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北一女回來過

胡淑雯,2005,〈北妖傳說〉
那些埋頭抄寫答案的同學們,直到此刻才零零星星抬起頭,對著綠說「其實」、「其實」,「其實我也……」「其實我並不……」。其實,這一整班的少女個個懷著心事,一面忍受一面詛咒著體系加諸的權力,為了顯得正常(正常地投入平庸、投入競賽),一面撐開手肘擠進核心,又妄想保持距離。而保持距離最便宜的方法就是,拒絕看清,於是也就不必去改變什麼,尤其不必改變自己。一面抱怨,一面據守在一塊小小的、安逸的座位上,一面拒絕其意義,同時不無羞愧地享受它帶來的小小虛榮,以及,對前途的許諾。

@cathytsai 我只有喝過買東西可加購一杯10元,覺得超難喝

Sabrina Huang: 我的心得是你真的不要隨便自以為已經長大
不你沒有
你只是老化
你沒有長大
不要隨便以為童年陰影會慢慢消失
它不會
它會一路吸收你的生活資料與生命史將自己從一片陰影變成一整組完整的陰間

可憐的郭彥均,自己都要下車了,卻被一堆人硬推回車上當司機 :ablobaww: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