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不了了,我没法严肃了,搞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但又没法定义为搞笑。在微博又看到重庆人抓红码志愿者,说是给居民做核酸的时候被发现是红码,躲进车里被居民围堵,拍视频的重庆老大爹一本正经,又有点像是在看什么新鲜事物,用重庆话品评一番,居民称志愿者疑似全员混阳性。还有去找居委会对话的,被关在外面,灵机一动拍下宣传栏里的主任肖像,拿照片人脸识别,结果门就开了,主任端着保温杯在办公室门口错愕地看着人潮涌入。

乌鲁木齐隔离舱里的老百姓自行解封,空荡的走廊里,大白还在继续拉扯不让离开,一名中年女子轻巧地穿过它,溜到前面去踹了好几脚的墙板,然后见两位男子被困住,她才转身回去帮忙拉行李箱,直冲冲地就出了集中营。这位在微博被网友戏称,“新的女王已经出现”。

11月27日晚,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工人被命令将路牌撤走。拦不住群众,就给此地改名。

Follow

11月27日晚,上海市乌鲁木齐中路路牌被命令拆除送走,为了掩人耳目,临时给路牌盖上了红马甲,最后被丢弃。网友二创了许多作品,其中有人用乌尔都语「ٹکڑ ٹکڑ」表示,意为“惊奇地,目不转睛地”。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