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邓晓芒曾断言,现代汉语经过多代人的苦心经营,特别是经过大批翻译家的努力,已经成为非常优秀的表达手段。他认为现代汉语的构词法几乎是无限的,原则上可以翻译任何难译的文本,甚至比其它各大语言。邓晓芒提及,他在翻译康德的著作时,发觉使用现代汉语翻译可以比英语、俄语获得更高的准确性,许多用英语、俄语译不出来的地方,用现代汉语却可以逐一对应。诚然,如今在一些范围很小的孤岛式的信息场域内通行的“现代汉语”,其严格性、精确性、所能承载的信息量和语法的复杂性较之严复、王国维时代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今天的一流译者能够完成比彼时的翻译家更为达、信、雅的译作,今天的汉语也能够支持在彼时尚属难能的创作与研究。然而在这些孤岛之外,正如我们即目所见的,现当代的汉语已经发生了极为可怕的延异和劣化,以至于这门语言已经难以支持一般意义上的正常交流。

容易翻译,只是因为大量的音译和不准确的意译已经融入了汉语吧。

三星白兰地
五月黄梅天
@ukiyo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 用 LikeCoin 連接創作者和讀者的去中心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