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星百合 Star of Bethlehem

我受過傷,所以害怕觸碰傷口,不願正視傷口存在,也不認為傷口有痊癒的一天。

然而每當面對療癒時,未癒的傷口總是成為阻礙,從各方面找尋方法,都會停在傷口面前。

這傷口是什麼?是我希望他人幫忙療癒的軟弱,不相信自己能撫平,但一再外求,是把責任往外推,學習為自己療癒,學習將所學的一切使用在自己身上,好困難,但我需要。

專注,信任,休養,就是我現在該做的事。

溝酸醬 Mimulus

我害怕,這三個字聽起來多麼懦弱,但實際上要寫出害怕什麼,卻寫不出個所以然,代表理智也認為害怕的事物不一定存在。

我害怕被無視,因為自己曾經無視別人。
但腦袋知道,身邊的他們在我真正有求的時候,並不會以無視對待我。

我該弄清楚的,是我需要什麼,然後誠實、坦白地表達出來。

龍膽 Gentian

之所以懷疑起自己的做法,是因為過往的錯誤一再重現。是自己的問題還是別人的問題?可能都有。

但無論如何,「我」想往前進,想跨越虛幻的阻礙,想擺脫過往的束縛,只有這一點是不變的。

我的動能還在,我要往前走。

水菫 Water Violet

認識完自己之後,現在要來認識他人。獨立於人群之外,確實可以看清整體,卻會錯失人群內的細節。

儘管曾經想提供幫助,卻因為無法敞開心房接納他人的疑難雜症,反而弄巧成拙,漸漸地不敢輕易與他人連結。

我可以承受這份寂寞,卻無法消除,化為悲傷的水珠,在夜晚無意識的時候落下。

不放棄與他人接觸,是我現在的功課。


我覺得看書、閱讀很像吃東西,把別人的思想與想法從眼睛吞進去,由腦袋消化、儲存,卻不一定像排泄一樣排出,所以人才會受到他人的思想影響。

我認真覺得,假如人的肛門會排出廢物,那人嘴裡的發言、手腳做出的行為舉止,又剩下多少價值?

但按照大自然的定律,排泄物比人類想像中的有用,只是人類因為髒、臭、疫病,忘記這些東西好好處理,其實能夠滋養大地。

想要消化、產出什麼東西,完全看自己。


喔對了,從醫學、大自然角度檢視,肛門跟嘴巴、手腳同樣都是器官,沒有上下貴賤之分,倘若有,只是人賦予的意義。

在一場混亂之外做自己,好像有點孤芳自賞,又有點事不關己,但我就是想拉開距離。

打從加入LIKECOIN、馬特市,我一向只寫自己有興趣的東西,寫自己的療癒,寫自己想推廣的想法。默默累積一些讀者,也默默思考為何而寫作。

不論怎麼與他人社交、來往,只要坐在電腦前,坐在書桌前,拿起筆,拉過鍵盤,面對稿紙,面對螢幕,一坐定位,人就是孤獨的,寫出的一字一句都只為自己而存在。這種平靜的時候,腦中卻塞滿別人,我覺得很可惜也很疑惑。

我曾經也為他人而寫,卻漸漸弄不清自己的想法,不懂自己被誰影響,不懂什麼是自己的想法,迷糊了,迷惘了,然後就放下筆。

我欣賞LIKECOIN,喜歡馬特市的熱絡與親切,也享受Liker Social的平靜與快速。我什麼時候會離開?就是這一切不能讓我做自己的時候,除此之外,紛紛擾擾都只是一時罷了。

龍膽 Gentian

我懷疑,自己的話語對他人是否有影響力?
我懷疑,自己是否能為他人帶來利益?
我懷疑,一個混亂的場所是否有恢復和平的一天?
我懷疑,平靜能否到來?

懷疑,是不信任,無法堅定立場。但無須懷疑自我意志,只需接納、信賴,勇於接受錯誤,面對阻礙,朝自己相信的方向勇往直前。

龍芽草 Agrimony

想遠離內心的憂慮、不安嗎?熱愛歡樂,熱愛正向,反之便是不願正視所有負面徵兆。有時必須允許自己苦惱、哀傷、憤怒與哭泣,說服自己釋放心底最黑暗的一面,才能體會平靜的真諦。

我們是人,不是聖人,也不須成為聖人,真誠地面對自己的願望,就是平靜的第一步。

鵝耳櫪(角樹) Hornbeam

常常一早起來覺得「我累了」,但這個累不是身體的累,是心靈的累。

被別人或自己口中的「應該」、「必要」束縛住了?勉強自己去做的那一瞬間,儘管做得到,內心也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想做這件事。

停下來,想一想,多久沒有讓自己的心靈沉澱?覺得累,那就休息吧。廢到想做事,也是一種動力。

矢車菊 Centaury

有時會忘記自己與他人的界線,忘記為自己說不。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我之所以是我,是因為我跟他人的想法一定有不同,並非讓人侵門踏戶,一昧配合別人的意願,才算能增加自己的存在感。

我,就走我的路就好。

楊柳 Willow

我受過的傷,是我功課的一部分,只有我才能療癒它。想責怪的對象已遠去,眼前的人沒有責任承擔我的情緒,我要為自己負起責任,親手拋開它。

想遠離什麼人,遠離什麼情緒,決定權都在我身上,不該受他人左右。既然是我決定的行動,那麼後果也是自己承擔。

為自己負責,就是放自己自由。

(續)
我曾經告白過,但也主動放棄。她的感情觀始終與我背道而馳。我喜愛乖巧待在一個人身邊,但她只要感覺拘束,就會殘忍甩開、甚至語言攻擊身邊人。

我在許多同志身上都感覺過這類特質。我自覺自己有點聖母性格,經常從他們的行為感受到痛苦,聞到求救的氣息,但嘗試關心、伸出援手,卻又被批判自作多情,多管閒事。但要我一邊感受他們的痛苦,一邊陪他們耽溺於快樂,我實在做不到,所以只能逃開。

同志族群沒有錯,我也有長年往來的同志死黨,她聽完我的自白,哈哈大笑說:「我跟一個男同志的老朋友也不喜歡同志圈子。他們一邊說外界歧視他們,圈子內還不是充滿各種歧視?沒有符合他們的標準就不算同志啊。」

我聽到這裡才驚覺,自己被傷害的理由是什麼。她複製自己的痛苦,不願意讓人療癒她,儘管我看到了,擅自觸碰渾身是傷的她,她也不認為我是帶著善意接近。

那我的選擇只剩下拉開距離,儘管我再怎麼喜歡她,我卻沒有喜歡到能犧牲我自己,陪她一起痛。

我討厭同志,討厭有些人把周遭人的愛當成攻擊,討厭他們忽視自己的聲音,討厭自己擅自被當成敵人。

只因為我曾經想愛他們,單純,卻又自大。

Show thread


另外冒出別的想法,所以另開一篇新的嘟文。

我曾經跟身為女同志的死黨提過,我討厭同志。
Wow,這句話說出來簡直政治不正確到極點,但這是我的想法,如果不想了解脈絡就不用看下去了。

我自己是BI,成長過程對兩性都產生過性慾與戀愛情感,所以應該沒錯,我最後選擇了男性作為伴侶。我的伴侶、母親都知道我的性向,伴侶心胸寬大,不是很在意;母親則曾經當面提過,她擔心我哪一天帶個女人回家,她會昏倒。

我見過男同事坦蕩蕩直接跟我出櫃,女同志死黨則是往來超過十年,成長過程接觸的男男女女也有LGBT族群。但傷我最深的,也是他們。

我從小對情緒就十分敏銳,過於激烈、過於狂暴的情緒都會讓我很不舒服,但第一次喜歡上的女生,外表氣質出眾,生長背景充滿痛苦,兩種要素結合之後,讓她經常吸引到怪人、佔有慾強的人靠近。

接觸她的過程中,我不時思考,自己是被她激發保護欲?還是對方有什麼地方刺激了我?
現在想來,我相對於她,是個循規蹈矩的乖寶寶,壓抑情緒,卻又嚮往外放,才會不自覺凝視她的熱情與冰冷。

(續)
身為翻譯,身為花精師,我勢必要面對從文字而來的各種情緒,有時會在閱讀中感受到攻擊或衝擊。有些是作者的情緒,有些是自己的情緒被粗魯勾起,是投射。

坦白說,我甚至因為不懂抒發,想要放棄翻譯之路,但無法放下對於創作的愛,苦苦掙扎、煩惱,在嘗試新方法的途中,突然看到這句,著實像是被打了一棒。

不過人生在世,大概逃不過比較與衝突,儘管我多麼討厭被比較,多麼厭惡他人的批判與檢視,我都想挺身展現我自己,想對得起自己的努力,也想對得起期待作品的讀者。

寫到這裡,我發現這句話激起我的挑戰心,文學?大眾創作?情緒書寫?標籤再怎麼正經,都只是人說的話,那麼選擇自己熱愛的創作方式,才對得起自己。

Show thread

昨天的思考筆記其實寫得類似情緒自由書寫,今天早上才比較冷靜思考自己的反應。

之所以會出現如此強烈的反彈,是因為我在一位得獎作家的訪談中,看到一句話。

「書寫不能治療,那是本身快要好才能書寫,那是痊癒之前的一個大口呼吸。」

書寫療傷,對我一路走來有很大的意義。書寫是出口,是呈現,是鏡射,是映照自己很重要的媒介。

我自己開始撰寫花精冥想筆記,是用來練習如何調節文字中釋放的力道與資訊。死黨不久前曾經直白地問我,怎麼最近常常在社群網站釋放情緒,我不是都選擇一次性大爆炸?這疑問反而證明我確實往自己想要的方向進步。

在成為花精師期間,也曾以合力創作方式陪伴個案,創作角色,也在角色塞進我想傳達給對方的意志,以對方最熟悉的創作展開療癒。

情緒書寫當然煽情,因為它就是情緒本身,視作者的狀態,文字可以瘋狂,可以哀傷,可以喜樂,可以平靜。

我在前述這句話裡感受到批判,也感受到挑戰。身為高敏族群,早就習慣在各式文字感受他人赤裸裸的情感與意志,無論作者多想透過編修掩飾自己的情緒,那些碎片都會夾雜在一字一語之間,變得更精緻,卻不會消失。

無妨,從文字而來,就從文字而去。


我討厭文學,討厭任何與他人比較、評論,由大部分人認定優劣的事物。
討厭主流價值與大部分人承認,卻與我的主張背道而馳的思想。

我不承認他們,但他們不一定否定我。
這是情緒,反射性的防禦情緒。
代表我希望喜愛我自己,自卑卻使得外在因素影響自己。
想要去到大部分人認同的領域,卻沒有那個器量,又或者還沒有那個器量?
我需要練習,這是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功課。

花精備註:山毛櫸、鳳仙花、落葉松、冬青

野燕麥 Wild Oat

想做的事情太多,但又無法訂出一個方向。站在十字路口茫然,但沒注意到自己已經面向某一個方向。

人生有時就是如此,我知道我自己什麼都能做,眼前的一切卻使我眼花撩亂,反而容易迷失。

回到自己,拋開「應該」、「必要」,做一件事,只需要自己的「意願」。

橡樹 Oak

一有體力就卯起來做事?勤勞是美德,但要記得為自己保留一些喘息空間。
想休息的時候,就聽從身心的指引。為自己好,就是為別人好。

冬青 Holly

愛與恨有時是雙生兒,越愛,受傷時就越恨。恨到極致時,會忘記愛的觸碰很美好。

太害怕痛,反將所有觸碰視為攻擊,一個受過傷的人要重新打開心胸,多麼不容易,但要時時刻刻謹記,自己再怎麼痛哭、攻擊,實際上都是希望他人觸碰。

重新將愛迎回心底,會發現許多人其實是想愛我,宣洩完傷痛後,鼓起勇氣去迎接愛吧。


茉莉還是老樣子,看到鏡頭就專業擺姿勢。

昨天帶牠去做第一次的健康檢查,被周遭陪診的飼主稱讚好漂亮,但醫生則是稱讚......好壯的胸肌🤣

腸胃有一點點寄生蟲(吃三天藥就會好),腎臟有一些營養不良導致的慢性問題,需要長期調養,剩下部份都頭好壯壯,真是健壯的鳥......

原本跟醫生學了保定(固定鳥體)的方法,誰知這傢伙根本不用抓,藥瓶拿過去就乖乖吃藥......有夠聰明(傻眼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用 LikeCoin 連接創作者和讀者的去中心社群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