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全国各地不同程度的抗议中,不少故事的主角是女性,手持白纸的,毫不畏惧喊出自己名字的,拿着喇叭对着群众喊的——好几位,不同年龄,不同身份。我觉得见到“女王行为”就差不多了,因为它似乎没有很明确的那种目光,男与女都可能会成为女王,因为力量本身。但可别再说什么“女神”“好美”之类的了,都做到这份上怎么还不能摆脱,说点别的。至于为什么这样,我现在还不想讨论。

有人提到抗争中女性声音被掩盖、因女性经验而受到歧视、书写历史时将会被有意无意地抹除,被剥夺权利,被迫成为“享受果实的漠视者”。我很认同这种说法,之前就提出了抗议以来部分对女性的称赞是不合时宜的,比如“她真美”,仿佛女性的斗争所呈现出来的就只是一种观赏价值,与消费社会将女体变为供凝视的商品那一套无异。这是语言的潜移默化,下意识之举,却投射出一种巨大的不公。

也不需要等将来回看这件事才能验证这一点,从彭载舟的“中华大地有男儿”似乎就已经预告了。我们可以看到关于女性传播最广的是当街被绑示众的年轻女子,呼喊不公者竟也称她为“羊城维纳斯”,多么可怕的语言。重庆人站出来保护的那个孕妇,最后的声音落在“重庆人真有血性”。超人背包男子的故事也流传甚广,街头讲话鼓励大家走出封控的大妈却昙花一现,包括在窗口喊喇叭的女大学生、乌鲁木齐市政府门前发表诉求的女子、北京带领业主要求解封发表讲话的女子、上海将年轻人接进店里庇护的老阿婆……或者同样是搞笑,那位围着封锁大门来回跑的北京男子不断被追问姓名被称颂,而乌鲁木齐自行解封脚踹方舱、从大白手中带回两位男性同伴的大妈却被笑完就过了。(接下条)

我举的例子或许各有偏颇,但你还是可以找到很多,那些被隐藏的,你要刨开人们有意或无意盖在上面的层板,看到最底下,那个原初的事实就会显露这一切。你或许会反驳我,传播广泛的有关于南传学生表达哀悼抗议的视频,不就被指出一开始是一名女生站在那里吗,是啊,但是然后呢,她被嵌进了一整个群体里,她的性别将不再重要,人们不会再单独提出这个事实,像是大费周章、故作姿态——但我坚持认为理应如此,几位朋友也都专门指出了抗争中女子的声音(并非抽象的,而是根据现场进行的判断),要对女子致以敬意。

不用觉得这是有意区分,反而是对女性的不平等看待,男子统治世界至今,不都依靠这种“高看”得以绵延下去吗。女性需要这样的历史,需要“名人传”,当她们的后代开始自己的生命时,前辈的故事会告诉她应该怎么做,女性该如何生存,而更多的书写和记录可以证明这些声音真正来自女性、利于女性。

“当道德只为男权社会主体拥有时,这里的任何抗议中就不会有女性的声音,那么这种抗议就是不完整的,就是以压制实现的解放。”(接下条)

“当这个国家的抗议者正关注着民族的文化/资源事务,应该也必须重新考虑这种话语的总体结构,延迟性别差异的道德基础,将是脆弱的基础。其破碎和女权主义的破碎一样,都是悲剧性的。 ”

你我都知道,我们亲爱的东方,“没收女性宝库中的梦想,封锁女性的情感,用锋利的刀刃和女性对话,屠杀渴望、春天和乌黑的发辫,用女性的头骨打造一顶高高在上的桂冠,将男人奉为先知,将女人埋进污泥,亲爱的先生,请不要为我的话发怒,如果我打碎了数个时代的密封瓶,摘下嵌在良心上的铅环,从宫殿的地窖中逃走,如果我反叛我的死亡、坟墓和大屠杀,请不要生气。”

Follow

在推特上看到有抗争的当事人说,“为了一个人的基本权利,此刻没有男女”,是的,站出来抗争的时候不分男女,但是被如何对待就有男女之分了。

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开始抓人时,看到先抓的是几名女生,可能是认为女性比较“好抓”,而抓捕过程中甚至有意侵犯了女性抗争者。被带走经历审问的女生提到,警察问她为自保而死死抱住的那名男生是不是他男朋友,“你们居然真的不认识?你抱你男朋友有这么紧吗?你爸妈知道你抱一个陌生男人这么紧会怎么想?”说她又懒又宅怎么找男朋友,你头怎么这么油?几天没洗了。再有伦敦街头声援的当事人提到,当两名女性发表自己的讲话时,被嘲讽被打断,甚至被自己的女性同胞议论和蔑视。

我相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抗争中的女性遭到这样的对待,我们还能在人群中抹除自己的性别,说“此刻没有男女”吗。我的想法是,如果遇到晦暗不明的表述,应当主动将“她”本该存在的形象描刻出来,千千万万次,直到不能被抹除为止。

“重庆超人哥”、“上海鲜花男孩”都一一有了可以被传扬的名字,而女性同胞还没有。就算是南传那位高高举起白纸的女学生,也是因为站得笔直,不能被挑出什么“错处”,所以偶尔在各处描写中见到,而更多的反而是其中一位不做核酸被威胁打电话叫家长的女生,讲述者无意识地渲染她的恐惧,以此来表达对镇压者的愤恨。

抗争中还有众多女性的形象被掩埋,她们是清华大学站出来演讲的女生、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勇敢救下自己同胞却被带走的女生、是北京带领业主围攻居委会的中年女性、鼓励大家走出小区自行解除封控的老年女性、是抗争的人群中谈论女性经验被嘲讽的女同性恋者——你哪怕指出什么女同性恋者、红旗女、喊喇叭女、睡衣女,我都能一一接受,然后再修正成我心中所想。

当这些称号被大声喊出来,哪怕一开始不那么好听,也恰恰是对抗网络群嘲的“女大”、“小红书女”等带有侮辱性称谓的最佳反击,因为它是带着敬意的。哪怕出现了批评的声音,说这个称呼不合适,那我们再换,总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希望今后女性被赋予姓名时就像男子被赋予“超人哥”那样自然。

当日彭载舟喊出“中华大地有男儿“,也许多半是为自己所喊,但响应他的却多是女性——我们不需要去验证,也绝非是在抑制男性同胞的表达,事实上我们也无法抑制。由此就更应该记住诸位女同胞的名字,而非嵌入整个“为基本权利抗争,没有男女”的叙事当中去。记住她是女公民,她是女学生,她是女同性恋,她是女儿,她是母亲,她是祖母,她抗争过,她勇敢过。

@lola 今天多伦多悼念的时候,有女性出来讲话,被一个男的打断:我们是来抗议的,不是来瞎比比的。
说话的女性很棒,顿了一下就继续讲了,没有理那个人。
有些顺直男情商低下可以学会闭嘴真的。

@lola 谢谢你,这个世界的惯性思维确实如此,但是这次我们可以试图记录下女性的抗争,让她们在这个事件上不再被轻视。起码这次,很多都知道了“小禾”。

@lola 是的!特別是昨晚亮馬橋有一個舉著白紙哽咽著講話的女性,她也需要被記住!

@punkpunkbear @lola 是的 一开始去抗争的很多都是女性 包括新街口那个没有成规模的也是一个女孩子先站了过去 然后有两个女孩加入她 最后才有那样一排人

@lola 南传擎纸女孩、北京口罩阿姨(向大家大声科普了口罩对人体的危害,说奥密克戎现在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普及了正确的健康认识)

@lola 对✓✓✓✓✓太多个第一次都是女生站出来的,但我们还没有记住她们的名字!!

@lola 还有很早前就在上海举起写有彭载舟口号横幅的女孩,上海先声横幅女孩。

@lola 白纸革命姐,救人小禾姐,北京演讲姨,乌衣姐……象友起的 【南广白纸女侠】 这个名也好好呀 (都来给她们起称号

@Tuilindo @lola 白纸革命女侠,挡警察女教授 ,清华演讲姐,成都寄生虫姐,乌镇黑衣女侠——这个明显也在声援徐州铁链女请姐妹额外注意
twitter.com/whyyoutouzhele/sta

@Tuilindo 周六那天北京有两位女性的演讲视频,一位是科普阿姨,一位是跟社区掰扯权责争取到解封的灰口罩丸子头大姐。

@lola 其实这次能看到太多活动成功或不成功都是由女性开启的。她们是最有勇气的人。

@lola 她们是女儿,是妈妈,是姐姐,是妹妹,是跳广场舞的大妈,是你我女老师,女同学,女同事,女性友人和网络两端的女网友,但她们此时就是她们自己

@lola
南传白纸女侠
北京口罩阿姨
乌中路羊驼姐

@lola 还有广州海珠灰衣女侠。但羊驼姐那个谐音也还是骂女人的。不欣赏这样的表达。

@lola 是的。这件事还有别的体现。昨晚有人大喊有放彭载舟,有一些人(听声音多为男性)跟喊。此后有一个女生喊记住铁链女(不确定是不是记住 距离有一点远)人群有一种很明显的不知所措的感觉(当然也有可能是有的人觉得这件事和这几天的事情并不相关,但在我看来它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事件)。这样讲并不是要制造对立,昨天晚上我也有被毫不相识的男性保护的瞬间。只是彭载舟和铁链女(仔细想想,铁链女的代称也很...她连名字叫什么都没有被挖出来)同样作为这样一个暴力机器的受害者,那两声喊确实能让人感受到人们在对待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别时会有潜意识的差别对待。

@lola 我觉得讨论运动中的女性没有问题,女性的身影应该被凸显……但是微博上某些一边夸奖姐妹做得好一边嘲讽男性都是懦弱的小镇做题家的文章……给我的感觉不是为了女权,而是刻意分化。特别是引入了小镇做题家这个曾经的爆点,引战意味浓重。

@lola 象友您好,那个勇敢救下男性同志的女性,还被警察骚扰的,是不是重庆的抗议运动?

因为当事重庆女生在wb有发声,说自己救下了举白纸的男生而被警察骚扰鉴男友,之后说了如下自白:“他们好滑稽。注定脆弱,注定渺小,注定衰竭。”

不过说不定上海也有反抗的女生被黑皮骚扰。因为前几日我亲眼见过有女孩保护男生,有男生保护女生。有阿婆保护外地学生,有爷叔痛斥黑皮。

侧面可以说女性在此地遭遇的不平歧视,已是东西一个模式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