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辦公就是要叫外送~~
今天吃了靠近南陽街那一帶生意不錯的燒臘店~

今天輪我居家辦公,不用出門擠公車,也不用趕那差沒幾分鐘的打卡啦!!
太幸福ㄌ

《書寫練習》
「是錦上添花嗎?」
「是雪上加霜。」

午月 boosted

今天遇到了一件事:
我上兩層的長官交代了一件事(不算什麼大事,但還是得做),但這件事跟往年的處理方式都不太一樣,於是我就請我上一層的長官去問他,這件事能不能照往例辦就好。
結果上兩層的長官是這麼回答的:
我這不是幹話嗎?
人家沒要求,我哪有那個臉皮這樣做?

讓我覺得對上一層的長官很不好意思(但我忘ㄌ道歉)。

有點好奇LS上的大家,這件事建議怎麼處理比較好呢?

午月 boosted

昨晚做了一個很怪的夢。
我夢到我回到大學的系學會辦活動,結束之後和那一大群人一起去到一家乾洗店(本來以為是西服店,後來想想應該是乾洗店或是電繡學號那種地方)。
這時候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現在在職場上認識的朋友,夢裡我對他的印象是他太太懷孕了(但現實生活中他們是頂客族),在乾洗店裡的時候,他卻突然跟我說,他太太前幾天走了,是產後併發症,孩子也沒保住。
現實生活中,他太太雖然嬌小,卻是個潑辣爽朗的小辣椒。
他們夫婦倆都很照顧我。
夢裡我很震驚也很難過,卻也不知道能怎麼安慰他,所以只能伸出手,摟了摟他。

整個夢裡的天氣都很好,辦系學會活動的時候,天空是初夏的湛藍,陽光熱情的灑在每個人的臉上。
笑容上。

就連在乾洗店裡,他說出太太死訊的時候,都有一種初秋午後的陽光,斜斜的從乾洗店的深色玻璃門照在他的臉上。
讓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午月 boosted

再過二十分鐘,這張票就會把我帶回千禧年,那個發生了一切的房間。

在小紅書上滑到了這本書,本來以為台灣還沒有,沒想到在2018年它就已經有繁體版啦!
於是秒速下單 :ablobcatheartsqueeze:

午月 boosted

劳东燕和戴锦华的区别:

劳教授:她本来可以不说那些话的,但说了就承担了更大的勇气和责任,尽可能push the envelope,以至于被封号禁言。

戴锦华:她本来可以不说那些话的,但说了就等于抛弃了学者的良知和常识,鸡贼地选择了假靶子(比如说电影被资产阶级趣味糟蹋而不提极权审查)过瘾,换来自己的名誉和金钱。

紀念一下今天又是我開燈啦🤣
但今天是為了下班之後出去玩耍 :ablobcatheartsqueeze: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