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中秋節也快到了,好奇大家喜歡哪種月餅?在台灣常見就這幾種。

Pinned post

世界上會寫作的人這麼多,不差我一個,沒有一個人不寫作會影響到別人。有人願意讀我的文字就讓我很感動了,他有千千萬萬的選擇,卻花了時間在我的文字上。 其實很浪漫。❤️

Chin boosted

我算是幸運的在二十歲之前經歷過這座城市的美好時期,商業區中看得到各國的主要銀行、街道的上的國際品牌商店,如此資本國際化及全球化以現在的看法而言未必是好事,可在當時是象徵中產階級的崛起和經濟、政治上的自由,也習慣於東區的繁榮和西區的熱鬧,各種新舊混合的建築物和彼此不搭嘎的營業項目⋯⋯在台北,最令我著迷的就是無法預期的可愛(有點混亂),可能在紅麵線的小吃攤轉角是間咖啡進口商,提供著精品咖啡豆;當地人吃巷弄中的蕃茄牛肉麵店,斜角有間獨立書店。

matters.news/@chinhu/352469-%E

Chin boosted

跟法國朋友提到笛卡兒的著作翻譯問題,對方不以為然的說笛卡兒著作應該早就翻譯為各種語言了吧!

其實並沒有~~

然後對方又說,哪裡有拉丁文?我想可能對法國人來說已經很難確定那是拉丁文,一個十七世紀的論文著作,要說沒拉丁也不可能吧?

所以有時候會以為法國人好像很有學識(我一開始以為大家都在談論哲學),其實是誤解。

剛剛跟外婆說我要出去投票了,外婆很放心的點點頭表示讓我出去投~不過她早就不在意這些了

Chin boosted

書在鏈上,店在街上,人在路上|地下文學 ╳【🎇.加密貨幣】徵文活動激勵提案

活動將在12/1截止!快來參加~要記得最後步驟,轉貼到Discord喔 🥰

matters.news/@jenniferb/337119

拜託一下,候選人不要用發音很奇怪的客家話硬要講,這樣反而很不尊重,連我都聽得出來不標準~😂

我忘了說,會注意到這個大聲公的聲音是因為她用一種「近似於」即將選輸的參選人的哭腔口吻在呼籲,一開始我是小小期待她要發表什麼演說,整個有電影中60年代學運的即視感。

就我覺得西門町的法輪功廣播還好一點~

Show thread

昨天我在政大校園晃了一下,剛好聽到有一位女學生拿著大聲公呼籲星期六可以投票的學生針對「18歲公民權修憲複決」投下贊同票,好像這是今年選舉最為重要的一點!!

在法律上是很重要沒錯,我沒有否認此事。但我又聽著他們的訴求,沒有更多的建設性了,就一直重複說:「讓18歲的人也知道選『贏』的興奮,讓18歲的人也知道選『輸』的難過。」

是我太高估二十歲以上可以行使公民權的人(還是台灣所謂的資質不錯的學生)說出這樣的話嗎?如果是的話,給18歲以上的公民權又是什麼意義?

不過,我自己大概十七歲的時候就自認有資格投票了,也許我當時的言論也很讓人吐血吧~ :0000:

哈哈,我聽喀麥隆教練的採訪說了幾句,直到記者對話才發現他說法文,一開始我還想說教練怎麼說荷蘭文~ :7081:

從城中趕下午一點抵達政大都讓我很緊張,也難怪我當初選擇市區的學校~~硬不說是考不上😹

中學時每天從這裡回家卻沒拍過一張照

獨自在明星咖啡吃飯,我對面一個年長的女士和一位律師(背對我但談話中他提到自己的律所)同行,一直覺得女士很面熟,律師離席時她也對我笑了一下,然後我繼續聽他們講話,發現他們兩人都是我母校的法律系教授。

律師應該是我畢業後才任教的~

剛剛去了飛地書店,隨手買了一本書,其實我是想問店長書是不是都是老闆選的,為了搭訕拿到名片,不買書就不好意思問~~

但這感覺是好書

高鐵坐我旁邊的阿姨好像是龍應台~我感覺90%像😂

我最近沒辦法用likecoin支持文章😭

前面播的這幾場比賽都是天主教徒和穆斯林的對決~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