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浮世を去来する分享的电子书资源合集总目:douc.cc/0cdUDB
迄今为止,计有622个文件,15个文件夹,总体积12.4GB,13,294,666,861字节,共享文件的用户群已达70人。

「一般认为,现代长江河口三角洲是在冰后期海侵结束后的近6000年内形成发展的,在距今6000年以前,长江河口是一个以镇江和扬州为顶点的三角港或河口湾,河口南北两嘴的宽度达180千米。在冰后期海面,上升的过程中,由于其上升速率远大于近河口段的泥沙沉积速率,长江近河口段因此而成为宽广、水深的喇叭状河口。在距今2500年左右,喇叭口的顶点在镇江附近,镇江、扬州以下的江面很宽。以后海面变化趋于稳定,由长江挟裹而来的泥沙逐渐在河口沉积,使得河口三角洲发育,江面淤窄,河口下移,唐朝以前镇江、扬州段的江面仍达20千米,诗人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中曾描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正是由于江海相连,宽阔无边,所以诗人才如此着笔,而人们也把镇扬之间的江面称作海门,即作为长江的入海口。在镇扬以上,才稍具江形。」
——左鵬《楚國歷史地理研究》

Show thread

人自然可以選擇不信宗教,不care傳統,這都可以。但人如果因為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而「信」教,而「尊重」傳統,那是徹頭徹尾的偽信、褻瀆,以及智識上的虛偽。因為宗教和傳統帶來了諸多好處,而去「相信」「尊重」「敬畏」宗教和傳統,是同等的極度惡劣的行為。當他們發現宗教和傳統不再能繼續「帶來諸多好處」,或者反宗教、反傳統能帶來更多「好處」時,他們又會用惡毒的方式去攻擊宗教和傳統。這比因為認為宗教和傳統只是一些迷信和謬誤的集合而反宗教、反傳統惡劣一萬倍不止,後者至少在智識上是對自己誠實的。

王夫之:做經生讀書時,見古今之暴君汙吏,怒之怨之,長言而詆誹之。即此一念,已知其出而居人上,毀廉恥,肆戕虐者,殆有甚焉。何也?其與流俗詆誹者,非果有惡惡之心,特以甚不利於己而怒怨之耳。有志者,其量亦遠。伊尹當夏桀之世而樂,何屑與之爭得失乎?且彼之為暴、為汙者,惟其以利於已為心也。彼以利於己而為民賊,吾亦以不利於己而怨怒之,易地皆然,故曰出而居人上,殆有甚焉。(《俟解》)

諸如字詞、概念含義的溯源,文獻的甄別,史實的考證,等等,這些東西都可以「科學」地研究。這類學問可以做得很精巧,不蔓不枝,但它永遠不會有那種「誠以著此書,藏諸名山,傳之其人」的力量;而涉及到時代脈絡源流的梳理,涉及到精神史層面的考察,我想這都需要某種「心性」之功。

我心中的美食Top3:白米粥、米飯和米酒

「智力測試」不就是當代的新·顱相學嗎?

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其川源又塞,塞必竭。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徵也。川竭,山必崩。若國亡不過十年,數之紀也。夫天之所棄,不過其紀。
——《國語·周語上》

連長江流域都要因為酷熱而乾涸了嗎?這可真是曠古未有之巨災奇變。

忽然想到我八九歲時,暑假之中的一個下午。那可能我自記事以來,距離死神最近的一次經歷。那天下午,住在姑媽家的我在姑父的房間偶然地發現了一根頗粗的,前端有插頭,末端無絕緣層包裹,金屬導線暴露在外的裸線。我那時出於好奇心很想知道如果將這根線接入插座會有何種結果,於是我真的這麼做了。這個動作是跪坐在床上床上完成的,伴隨著爆炸聲般的巨響,綫附近的地板已經在頃刻間變成一片紫黑,而整棟樓也在瞬間跳閘斷電。跪坐在床上的我除了受到些許驚嚇外自然毫髮無損,但我不太敢想像如果我那時有一隻腳垂在地板的話會變成怎樣。

如果有朝一日我也能得到一種超能力,我希望是能在我想要抵達的任何時代中自由穿梭的能力。從創世之初漫遊到時間的終點。等我累了,就回到太古時代變成一株植物,靜靜地度過春夏秋冬。

在現代世界,對「技術對人的支配和異化」的抗拒何以可能?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