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浮世を去来する分享的电子书资源合集总目:douc.cc/0cdUDB
迄今为止,计有622个文件,15个文件夹,总体积12.4GB,13,294,666,861字节,共享文件的用户群已达70人。

嘗讀《徐文長集》,觀其書、論、策、序、跋、贊、記、碑、傳,諸體俱工,其文殊為淵雅,尤長於名理,而其間胸次,非狂士弗能為。渭有狂疾,至於以斧劈頭,錐擊囊、錐刺殺,數度自殺,又因精神失常而殺其妻。乃實有瘋疾,似非古之所謂狂狷者。一個非常重要的文化史特例。

讀完了Alyosha的五萬字長文《阿西西革命史略:一次歷史神學的重構》,味道非常詭異,感覺像是某種約阿希姆歷史神學+科耶夫「拉丁帝國」理論+譚嗣同-熊十力式的唯意志論(「心力」論)、「革命」論、「衝決網羅」論和「大同」理論+劉小楓式經術的奇異混合。

向者以為《荀子·成相》的文體在傳世先秦漢魏文獻中是孤例,直到讀到《素問·八正神明論》的這段文本:「帝曰:何謂神?岐伯曰:請言神。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俱視獨見,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雲,故曰神。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
對比《荀子·成相》:「世之災,妒賢能,飛廉知政任惡來。卑其志意,大其園圃高其臺。武王怒,師牧野,紂卒易鄉啟乃下。武王善之,封之於宋立其祖。世之衰,讒人歸,比干見刳箕子累。武王誅之,呂尚招麾殷民懷。世之禍,惡賢士,子胥見殺百里徙。穆公任之,強配五伯六卿施。世之愚,惡大儒,逆斥不通孔子拘。展禽三絀,春申道綴,基畢輸。」
《荀子·成相》以五句為一章,句式為嚴格的三、三、七、四、七,而《素問》那段文本則是更為散漫的三、四、七的組合,但二者的節奏感是極為相類的。

译名重大变更讨论:是否应当跟随官方脚步,将 toot (嘟嘟、嘟文) 变更为 post (帖子)?

Show thread

译名重大变更讨论:是否应当跟随官方脚步,将 toot (嘟嘟、嘟文) 变更为 post (帖子) 

#长毛象中文翻译
Mastodon v3.5.0 除了增加了许多新功能,对于中文翻译而言,一个重大变更便是将界面中的 toot (嘟嘟、嘟文) 变更为 post (帖子)。

Mastodon v3.5.0 除了在发送页面保留了 Toot! 按钮,页面中的其余位置的 toot 均替换为了 post 。
如:用户资料页的 Toots and replies (嘟文和回复)替换为 Posts and replies (帖子和回复);三点中菜单的 Expand this toot (展开此嘟) 变为 Expand this post (展开此帖),Copy link to toot (复制嘟文链接) 变为 Copy link to post (复制帖子链接)(图一)。

github.com/mastodon/mastodon/p
对于这样的名词改变,该PR提出时便引发了一些争议。

支持方的意见:
- 每个平台都创造一个全新的品牌词并不是必须的,像视频在 YouTube 仍然是 Videos 而不是 yeets 。
- toot 一词在某些地区是“放屁”的俚语,这使得 Mastodon 更加难以推广。
- 将 toot 改为 post 可以保持与 Misskey、Pleroma 等其他 Fedi 平台的一致性。
- 使用 toot 这一新造词不利于新用户上手,而使用 post 这一通用词则没有这个问题。

反对方的意见:
- toot 一词已经是 Mastodon 区别于其他平台的一大特色,以及 Mastodon 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 toot 改为 post 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 toot 一词已经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将 toot 改名会给已有用户带来不好的印像,会造成用户对平台稳定性的怀疑,这次改了 toot ,下次又会改什么呢?会不会是时间线逻辑?

现在该 PR 已经被上游接受,所以现在的问题是长毛象中文翻译是否应当追随上游将“嘟嘟/嘟文”更名为“帖子”?
关于此问题,之前已经讨论群中进行了一此讨论,具体意见如下。

支持方的意见:
- 应当保持与上游的一致性
- 一些第三方软件已经追随上游将“嘟嘟/嘟文”更名为“帖子”,这种情况下,如果 Mastodon Web 界面不更名,可能会给用户带来疑惑。

反对方的意见:
- 嘟嘟/嘟文已是平台特色、平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 软件本地化并不要求一定要与上游一致,只需要保证中文翻译都采取同一翻译即可。
- 嘟嘟/嘟文并不存在不雅词的问题。
- 中文的表意特性使得即使是新用户看见“嘟文”一词也可以大致理解其所想表达的含义,并没有带来额外的使用门槛。

--------------------

所以时间线上的各位嘟友,你的意见是?

请尽情在本条嘟文下留言讨论吧。

【常态化核酸检测得花多少钱?】 #北京常态化核酸1个月或须支出近3亿元 近日,北京、杭州、上海等地的全部或部分地区开始要求核酸检测常态化。在常态化核酸检测之下,政府如何向企业采购?财政资金需要承担多少费用?中新经纬以北京为例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10:1混采、一周测一次,北京需要每天至少32万管的核酸检测能力;按照10个样本混合检测的每样本单价最高限价3.4元,北京一个月因常态化核酸检测所须支出约为2.98亿元,按照单样本检测价格19.7元估算,北京两个月因常态化核酸检测所须支出达到约17.25亿元。更多详细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3g.k.sohu.com/t/n602767570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rUXu310s

#搜狐新闻

新頭像。Edvard Munch的The Sick Child II,試著用一下。

嚴格意義上的「歷史學意識」乃是非常晚近的現代產物,非惟不可能在「循環時間」的背景下生發出來,而且在人將其自身表象為主體,賦予一切客體以對象性的存在,乃至賦予一切客體以感性和知性的形式之前——將歷史表象為表象為歷史學及其意識的對象和構成物的表象方式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是以古代人的「歷史學」與現代人的「歷史學」必然從根本上就是大異其趣的不同事物,這不只是思想的演變,而是出於形而上學前提的根本不同。

陳寅恪論「格義」:「西晉之世,僧徒有竺法雅者,取內典外書以相擬配,名曰『格義』,實為赤縣神州附會中西學說之初祖......蓋此種比較研究方法,必須具有歷史演變及系統異同之觀念。否則古今中外,人天龍鬼,無一不可取以相與比較.....穿鑿附會,怪誕百出,莫可追詰,更無所謂研究之可言矣。」

搞了一个长毛象(Mastodon)中文翻译交流群。
对长毛象界面中文翻译感兴趣,想要讨论长毛象中文翻译相关话题,想要为长毛象中文翻译做贡献,可以加群交流。

如果你使用 Matrix ,你可以加入 Matrix 房间。
如果你使用 Telegram ,你可以加入 Telegram 房间。
Matrix 群组与 Telegram 群组通过 Mautrix-Telegram 进行桥接,保证两群组间消息双向同步。

Matrix地址:
#mastodon-chinese-translation:bgme.me
matrix.to/#/#mastodon-chinese-

Telegram地址:
t.me/+1nHLJ9L5OHRhZTg1

唐宋之後,「詩」這種文體的內容題材已趨於飽和狀態,寫作題材幾乎被寫完;技巧形式也已趨於固化,幾乎穷盡了傳統漢語言所能支撐的一切詩歌形式,使後人無從逾其軫域。這就使得宋以後之詩越來越成為對前人的模仿,而且往往畫虎不成反類犬。

人之不見不聞者,或希微而難覺,或邃遠而未知,不可謂之無有;其見聞之神異者,析其事體,參之虛實,考諸往古而有征,索諸今世而有驗,求諸理證而不為無據,非為無稽也,不可謂之不經;淺人以其幽隱,而妄謂之曰「無有」,斷之曰「迷信」,至欲摧戕盪滅而後快者,不亦陋乎?且夫知慮之所緣,觀想之所傍者,其為名相,為觀念,作用於人心,使責其實,可謂之無乎?故予于神異之事也,寧執其為有,不執其為無。

补一点3里说的,除了站点的安全性以外用户个人的账号安全性也需要多加注意。有句话是“Apple的隐私保护做得好并不是他们实际做得有多好,而是他们让用户感觉自己的隐私被保护得好”,或许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应用于看似安全的fediverse。并不是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在极权的阴影下,就可以在自己不在乎安全的情况下理所当然地享受安全。当然我知道现阶段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上网就是在裸奔,再多强调也不免像在末日狂欢之际劝人多加衣服。曾有我关注的用户在被找去喝茶后从此销声匿迹,也有匿名版自称“网警”的人公开挑衅,在墙内平台被挑事者截屏挂历史发言也是常有的事。但仍然,即使难以对抗专业的技术追查,如果想在不受限的情况下自由使用简体中文又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有一些基础的事情总是能做的:
·打开禁止搜索引擎索引。
·不使用在别的网站使用的用户名。
·不暴露个人隐私信息,比如姓名、身份证号、具体住址等。地区、时区、学校等比较大范围的东西看个人在意的程度。
·不使用国内邮箱注册。
·不与墙内与真实身份绑定的帐号产生任何连接。
·不使用国产浏览器、输入法,喜欢监听后台/相册/浏览记录的app做存储隔离。
·在发图片时,注意有没有盲水印和隐藏信息。
这方面的注意事项我记得有象友整理过一条嘟,但因为搜索功能薄弱找不到了。总之,希望新用户能在well-informed的情况下自由做出自己的选择。

Show thread

对mastodon乃至社交媒体都有很多想说的话,但还是暂时按下特别私人的一些情感表达。去中心化是好,但绝不是毫无缺陷和隐患的好:
1)它存在所有社交媒体共有的缺点,也无法消灭人本身的局限性。我无数次感受到语言的有限性造成了多少的误解和攻讦,因为个人的生命体验触痛到了别人的伤疤而滋生出无端的恶意。在任何sns里,好好说话的长篇叙述不再被奖励,随之而来的辩论的启明意义也已经不复存在。尽管目前相关研究还处在婴儿期,但有证据推断所有人在社交媒体上都希望收获更多的关注和爱,都希望“真正的”自己能够被看到。几乎所有人都会留在得到更多的互动的平台上。如今的社交媒体确实让我们看到更大的世界,但更大的世界似乎并没有带来更多的爱。如果没有爱,我们还在追寻什么,我也不明白

2)去中心化平台中,站长实际上接替了企业制定规则、封禁账户和维护服务器的职责。那么对于一个公开平台的伦理期待就完全落在了站长的肩上,而与企业不同的是它目前只受道德约束。站长拥有随时读取后台所有嘟文和账号信息的权力,也拥有随时变更站规和关站的权力。如果站长做出了不符合你期待的决定,当然可以选择迁站,但在仍然存在风险的前提下又会损失很多隐形的东西。账号是我们的财产,很多情况下还有情感联结,并不是说搬就能搬的。解决的方案是自己建站,但只有比较少的人拥有这样的时间、精力、技术和金钱成本。(写到这里是想到了殆知阁、猫站和小森林。)

3)fedi的安全性问题。fediverse绝大多数实例都不是由绝对专业的网络安全技术人员建立和维护,在面对匿名网络攻击的时候其实非常无力。貘站去年遭受匿名大规模DDos攻击,站长损失近万元且对黑客无计可施。目前的几个“大站”的服务器体量和带宽(相比商业服务)都还是婴儿级,今天涌入以千计的用户便纷纷卡顿掉线,很难说如果未来面对网络攻击可以支持多久。中共网络审查的手段不只是只有dns污染和造墙一招,国安局发动攻击的时候流量上也不会写着“我来自国安”。

一個觀察:在大一點的公園中總有極大概率見到許多年逾六旬的老人在演奏各種樂器,在公園演奏樂器則年輕人頗為少見;在公園見到寫生者的概率相對而言低一些,如果見到的話,大多是年輕人而鮮有老人。

現代人往往年逾20歲後就認為自己“老了”,而古人絕無這種想法,這主要是由於古今時間觀念的變化還是人們對“老”的理解的變化?

一種廣泛現象:對「董仲舒」其人一無所知(唯一印象來自於中學課本中的描述)的人,如果談到他,大多會對其非常痛恨,咬牙切齒地痛恨。同樣是這些人,通過讀架空歷史小說了解到「公羊學派」這一概念,得知董仲舒是「公羊學派」的一代宗師,而「公羊學派」主張「大復仇」(即復仇為大)和「天子一爵」說(認為『天子』只是一個爵位」),崇尚伍子胥的復仇義舉,就會立即180°大轉彎極度崇拜董仲舒和公羊學派(然而卻連《春秋繁露》的一個字都沒讀過),然後通過從架空歷史小說中得到的認知,咬牙切齒地痛恨「谷梁學派」

膾、脩、脯、醢蓋皆以生肉為之。「膾」是細切成片狀的新鮮生肉,《漢書·東方朔傳》:「生肉為膾。」《禮記·內則》:「肉腥細者為膾。」《禮記·少儀》:「牛與羊、魚之腥,聶而切之為膾。」腥,生肉也。李時珍《本草綱目》:「劊切而成,故謂之膾,凡諸魚鮮活者,薄切洗淨血腥,沃以蒜齏薑醋五味食之。」「脩」和「脯」是兩種生肉乾,在生肉上撒生姜與肉桂等香料,經捶捣後風乾而成的謂之「脩」,將切成薄片的生肉加鹽風乾而成的謂之「脯」《漢書·東方朔傳》:「乾肉為脯。」《周官·天官》:「加姜桂鍛治者謂之脩,不加姜桂以鹽幹之者謂之脯。」「醢」是通過發酵製成的生肉醬,鄭玄《周禮注》:「醢者,肉𤖕也,常用以佐酒。凡作醢者,必先膊乾其肉,乃後莝之,雜以粱麯及鹽,漬以美酒,塗置甁中,百日則成。」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