開始,我就是想要把手機,擺到一個是配合我的角度還有高度,而不是使用者我一直不斷的屈就身體的各種姿勢來配合手機,甚或是一直用手拿著;首先,我買了長度可以彎取,一端可以夾在桌板桌腳,一端蝴蝶夾可以夾住手機長邊或短邊;但人生的無奈就在於,一端桌腳桌板,還是有厚度的限制不說,連另外一端的蝴蝶夾,更有張合的極限,更不用說,手機兩側可能還有按鍵電源以及聲音大小控制按鍵,更有各種角度電源充電線要出現在哪裡插入的問題,我覺得好痛苦,因為怎樣都會按壓到各種手機身上的按鈕就算了,還有時候會擋住充電的門口。好,我換一種可以吧,不要蝴蝶夾了,用那種向左右兩邊推夾的可以吧,答案是也不行,因為我的手機後面貼了套指扣,意思就是增加了手機的厚度,竟然轉而放不上檯面去被左右兩側夾住。我心好累,怎樣買,都是買到不適用的,廢物。

: 我常用的瀏覽器是Firefox,但有時候我還是不得不使用chrome,因為只有chrome有辦法投放Youtube的聲音,到Google mini去放聲出來;firefox完全做不到,但firefox的套件可以讓我的Youtube影片縮放成自己想要的跳出視窗大小,並且可以呈列在電腦螢幕任何開啟的最上方;意思就是說,我還是可以有一些視覺,如果我把Youtube給拉掉或最小化縮小,我還是可以在最上方 (蓋過所有其他) 看到這一段影片,但是聲音不行,只能夠使用電腦的喇叭聲音 (就是不夠力);而chrome開啟Youtube,是可以使用google mini投放,等於是外接了一個喇叭,但是問題還是有兩個:1). 常常找不到Google Mini的cast裝置;2). 有小視窗可以縮,但是權限並不是蓋過所有電腦的設置的,所以我縮小了視窗,我就沒有視覺刺激了。這故事跟我們說,有一好,無兩好。哀。

:我遇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原本以為,Tefal鍋要配合Tefal鍋鏟,所以我入手了這個-Tefal法國特福 新手系列鍋鏟 BULK PACK,但是我使用不久,僅拿來做煎蛋使用,但是我用差不多三四次,結果發現這隻鍋鏟的邊角開始出現削榭,並且還有燒熔的壓扁痕跡;我想要請教的是,這樣一個鍋鏟,已經耐熱到220度,絕對是我的使用不當嗎?可是煎個蛋,就只是用來翻面,這樣就要融了,到底是我有問題,還是其實產品有問題呢?我好疑惑。

:昨天,我很幸運的,利用假日週末的時間,把家中的生鮮食蔬還有家用物品,叫了UberEats協助,外送到家中;很特別的,竟然出現了一位人生中第一單的新手UberEats外送員,年輕人,這是他踏入UberEats這一個外送領域的第一單;他,也是我遇過第一位跟我鞠躬的外送員,因為我所在地點太難找了,導航每每都導錯,但我都會特別在App中傳送說明導航的文字,特別要跟司機說,這樣走絕對進不來,一定要照我所說的走;但是,差不多有九成的UberEats司機,還是會選擇先相信導航,但回憶已讀還有回覆確認的我傳的訊息;當然這一位年輕朋友的人生第一單,絕對是要出錯的,並且還跟我來回了訊息幾此之後,還跟我打電話,才找到了我家樓下。見面的時候,他很愧疚,捧著紙箱,說著很抱歉,還接著鞠躬;突然間,我覺得他可能是我所有遇過最客氣的UberEats外送員,也是還最單純的那一種。但我希望他繼續保持這樣的心情還有心態,雖然還是會有一些狀況發生,但好好得誠懇得耐心得處理還有遞送,絕對是會有好事發生了。謝謝這位年輕人!

:今天參加了一個線上的整天的會議,使用Microsoft Team,我認真覺的這個視訊軟體不行;好,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到了下午的議程,一位公共衛生的大老級暨重量級的教授,在他的演講,從一開始我就覺得不太對勁,因為每一張他的slide都寫著caption,像這樣XXX(就是他)在幾月幾號的時候跟誰提出,或者是說什麼;每一張slides差不多都是在提它過去說過了什麼,講過了哪些;接著,進入了他真正想要表達的核心,那就是過去一年多以來,他因為一個事件,備受羞辱還有貶抑,不論是在公眾領域或者是新聞媒體,他不斷地陳述著自己如何被打壓還有抹黑,但回到頭來的現在,藉由這樣的場合 (我認為他等很久了),並且現場有他想要對話的對象 (或砲轟的對象),所以他似乎越說越氣,越說語氣加重越多,更在QA的時候,直接與恰好似乎代表著打壓或抹黑的那一群人的研討會主席,更是爭鋒相對了起來。我聽完了之後,全身發熱,我真的不適合這樣的衝突場合,也看不下去這樣慘烈的現場。但我只想,我相信這位教授,已經忍了很久,到了今天這樣一個場合,大大噴發。但我也覺得他噴的對象,學養很好就是了。

:我認為對於殘劑的汲汲營營,真的令人感覺到非常的可悲。迫切的需要,我認為可能不適用在台灣,因為我認為還有更多其他可以同步進行且嚴格執行的行為可以施用;但是追逐殘劑不放,拼命想要打到殘劑的人,我相信他們的唯一信念,可以是虛妄,就是打了之後它們就此免疫;這就更可笑了,擠破頭,然後還為這可笑的極致的利用殘劑,稱之為美德,或者是如同杯水車薪般的,類似毒藥的反應,我認為在台灣的人們真的是夠瘋了。大可以不,拜託所有人,可以更認真、更常態的來看待這一件事情嗎?打疫苗有優先順序,殘劑更有優先順序,可以如此的可肖像是搶頭彩或者是搶捧花,我認為是可以節制了。

:是不是身邊總會有一些人,肯定這些人是少數,但她們總能夠把一群人或一個人,給攪動的,令人髮指的地步。我認為這些人,佔盡各種便宜,還到處要吃人豆腐,吃乾抹盡的利用人,這樣的行為,即便她們好心的樣子,即便她們自以為是的笑口常開,但她們的行為總是違反了她們所表示出來的闊達,因為其實在她們的心中,不要沾到她們自己的手是最高原則,讓別人去我撿利用,其實也是她們表現從容的惡劣手段的結果罷了。我突然間想起來,為什麼這一些人,會還有另外一群人不斷的說三道四,我相信是有原因的,因為她們確實惡習眾多,令人髮指。

:其實,我一直很懷疑的是,到底有多少%的人,確實的,再出入各個場所的時候,會依照場所的內外規定,去好好的進行實聯制,check-in/check-out。我質疑的是落實,而落實很重要的是,場所管理員的要求,意思就是怎樣出入的人,你都要一一的確認是否有掃描QRcode,做好做滿;要不然,你就應該設置出入門禁,讓人必須要刷好刷滿之後,才能夠給予通行的許可。這一點,我認為記名實聯的電子票證,進出捷運站的這一個例子,我認為就是最好的實聯制落實的方式。除非有充足的人力,加設門禁我相信是最直覺化的必要步驟。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用 LikeCoin 連接創作者和讀者的去中心社群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