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中国并不存在西方意义上的私有财产,中国语境里的私有财产我觉得可以称作“承包式财产”:半承包半产权,一方面形式上确实是产权,你拥有的确实并不只是使用权租赁权经营权收益权,因此不能说产权只是幻觉,另一方面私有财产也确实在一些情形下可以被权力合法地检查、处置、并不具备神圣性。这类权力侵犯私产的现象,固然可以斥作公权力滥用,但这样看问题并没有抓住真实,其实是预设了我国好像存在一套本意是保护私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资产阶级法权”,只是行政过程中执行上出了毛病,然而,我国从来没有这样的法权。更贴近本质的解释是这样的:这种所谓的“权力侵犯私产”,更接近于承包合同违约,不是甲方(权力)违约,而是乙方(国民)违约。把国家视作真正的唯一的产权人,各类市场主体掌握的一切生产生活资料都从国家那里承包,国家是总发包方。承包了就要通过合理经营让资产增值,才算履约,于是国家需要运用权力监控国民及各类市场主体,事实上是监督履约情况,要你传播正能量、要你奉献青春奉献子孙、不让你躺平,本质上是要求你履约,好好为甲方经营你承包的那些资产,越过你去检查、处置你的私产,是因为你涉嫌违约了,甲方有权不通过第三方直接查你的帐。

这种诠释可以用来解释中国人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反触发机制”,比如不是通过出生和迁徙而自然享有在地的权利而是通过一系列政策机制获取一个向国家机关申请户籍的资格再用这个户籍换取权利,不是通过做核酸证明某人生病而是证明某人没病,不是通过银行冻结证明某人是骗子而是要求某人自证不是骗子,不是通过自己家的门阻挡住任何外人而是要自证自己不会出门违反隔离规定……因为这些私产和私权并不是“神圣”的,并不是没有前提的先验的东西,而是有前提有底层支撑的,这个底层就是国家总发包方。也可以解释整个体制强大的目的论导向和反多元倾向,因为承包是有经营目标的,当甲乙双方实力不对等时,这个目标很大程度上是甲方制定的,乙方并没有多少议价权。

@septentrium 翻新的现代奴隶制嘛,奴隶本身不拥有任何私产,ta的财产甚至身体都属于奴隶主(“国家”,“政权”),但是在奴隶主的允许下,ta能够有限度地保留一定财富。

@septentrium ……到现在还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那一套

@maoyishao 比那先进多了,王土王臣讲的只是象征性的所有权,“匹夫有责”只是知识分子的自我激励,真正的匹夫王权无力直接管制;现在可以直接管到每个个体的匹夫履行承包责任。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