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照facebook 慣例,太吵的我會靜音,我覺得不有趣不想看的我會刪掉。先說我的遊戲規則,不然又被討厭很冤枉。(其實也沒差就是了,喜歡我的人比較重要。)也不要因為我沒追蹤或沒加,就覺得我討厭你!人生苦短,我讀不完那麼多東,而且很干擾。不要因為網路這些事討厭自己嘛!

這是20120611的檔案(剛在看我的雲硬碟)那時,孔劉在台灣還不算太紅,麥田出這議題的書根本就是找死,但當時,還會做很多文宣、試讀,提供讀者。(當然是我做的)要一直到《失速列車》後,《熔爐》才又在台灣上映了一次。

我不太看韓劇的,我姊後來就問我:你現在才知道孔劉吧?(關於「知道的事比我多」應該是我姊某一種榮譽。)

我說:妳應該沒看過《熔爐》吧!

跟當時合作的行銷說起這張DM,我說:我把我整個硬碟的東西整理出來,應該很壯觀吧?

「不社交」的最大的壞處是什麼?我不是在matters才有感覺的。而是我在這一行十多年了,攤出來的東西真的會很壯觀,而且這十多年根本是見證台灣出版業開始一路墜到還看不到谷底!

但卻因為不太能跟其他人社交,又不太會展現自己(沒有時間,也不太在行)而且又不夠優秀,所以在此時此刻,除了少數幾個還有聯絡的合作單位外,再沒有人想起過我這個人。

今天寫完小說明天再發文(咦,今天寫得完嗎XD)我沒有不見。但得把這件事做完。

剛剛看了公視的有話好說,在討論三級這兩個月的在家上課的事。

這裡有許多現象可以觀察。比如說老師們加強了自己對資訊應用的部分,而原先我們以為很有可能被輕易取代為「線上教學」的東西,並不一定是那麼容易被改變的。(畢竟人跟人之間還是需要連結的XD)

「使用線上資源」這件事,其實對「大部分人」(包括小孩和大人)沒有「數位化」後想像得那麼容易。(好奇心在某一個年歲是會慢慢消失的,不論大人或小孩。)

就連我這種一直認為「我應該出生在千禧年後會比較快樂」的人,到這個年歲,對於「學習」新東西還是會有怠惰感的,就別說大部分人沒有好奇心、求知欲的人了。

我記得我在學校上線上課的時候,除了我高中班導很嚴格(他也開啟了我的數位視野)我上課時都夥同同學把老師的廣播切掉(就是電腦螢幕同步老師的那個功能切掉。)

我有在聽老師上課,但有些老師上課真心無聊。

我也沒有因為沒有同步老師的學習而少學了什麼,我反而是少數可以自己架站、寫html、用繪圖排版軟體的人(我同班同學應該都不會用才對,但他們會寫程式。)

「學習動機」才是線上教學需要注重的。有學習動機的孩子,就算蹺課,他還是可以自己找到很多東西來學。

我幾歲開始看莊智淵的?我也不記得了。我記得我高中的時候,過著非常規律的生活,十一點前睡覺,五點多就起床做早餐(給媽媽或我自己吃),有一年有時差的比賽,就在早上六點多轉播,有莊智淵嗎?我也不記得,總之,就是早晨的早餐加電視時間(不然平常是看卡通)

我對很多運動比賽都只看比賽,很少特別迷戀球員。(更年輕時迷戀球隊。曾經是鷹迷、象迷)看桌球和看撞球也都沒有特別支持誰,有台灣球員就看台灣球員,如果是台灣球員對打,就支持那個輸的,大概定律是這樣!

剛看了這場比賽,看到二比二我就離開家回住處了。

羽球和桌球都是需要大量移動的運動,對一個四十歲的老將來說真的是很吃力的,能打到最後一局也真是了不起了。

不論那個早餐的桌球場上是誰比賽,我想一定有過莊智淵這個名字!

雖然解封了,但暫時還不會去人多的地方,我那看電影的習慣就這樣被消失惹。

又不小心把女子舉重看完了。到底舉那麼重能幹嘛XD(我姊每次都問這種奇怪的問題~~~)

還有兩天,剩最後一小節要寫完。要死了,這故事在我心裡很久了,沒想到寫出來卡關這麼久。

我還有一個很多人沒有的才能:SOP的邏輯。(亞斯特質)

我母姊每次跟我吵架,都會很受不了我的邏輯思維太清楚(一般人吵架常常沒邏輯)所以我很適合去抓錯和制定標準作業流程。

比如說,排版和做電子書,它們都有標準作業流程,只要懂它們的邏輯,就能快速的完成(比別人快)

昨天買了個東西,遇到爭議,我都可以寫成客服教戰守則了。真心覺得客服教育訓練,決定了一個企業的好感度。

等我把小說寄出去,來寫這件事。

真的想擼幣的人,有什麼好擼的方法(平台)就會去擼。這是判斷誰是帶著擼幣心態的人的方法之一。

我是那種懶得花太多時間去試不同平台的人,只能擼自己還經營得來的幣。每天想方設法去與人互動、社交、擼幣,不累嗎?

講個今天看到王冠閎蝶式分組第一的消息時,想起來在泳池的事。

蝶式是所有游泳項目最難的一項。它的動作需要從頭到腳連貫起來。(其他項不一定要用到全身)有點像在水中是畫出橫式的S形的弧度。身體的柔軟度和力度都要對,不然游起來真的很醜。

游泳池裡有些人喜歡練蝶式(說是練也不是,就是覺得會游蝶式很酷,想耍酷)但是常常只有頭出水面,肩起不來(腰背力不夠,水中的壓力很大)手的力道也不夠,沒有辦法做出很流暢的姿勢,卻又硬要那樣游。

我每次看到這種人都會在旁邊想:你這樣很不帥耶!

但只要看到很會游蝶式的人,我就會潛入水裡看他完成每一個起身、入水的樣子。不過一年大概能看到一個很會游蝶式的人,大概就是幸運了。

他們多半身材都很好。腰背手都有一定的線條,看起來賞心悅目。(都是男生,女生在游泳池的比例大概是十比一。游蝶式的少之又少。)

我想,我開始壞掉,一定是因為生活的壓力太大太大太大了。

沒有接案,沒有回到家人身邊,沒有交一個不看第四台的女友之前,我的人生裡,每天,都有運動賽事的比賽。後來那個文青女友不看第四台(看歐洲盃,但不看台灣任何比賽,也不運動。)回高雄我搶不到電視,線上轉播並不盛行,後來我就不太看比賽了。(搶不到電視)

但在那之前,我下班回家電視都固定在緯來看中職、聽中職。(不看所有的國外比賽。不認識,不熟,不想看。)但看了好多台灣的比賽,尤其實小朋友的比賽,一直從金龍旗看到黑豹盃和每年的HBL。

我想我一定是在某一個時間點開始壞掉的。壓力大到我人生裡只有「賺錢」,那些我從小的娛樂都消失了,尤其是體育比賽。

只有國際性比賽,我才有可能拿到遙控器。後來也都看線上比賽。

下午寫小說寫不出來就盯著射箭比賽、打電動;晚上回家吃飯,一路從桌球混雙銅牌看到金牌戰。沒看完就出門買東西,Facebook那端朋友留言金牌結果。

我才想起,我的人生裡,有至少25年以上,都是體育競賽陪著我生活的。我不喜歡人群,不喜歡團體運動,但我好喜歡看運動員的比賽。

果然生活裡需要有一些像奧運這樣的競賽活動,轉移生活的焦點。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其實主旨在一件事:

我竭盡所能把我的才能與熱愛變成錢!

講起來銅臭得要命。但每一件「我會」的事,全部都是我全心全意、真心真意的熱愛。我把我的愛變成錢而已。

後來想想。「財務自由」一定要是「投資」嗎?不能是「生產」「買賣」,做一些長銷的商品,寫一些一直有人買帳的內容,像投資一樣,有賺有賠,誰說「純創作」不行?

事實上我現在賺的很多錢,都是我的「生產」,而不是「看起來」「無本」的投資。

比如說,我的布書籤,拜大家的支持,上個月連同我的衣服,賣出了五六千塊台幣(不含成本,但扣掉所有手續費。)我在政大書城的販售也幾乎都是舊東西(忙,沒法搞新東西。)這些全是我主動開發的被動收入。

投資的被動收入風險,和開發商品(創作)沒有人買的風險其實是差不多的,前者賺得快,賠得快,後者賺得慢,也不一定會賠。差異在這裡而已。

寫相機以前,好像應該先寫手機、相機使用的差異。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用 LikeCoin 連接創作者和讀者的去中心社群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