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微博首页转发一些“创作目的必须纯洁”和“人在十几岁的时候最有灵气,之后都无法超越”和“有闲阶级才能创作”如此等等,我都想喊:
莎士比亚没有大学学位
莎士比亚为钱写作
莎士比亚大概28岁才开始写东西
莎士比亚作为主要演员出演了自己所有的戏剧,也演了很多别人的剧,所以他肯定花了很多时间背台词,排练,演出,他还是个积极的投资人,投了很多项目,这些商业事务肯定也占用了他很多精力
所以,你我,我们这些凡人,就更不要再神化/神秘化创作这件事了。

分享一个人类学课上的高光时刻,关于新疆集中营。 :blobcat:
事情是这样的,某节lecture上professor用新疆集中营作为生殖管控和国家主意的例子。某小粉红事后给教学部门写信投诉教授,主要有三个指控:1. 声称集中营、强奸和生殖管控不存在,教授提供虚假信息。2. 声称教授anti- Chinese。 3. 在课上讨论这样的议题inappropriate且disrespectful。
教授于是在第二周的lecture上公开用五分钟时间回应了这封邮件。我真的觉得太酷了!(或许这才是真正好的政治教育下正常人的思维吧!)关于第一点真实性,教授说她不是从西方媒体了解到这些信息的,并且她罗列了一长串维族人撰写的民族志和自传。关于第2和第3点的回应尤其酷,我把她回应的中英双语对照贴在下面,象友们可以瞻仰一下,反正我是被爽到了。

乌克兰军队中女性占比很高,比大多数国家的女兵比例都要高,根据不同口径的数据达到16%~24%左右,除了女性在战争中常常扮演的炊事、医务、通讯等角色外,有一半都是战斗人员,其中有超过1000名女军官。相比之下,俄军中女兵比例只有4%。值得一提的是,乌军中女兵比例的提高并不是一直如此,与其人口中较高的女性人口占比没有什么关系,2008年时,女兵只有1800人,占比不到1%,自从2014年乌东分裂势力在俄国支持下挑起内战后,女兵比例就开始快速提高,女性在部队中能担任的职位也不断从辅助性角色扩大到更多的战斗性角色,这也与各国战史给人们留下的结论一致:战争会提高女性地位,越是战争时期,女性在军队中参与越深、发挥角色越重要(比如苏联、芬兰以及我国都是这样),越是和平时期,女性在军队中的角色越边缘化、人数越少。这些女英雄代表着乌克兰女性。然而,你如果在国内搜索引擎上只会搜出“乌克兰女兵处境艰难,退伍后难嫁人”这种令人作呕的男权话语。

看见了一段周总理的视频,发觉他的行为举止很像一名AS。

瑞典选举,非公民竟然能投票, 这点我还是非常震惊的, 虽然只能投地区和市政选举一人一票选市长。但即便如此,这也说明大多数人对于自己的民主制度有极强的信心,才能让“境外势力”也参与决策过程。
投票的机制也很有意思:我本来以为会类似美式选票,要在一张选票上用笔标出你选的党。但是到了之后发现是黄白蓝三种颜色的票分别表示national, municipal, regional选举。每个颜色里,每个政党各有一叠票。投票的人从三种颜色里各选一张想投的党封进三个信封里,交给工作人员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就几乎不会有一不小心涂错导致废票的情况出现。感觉很合理,很有诚意。 (刚到的时候面对一大堆票迷惑了焦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搞明白了) :blobcatcoffee:

不仅如此,一片独立的、新生的、秩序尚在动摇中的西伯利亚诸国,是加密经济大发展的绝佳土壤,某不存在的网站上已经出现许多类似的讨论。尤其对中国的cryptoers,这是天然的自由沃土,毕竟中国的cryptoers啥都有,就是缺自由、缺环境,买一大块便宜的地,建小水电站,建机房,建矿厂,天然冷却,建设实验社区、远程办公区,各种自由的场景实验……西伯利亚将成为全人类的乌托邦。当然,这套YY目前看来没啥现实性,这些地区的民族解放力量没啥动静,也没人扶持,纯属大棋勿喷……

Show thread

下个大棋,俄罗斯解体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充分条件。俄罗斯自古以来是欧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伯利亚从来不是俄罗斯这个民族国家的文化领土,而是它对外征服的殖民地。然而,与西欧诸国在美洲和非洲的殖民不同,从沙俄到苏联再到现在的俄联邦,都没有能力发展西伯利亚殖民区的社会经济,也没有能力促进当地的民主自治,甚至连正经八百掠夺的能力都没。当然这不是鼓吹中国blabla,中国也不行,东北都搞不好还外东北,做外东北和岭北行省春秋大梦地图开疆的是傻子奴才。西伯利亚是西伯利亚人的西伯利亚。东北亚北亚中亚只有由本区域民众在现代民主体制下自由自决,才有出路。一个倒果为因的错误:并不是因为西伯利亚太荒凉,所以发展落后;相反,是因为发展它的宗主国是俄罗斯,所以西伯利亚才荒凉。俄属西伯利亚若能在实现独立和解放,就算是割据,也将拔掉制约东北亚自由开放的三根钉子中的一根,让中国北邻出现大量不得不遵循自由秩序且资源丰富的可投资主体,雅库特布里亚特图瓦阿尔泰鄂温克楚科奇堪察加库页岛……这个充分条件如果能结合上那个必要条件,会让这里成为中华以及日韩的投资沃土,也许会孳生新的华人政治实体,甚至一座亚洲的美利坚式自由大熔炉。

之前只知道中国为了推广母乳给医院定下指标,现在才知道为了推广三胎也给医院定下指标,一胎不给直接剖宫。说是剖宫产恢复很慢,时间很长,延到二胎才给剖,不然不利于推广三胎。又不是人人都要生三胎,我朋友只打算生一个啊,连二胎都没有啊!!
还说除非胎位不正,不然一胎不给剖。但我朋友情况特殊,娃头是斜着的,还没入盆,但医院又不认定成胎位不正 :0470:
行,知道了,定规矩的肯定是不用生孩子的男的 :0470:

太搞笑了,网信办下令不让新王储继任的热点上热搜,因为不想让大家想起此地也有个等着登基继任的。
除此之外,查尔斯创下英国历史上最长储君纪录也不许上热榜,英女王在任最长时间不能推荐,都是为了避免产生联想。
既然这样,还是建议他先死一死,不然每去世一个外国政要大家都要接一次国丧,也挺累的。

以下摘自红迪鹅组里一位中共小领导的美国女儿自述:

我爹军区快退休文职主任,每天休息到下午2点,去办公室坐一会儿,晚上饭局之后去赌博或者洗澡嫖娼,玩到凌晨回“家”睡觉,两会期间只有饭局,吃完回家睡觉。这种生活持续很多年了

我大伯之前市委常务副市长,后来掉到省委似乎是民政的一把手,80%时间在北京。我跟大伯家的姐姐关系不错,她们在欧洲很多年了。我知道大伯在北京至少有个家,还有2个儿子,因为有一次我去广州玩,就是那个“弟弟”开所谓的大G接的我,我还为是大伯母家那边的亲戚,真是开了眼。这个弟弟还跟我说,姐我给你弄个猛禽开,你们美国人开德国车开不惯

我叔叔省电视台台长,因为包矿山的事儿跟地方某地头蛇起了挺大的冲突,被打折了腿,目前基本不上班,常年在三亚住,只有开大会才回东北

大姑二姑老姑什么的都做买卖 超市什么的 接触少 她们家儿子们基本都是流氓,好几个都是部队“锻炼”过然后进地方警察部队,吃喝嫖赌抽,打得媳妇天天跑回家,养空姐打胎好几次什么的,无比恶臭的环境

这就是东北公务员家族现状了,你觉得这群王八羔子治下老百姓能好吗

其实每朝每代,包括外国的每朝每代都有人起义,为什么法国大革命这么彻底我感觉有一部分是因为暴民砍下了皇帝的脑袋,这个后果太直观太有冲击力了

不能被优待退位,不能被教化终老,不能死于谋杀死得悄无声息,不能暴病暴卒,不能死于王侯将相或预备役王侯将相之手,他的死要让全世界都看到,他的死亡才有可能把这个世界引燃

回想起来,黄仁宇所强调的“数目字管理”(mathematical management),是一个非常具有误导性的概念。很少有人意识到,数目字管理的前提,是产权的明晰和绝对性,“如果社会可以接受财产权绝对且至高无上,一切就可以加加减减……就可以在数字上处理。“(《黄河青山》)想想也对——如果产权问题不解决,动不动就算什么”总账“和”政治账“,哪会有什么数目字管理?

但是,说后人在这一点上冤枉了黄仁宇,倒也未必。因为他自己其实也没怎么强调这个问题。在1997年的演讲《我相信中国的前途》里(他是2000年去世的,所以这可以说是其思想的最终总结),黄仁宇很明确地说,“资本主义的方法……在世界上是没有办法可以抵御的”。也就是说,他是在“中国必然走向资本主义”的意义上,相信中国的未来的。而事实上呢?虽然当时确实是中国经济的腾飞期,但是产权问题解决了吗?法治问题解决了吗?都没有。而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缺乏洞察力,是不可原谅的。

所以,至少就其实际影响来说,“数目字管理”的意义,真的没有黄仁宇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或者说,从“数目字管理”这个形式出发去理解政治的运行,远不如从“私有产权”和“法治/权力制约”的角度去看问题来得透彻。

其实,以中国本身的传统而论,以数字来管理社会,无非就是法家思想的进化版本而已(商鞅要是知道有健康码这种东西还不得乐得背过气去)。而法家的对立面,也就是儒家或黄老之术的拥护者,没道理不知道这种管理方式的有效性。所以更合理的解释是,后者另有一层担心,那就是他们自己也知道,官僚系统的高效是灾难性的,狠起来连自己都受不了。这个观点,从来没有人系统地阐述过,但是历史上每有“无制约的权力+得力的抓手”这样的组合出现,儒家好歹都会出来说句话。以前觉得这是迂腐的道德主义,现在想想,还是有其实际意义的——“以德治国”固然不如“以法治国”(现代意义上的法治),但是总比“以法家治国”好得多。

顺便说一句,黄仁宇在简中世界的最后一本出版物,就是这部名为《我相信中国的前途》的文集,时间是2015。你想想这有多么有趣:再晚几年,这个名字就会很尴尬,甚至由于里面出现了对资本主义道路之必然性的信心,可能连出都不让出了。

豆瓣写个 The Rehearsal 短评,因为有一句是“试图学习人类的情感”有一句是“实验最终会失败”,发出来就给锁了。进敏感词检测器一查,是因为“习”和“失败”不能同时出现,即使它们不挨着。真的傻叉到只剩笑了。

豆瓣 敏感词检测器 drrouen.github.io/tools/NouBan

从7月19日到7月21日期间,一头曾进账24.2万枚比特币的巨鲸把自己的所有币转到了交易所,此后这个地址一直保持静默。昨天推上有观察者说,这极有可能是MicroStrategy的地址。MS公开宣称的持仓是6月28日持有约13万枚BTC。我计算了这个地址7月19日后的提现记录,总共提现约13.3万BTC直到提空,也就是说7月19日前这个钱包共有13.3万BTC。从6月28日到7月19日,这个地址充值2655枚比特币。相当于与MS公布的持仓有约500BTC的出入,另外我也计算了MS两次公布持仓之间这个地址持币的变化,并不能完全对得上。不过,仅靠链上账目也不能就否定这种猜测,只能说,有些像,但不能实锤。然后,8月3日,MS之前一直力主买买买BTC的CEO+币圈名人Michael Saylor被解除了总裁兼CEO的职务,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续担任这个职务33年之久。再然后,本月初,美国DC检察机关对Saylor提起公诉指控他逃税。众所周知币市回牛的必要前提之一,就是MS被熬死或者交出筹码举手投降。那么问题来了,这13.3万BTC现在卖了多少,卖完了吗?我觉得应该已经卖完了。

我玩SNS不用黑名单,网购统统给好评,打车全给五星,外卖送晚了碰了洒了也说谢谢给好评……我觉得我把别人拿来理解政府不容易的份儿都拿来理解普通人不容易了,把别人用来刁钻普通人的份儿全拿来刁钻统治阶级了。所以我这种人应该是最招普通人讨厌的吧?我爱你,但骂你爹。

因此,生育绝对不应被现代女性视为“生活”的组成部分,而是一种经济生产,是市场主体的经济行为,所以女性会做计划、会进行组织,也只有女性具备合法合理的主体资格来做这个计划、组织这个生产,更是只有女性具备这种特殊的企业家精神。BTW这里并不考察也不否认女性在其他生产部门的地位,人可以开很多家公司,也可以选择开某个公司不开某个公司,对于一名作为企业家的女性,如果她不想生育,她只是不打算在劳动力生产这个行业里开公司,她可以在别的行业开公司,没什么区别。另外,由此可见,计划生育政策的改革根本不应视作卫生健康领域的改革,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经济体制改革。

Show thread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