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這樣很好,麥當勞今天外送一抵達,就念了一串防疫守則,意思就是說,請不要介意我現在底下要做的行為,開始拿消毒噴霧起來噴他自己的雙手,然後從外送袋內拿出一個麥當勞紙袋,裡面是一雙塑膠手套,套上後,再拿出他帶內的我點餐的食物,交付。第一,如果是這樣,為何你最開始的時候,不是消毒,而是先把發票拿給我呢?第二,這樣的服務改進程度是很不錯,但現在這個時序似乎怪怪的,正說明了計劃趕不上疫情?或者是說麥當勞的巨大企業措施,走到現在這個時間點,才到位呢?有趣。

:我不會否認中國的瑞實力,當然我們還必須要回國這過程中的相關正義;而我一方面擔心中國共產黨的滲入世界,而到底透過其實力表現或者是壓迫惡,我們所看到的事實,又是否仍未事實?就如,你今天拼命抹煞各種各式各樣的台灣,那沒有台灣的世界,又是否是完整的世界呢?絕對不能夠輕忽各種見縫插針,又或者是各樣化有聲為無形的瑞實力行為;再看過來,台灣總統就職0520的靠近,各種緊張還有動作逐漸頻繁了起來,是有心的干擾,或者是惡意的意圖顛覆,甚或擾亂社會與民心,都再再的顯示操弄的力量,就如中國共產黨意圖吞滅世界,化整為一的鮮紅。

:我認真的懷疑到底是怎樣的人,到底他或她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這樣不戴口罩,然後被規勸之後,還可以大發雷霆的跑給站務人員追,或者是丟臉轉生氣,轉頭打執法警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連一片口罩都不想戴,即使你出入的是公共空間和大眾交通運輸,然後規定是,『你要戴上』,的這件事情吧。有人可以一起來想想,到底是什麼原因嗎?硬是不戴。

:在餐飲業中,特別是交付點餐,針對於 熱品,我希望大家可以想想,到底是『親手交付』的誠意為好,還是『避免翻倒』的安全為先;很多次,我認真覺得沒有必要,一杯熱咖啡,你硬是要叫到點餐者的手上;一來,你真確定,你握杯的方式,有留下足夠且安全的空間,讓收理者安心的接過嗎?我真的很懷疑。再者是,商品雖然有路上防熱墊圈,但我請教,你的都握滿了才比較不會燙的部位了,你要我怎樣接過來,然後不讓我自己燙到呢?怎麼辦呢?就請你好心點,體貼點,好好的放在櫃檯平面上,讓客人自行安心取拿,這樣不好嗎?

:我無法理解的是,都已經參與了訂閱的會員,然後開起來App,每一次每一個轉換,我都要被強迫看到廣告,還必須要用手親自去點掉。我認真的懷疑,這到底是什麼訂閱制?!

:我感覺,人一直想要往『捷徑』走的這件事情,非常的可笑,因為這件事情只被取徑者看在眼裡,更不管這捷徑過程中,會影響多少人,造成多少人的不舒服,或者是麻煩;在人類而言,沒有比我最快最方便達到還有重要。果然真是犯賤的人!我只想說,在星巴克裡面的人,基本上沒有人不會選擇繞到但是更平坦無阻的方式抵達座位,而是選擇我就是要走那一條蜿蜒曲折絕對會卡到許多人還有讓許多人受影響必須要全部配合移動的,我管你他媽的給我讓道,的這類人,就是滿坑滿谷。

:我想我會選擇獨來獨往,最大的原因是我可能厭倦了那種一直不斷的往往返返、熱臉貼冷屁股等,諸如此類的感覺,通常傷害的都是自我;我對人性還有可望嗎?有,所以我只和一對一的人事物相處,任何超過三人以上的網絡,我想都應該要拒絕;因為只有一對一,才能夠把傷害降到最低,這前提是還要有往返的話,我想這是最讓人舒心的距離,因為畢竟是兩人成案,而不是三人以上的那種,還要誰等誰,誰確認誰的,那種無止境。獨來獨往,就是常態,為了要避免自己被傷害更多;而至少在一對一的時候,那樣的主動權或者是被動權,看起來是對等的,至少,是那種可以隨時喊停,或就此別過的,看起來比較單純的,相處。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
To bear with unbearable sorrow
To run where the brave dare not go

To right the unrightable wrog
To love pure and chaste from afar
To try when your arms are too weary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

And the world will be better for this
That one man scorned and covered with scars
Still strove with his last ounce of courage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

:有人好像曾經把政治還有個人情慾操守,似乎是可以分開似的;但在教育呢?這個真實事件的改編電影,由金鋼狼大叔扮演主角,我認為很跳脫他過往太過濃烈的形象,又更不是浪漫情愛的那種,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個辦學的事件!我想倒頭來說,這絕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案件,即使或許曾幾何時,當老師的主角,也渴望被記得…但後來的誤入歧途,更甚者還成為犯罪結構的一環,確實一件憾事。但是,我想最可悲的,是在這系統下的學生,即使被光明的一面照亮的不要不要,但同樣也為真相揭露之後,那恍然大悟的,不要不要。而,任何陰暗,總有揭露的一天。

:整個威秀系列的電影院,基本上是被GaragePlay給佔滿了就是。

:早上起床,還蹲在廁所,看到高雄民宅大火,但因為很接近老家,所以打了電話回家,問家裡知不知道;再回到手機上的新聞,賴姓,所以不同的想要找到相關屋主的訊息;再來就看到,五屋主夫婦從火場逃出,但屋主女兒還有丈夫,以及她們的三個都五歲一下的小孩,從火場發現到送急救,已經無生命跡象;女兒38歲;我開始搜尋屋主還有屋主女兒的訊息;結果,我另外特國小同學,突然傳了訊息過來,是她的家…;我心中有了那個名字還有對象,38歲和我同年,那國小的雙胞胎同學;妹妹在高雄和家人同住,哥哥遠在澳洲成家立業。今天,姐這樣突然間,一場大火,把一家的天倫給摧毀,留下來的是悲痛欲絕的老父母,還有在海外不知道是否被通知的親哥…;實在是太無常了,實在是太令人感覺遺憾了;這樣38年的歲月,一下子,就不見了,同樣也帶走了丈夫,還有剛剛來到人世間不久,才剛要體驗人生,還沒有上小學的,那現在看起來『來不及』的人生。到底,人生至此的模樣為何?到底一生順遂,是怎樣的一個概念還有終了?我嚴重的質疑,人生。

:金正恩是真正把世界耍玩在手裡的人。over

:對於選擇不在上課"前"給予上課的投影片講義的老師,或許他們在上課的當下,希望學生能夠專心一致的在他的課堂中,跟著他一起,投入在他的講授當中;但,他可能忽略的是,一者既沒有提供學生課前的指定閱讀或者是預習資料,然後在課程當中又不停地往前,走過一張又一張投影片,甚或忽略學生的即時吸收;這種狀況又要讓學生在正上課時間,操作練習或者是計算,我認為學生都太恍惚了,因為一者跟不上進度,二者無法做演練計算,因為剛剛投影片上講的,公式在哪裡,都不知道,來不及抄寫下來,又藥直接做練習還有演練,確實是太困難人了。我相信老師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整個課程到目前兩位老師都這樣,我確實感覺這是講好的;如果是這樣,課程設計又趕不上,或者是調整讓學生,真的可以直接"聽"了之後,就能夠"做練習",我認為可能是當前更重要的事情。

:我確實無法理解,就像是講到洪仲丘人人心中就發悶,一股悶氣,想要打你罵你揍你,還要先想到你們是國家保家衛國的最前線,每一次都在這樣的左右拉扯之中,讓你安然下坡,真的是都這樣嗎?最下面的船員,我認為最無辜,因為誰知道他們確診?電視媒體都使用趴趴走,我認為這詞很不好,因為就好像是紈褲子弟的形容,遊戲人間的感覺;但它們絕對不是這樣!管理者,絕對需要受到最大的譴責,第一你或許毫不關心,第二你或許毫不在乎,你只想要維持你的權利,你的軍階,你的威權!我不管你要查到哪一層,就通通給我抓去審問,到底是誰可以阻擋在防疫面前,讓所有的軍官士兵們,通通受威脅迫害。都還沒有殺敵上戰場,結果自己被病毒感染擊垮,你認真不覺的可笑嗎?拜託!

:昨天在跟我姊討論,陸軍出完事(洪仲丘),換空軍出完事(黑鷹墜機),現在換海軍了;軍隊給我的印象,就是封閉,反應緩慢,也更多掩蓋和拖延,在那錯綜複雜的軍階架構的窠臼和陋習當中。發生遺憾的是,就是如此;原本應該提起八百萬的警覺心的,但是又因為一時的疏忽(這也要打上問號嗎?),然後又爆了。軍隊真的是一個矛盾體,巨大的雙重矛盾,一來你講求紀律還有效率,但一方面你既死板又父權,但後你又開後門,然後常常選用最慢最複雜最蠢的方法在做事情。這到底是你因為幾天幾次零確診,還是天氣變好,而鬆懈?還是你其實就是在表面裝正經然後私底下在抗疫抗假的?最簡單的是,優先給國軍每一個人滿足的個人保護裝備,你就沒有做到了;然後全世界都在鬧船瘟,然後你可以如此寬心以對,你確定你有在認真嗎?我姊說的沒有錯,蔡英文一定要被究責,因為她怎樣都是三軍統帥,但我不信她會放任三軍這樣出事情,更不用說三軍在她統轄之下的海陸空,到底是怎樣的態度,與她同心,在看待還有處理這樣的疫病!

:我實在是很受不了媒體的這些報導,好像台灣做了一個非常了不得的舉措,然後接受的對方,一定有無體頭地的跪拜,硬是要對象的一句『感謝台灣』,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粉為止?我永遠相信,做好人行好事,是細水長流,雖然時機很重要,那要求人家立即立刻立馬的回覆,僅是一句『感謝台灣』,就如此膚淺還有即時嗎?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任何善舉現在必須要得到如中國要求各國各城市寫信報答感謝的那種噁心的行為,還自己要提供草稿給人家叫別人照搞刊登嗎?為什麼現在變成是許多人民的共同出征主題呢?是你媒體在潛意識的鼓動煽動,還是我台灣的民眾是如此腦殘世膾的,到處強硬的要求,要不到就急跳腳,要不到最直接把人家歸類還有推向非我族類的背心者呢?太可悲了!太令人心情不爽了。可以不用這麼不厚道!

:是我現在才有感覺嗎?電影院,以威秀為主,基本上已經有一半的電影,已經換成動畫了?而且,好像是之前有播放過的?我有看錯嗎?雖然我才經歷過兩個人的一場東京喰種,但我看到的是,整個電影院人少少,但都是來看動畫電影的…是動漫族群是堅強的鐵粉觀眾,還是其實是圖豁出去,電影人這麼少,才去最安全的地方呢?不過,打掃還是要被看見,讓人洗心安,特別是電影院這樣的地方,特別又是容易藏污納垢,但又不好清潔消毒的絨布椅子,還有那毛毛的地毯,即使現在電影過七點,晚上就沒電影了,雖然座位已經改為梅花座。這樣下去…真的太傷了。

:其實我最擔心的不是這病毒到底是天擇,還是某邪惡軸心國的人為共謀;而是這裡台灣,在這疫病前孤立於全球,因為各種的人為阻隔;而在這疫病之後,台灣還是孤立於全球,也是因為疫病的阻隔,更是因為似乎台灣是疫病防治的前段班;但我好像最擔心的是,這前段班所帶來的驕傲,不管是每天新聞24小時連爆的講著台灣自己做得多好多好,即使有其他的風風波波吵吵鬧鬧,但似乎一直灌著迷湯,還是否可以想出或做出更好的突破。然後這些爭吵,讓台灣站在國際的擂台上面,更有底氣嗎?還是更有能夠亂撒一氣的愚勇呢?我擔心的最是這個。

:不知道有沒有人收到這樣的簡訊,似乎有兩則,但是我沒有收到。可是,我在想,國家是如何"針對性"的發送出這樣的簡訊呢?到底是使用怎樣的科技,定位嗎?目前這一支手機的所在地,擷取了位置之後,針對性的發送了簡訊呢?再者,這樣的位置擷取,是必要之時這樣做,或者是國家一直都可以這樣做呢?因為就我之前的了解,這樣的國家緊急簡訊,是針對於這一個國家的每一隻手機,每一個台灣的手機號碼,而進行無差別傳送簡訊的。我好奇!

Show more
Liker Social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Republic of Liker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