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现代人对爱情的想象总是过于温驯了,脑子里装满了soulmate相知相爱相濡以沫,再不济也是门当户对家庭美满拒绝阶级滑落。

但爱情是极度危险的,它突如其来不可操控又难以克制。它是按下扳机瞬间喷涌的火星,是闷热午后骤降的一场急雨,是鹰隼盯紧海面,是母狮尾随羊群,是赤壁火船撞上的第一声闷响,是伊甸园里嘶嘶不停的血红的蛇信。没有人知道它何时发生,更不知道它会如何收场,更别说保证幸福快乐愉悦平安,爱情不作这样的承诺。

李宗盛写《寂寞的恋人》——努力爱一个人,和幸福并无关联,小心啊爱与不爱之间,离得并不太远。

这或许触及爱情的本质。谁说爱就是幸福?梁山伯和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小龙女和杨过、乔峰和阿朱、萨特和波伏娃……古往今来被记住的爱情,哪个是无害的、安全的、得之即幸福的。偶有几对,那也只是百年修得同船渡,碰上了。

现代人常常哀叹爱情难觅,但他们又恐惧爱情的危险,恐惧爱情里不顾一切的冲动和欲望——要稳重,要利益,要阶级,要门当户对。其实是他们亲手扼杀了爱情,或者说现代人根本不需要爱情,他们有比爱情更难以割舍的东西。既然如此,就别再哀叹,好好做一个冷酷的现代人,爱情也会自觉地避开你。

Pinned post

“孔子绝望于自己的祖国,徒兴浮海居夷之叹。在他身上,我看到了知识分子的宿命。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

Pinned post

“浪漫主义者认为,最高意义的价值是诸如正直、真诚,随时准备为某种内心理想献身,为某种值得牺牲一切、值得为之生为之死的理想奉献一个人的所有。

他们相信少数比多数更神圣,失败比成功更高贵,成功往往是赝品或粗俗一类的东西。”

隐入尘烟和东八区的先生同时下架了,理由显然都是“辱”了东八区某个国家,但我们无从证实,这正是此地审查暗箱中阴翳咒语的威力来源——绝不可知。

如今看来不管拍什么,最好都避开东八区,避开故事生长的土壤,避开我们的日常生活发生的地方,才是比较安全的。因为不管你是夸还是贬,真实还是失真,光鲜靓丽还是尘土飞扬,只要提及此地,所有的声色光影都将殊途同归,最后融成一个大大的“辱”字,压迫着溢出屏幕。

至于真正被侮辱的是谁?恐怕是坐视这一切发生,以默许为其推波助澜的我们——我们默默忍受的生活,就是此地最大的耻辱。


他一开始说戴口罩才能出门,为了生活便利你接受了;后来他说要做核酸才能上班,为了下个月的房贷你也接受了;再后来他得寸进尺,说不管你做了多少核酸,邻居阳了就得把你套进防护服里,丢进凌晨3点的转运大巴,运到一个只有隔板的房子里剥光隐私忍受十五天的“前途未卜”,你不敢反抗,也上车了。

于是今天他说这一切都不够,你还得为这一切付钱,为你所忍受的一切不便和屈辱付钱。听起来很荒谬吧,可你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呢,这不都是我们一声不吭默默忍受换来的福报吗?伟大的人民造就伟大的国家,我们都与有荣焉。

看到武汉那个大学的游行,恨国党们煞有介事地p了个“9.19运动”字样,像模像样,我还以为是啥要求解封的民主自由运动。结果点进去一看,核心诉求竟然是“学校不准再偷国家的电了”,笑得我肚子痛,但仔细想想又很想哭。

笑的是老中人游行示威竟然也要扯“国家”这面大旗,丝毫没有意识到“国家”才是他们仇恨的学校官僚的主人,是罪魁祸首,浩浩荡荡地行忠君之事。

哭的是今天的学生游行示威,竟然只能靠这面大旗,才敢壮着胆子聚集一下、发泄一番:

“我是为了主人您才聚在这里的,让我们一起教训教训您不听话的奴才吧!”

真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中国人,太厉害了,前一秒说自己朋友死了,然而立马就可以改口:“我始终爱国,也始终坚持做中国人。这件事是谁做的有问题,谁该来认错道歉,希望国家有个定论。”冷漠无情,连“朋友”二字都不配挂在嘴边。

据说是被拉走的那车人,整栋楼都不会再亮了。

现在最害怕的是来不及润就车门焊死了,只能尽人事知天命。

这一生,靠运气活着
不在贵阳开往荔波工地房隔离的客车上
也不会出现在官媒平淡的灾难报道中
但总有一个在等着你
从四面八方围剿过来,轻而易举地
消灭一个废物
一个心存侥幸的人

我的敌人,我软弱吗?
还是你有神通广大的奇迹
足以令死人的皮肤
发亮,像纳粹的灯罩
它照着你,再去剥光别人的运气和手脚

如你所说,善良的人们都会被感染
草芥的种籽会被毒汁浸透
溶化成高速公路上的一声尖叫
再没有人能够低估你
这无微不至的关怀

但我的敌人,请你千万要小心
围墙并不能关住这么多的鬼魂
在它们由衷的软弱里
会生长出经久不衰的坚忍
反复被折磨的意念就如抽刀断水
再聚拢时也能令江河倒流

不要再苛责律师了,这个职业本来是为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化国家设计的,为我们平行时空中的另一个未来设计的。离开了最初设计的土壤,律师不拥有任何主持正义、平衡权力的力量,而只能成为极权体制下的“讼棍”——即会打官司的技术员。 ​​​

记者同理。

对了再注释一下,所谓的方舱其实是“工地宿舍”。

Show thread

贵州一客车侧翻,致27人遇难20人受伤,车上乘客均是正要运往方舱隔离的阴性“患者”。

伊朗女性不戴头巾要坐牢,俄国人在广场举起空白告示板会被抓,朝鲜人在各种规训里清空大脑挣扎求生。而这些国家都是中国的好朋友、坚定的支持者。

每每想起这些,我都感到一阵绝望。

“有一群男人要看看你的手相/你从袖子里伸出了小小的拳头”

我并没有一个像网络传说中那样年轻漂亮,在家里最时髦、也最会谈恋爱的小姨,会送我高跟鞋和口红,带我走向所谓女性自由和美丽。

细想又觉得不可思议,感觉那始终不是大多数人拥有的生活,只是在少部分家庭、少部分子女身上发生,正因为稀有,才成为传说。

而绝大多数的家庭可能就和我一样平凡,甚至贫乏,无奈接受命运的反复折磨。

matters.news/@Terminus/328747-

最近忽然领悟到的离谱规律:
每次在小红书刷到劝退跑路帖,里面唱衰的、话说得很难听的、把跑路描述得特别难生活描述得特别苦的,基本都是男的
以及在小红书上发现一个上交毕业拿到🇨🇦pr、之后去college学烘培的女生,在她的评论区随地大小爹、说她浪费前途的也都是男的
中国男人怎么能这么惹人厌啊??

与其把妓院的管理权交给公务员,我宁可信任老鸨、龟公和拉皮条的。至少他们不会在妓院搞动态清“0”运动。

任何援引外国立法案例来为中国嫖娼合法化站台的都是傻逼。

人家是国家公法,立法或许能为女性提供公共保障。你国是私法党法人法,嫖娼合法化就是把剥削女性的权力堂而皇之地交给那群公务员男肥猪,让他们能一边艹b一边喊依法办事。在这里鼓吹嫖娼合法化你们是不是鸡巴有病啊,艹。

嫖娼是否应当合法化,正反立场都可以有自己的论据,但这种讨论存在的前提是“法制国家”,不然谈什么合法不合法。

恕我直言,在中国支持嫖娼合法化的,大多都是鸡巴痒不过天天想着到处蹭的傻逼男的,拿一堆看似有力合理且富有人道主义精神的论据来装点自己躁动不已的丑陋鸡巴。

我记得五年前国内比较热门的话题是中国会不会日本化、韩国化,会不会踏入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

但经过几年的稳中向好发展,现在大家都不提这些了,心里只隐隐发出一个胆战心惊的疑问:“不会又要朝鲜化了吧?”

@JPIT
等lola下飞机了我喊她来,先出门食饭了。这个消息是公开的还是只有群组里的人能看到啊。

Show older

阿川(静态备润)'s choices: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