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今天是11月30号,寒潮将席卷半个中国,零下5度的郑州,有外卖员住在快递车里,捡废弃纸箱挡雨,其余当家作主的人民,则莅临铁皮制的方舱——中国父亲的神奇造物,他引以为豪。

新闻说,神舟十五号行将发射,航空员气宇轩昂,发誓踏上人类的伟大征程,雄心壮志,连月球也要地动山摇。请问。太空里也同样温暖吗,像快递车一样温暖吗,像铁皮房一样温暖吗,敲击太空舱的墙壁时,也会发出铁皮嗡嗡的脆弱的响吗?

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太空不存在传导声音的介质,是一片死寂。可为什么我站在人群里,站在土地上,站在父亲和父亲的身旁,同样一片死寂,连干涸的哭声也再度干涸。万能的父亲,无所不知的教科书,永恒的伟大。我虔诚跪倒在您的脚趾旁,回答我!用刺穿铁皮的方式。

Pinned post

这几天闹得这么大,哭声和叫喊那么响,官方媒体却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如往常地发着通稿,伟大、征程、乡村振兴其乐融融、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像是世界毁灭之后,废墟里仍在运转的齿轮,屏幕闪烁冒着电光的计算机,半截还在抽搐的手臂。在失去了他们的使用者后,按照预设程序和本能兀自运转着。没有灵魂的尸块。

一想到还有那么多人,满以为鲜活地活在那个死去的媒介世界里,以制造尸块为生,或拿着那些尸块信息争论不休、义正严词、自我陶醉,我仍觉得不可思议。

Pinned post

比起“逃出”的仓惶、“出国”的严肃,“润”显然多了几分油滑狡黠的意味,像是要无痛地、轻易地、润滑地、“啾”地一下滑往更舒适自由的国度。甚至有一种性的意味——湿润地插入。一如现代人的爱情想象。但只有索多玛的人民才知道,润这个字是很沉重的。

matters.news/@Tsundoku/342277-

Pinned post

现代人对爱情的想象总是过于温驯了,脑子里装满了soulmate相知相爱相濡以沫,再不济也是门当户对家庭美满拒绝阶级滑落。

但爱情是极度危险的,它突如其来不可操控又难以克制。它是按下扳机瞬间喷涌的火星,是闷热午后骤降的一场急雨,是鹰隼盯紧海面,是母狮尾随羊群,是赤壁火船撞上的第一声闷响,是伊甸园里嘶嘶不停的血红的蛇信。没有人知道它何时发生,更不知道它会如何收场,更别说保证幸福快乐愉悦平安,爱情不作这样的承诺。

李宗盛写《寂寞的恋人》——努力爱一个人,和幸福并无关联,小心啊爱与不爱之间,离得并不太远。

这或许触及爱情的本质。谁说爱就是幸福?梁山伯和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小龙女和杨过、乔峰和阿朱、萨特和波伏娃……古往今来被记住的爱情,哪个是无害的、安全的、得之即幸福的。偶有几对,那也只是百年修得同船渡,碰上了。

现代人常常哀叹爱情难觅,但他们又恐惧爱情的危险,恐惧爱情里不顾一切的冲动和欲望——要稳重,要利益,要阶级,要门当户对。其实是他们亲手扼杀了爱情,或者说现代人根本不需要爱情,他们有比爱情更难以割舍的东西。既然如此,就别再哀叹,好好做一个冷酷的现代人,爱情也会自觉地避开你。

今天看到最悲惨最愤怒的一个新闻,女子16岁到杭州打拼,梦想在杭州买房,意识到底层人无论如何也存不到,于是决定卖淫,加上往年打工存的,省吃俭用到平日只吃面条,一共攒下170万,最后被浙江临海公安机关抓捕,并没收全部存款。

这样算下来,也就是你挣到的钱里面,最终只有34%是你自己的。细账我没有核对,但是考虑到劳动收入只占GDP的44.4%,这也合理,中间10%左右的差额,应该是用来给现在的老人发退休金的。考虑到2035年养老金就要耗尽,大多数人没法把这10%拿回来的,所以总体的结论是:一个典型的老中人,一辈子累死累活,2/3的劳动是用来奉献社会的。虽然比不上大公无私的三体社会,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国产剧那副子油腔滑调到底是从哪学来的。像北京腔调,但又不是,透着股想要演出“自然对话”的努力,但偏偏又很不自然、很用力。对话的时候像两个木桩子在表演人说话,等前一个木桩子说完台词后一个就跟上,毫无互动感。受不了,真受不了。

坐县城大巴。司机和一熟人乘客打趣:你的位子坐得比习近平还久。笑死我了。

最近几年流行所谓“开放性关系”,时髦青年们想借此超脱传统、解放心灵,但我好像没见过成功的。眼前所见,多是男人们用这一套先进理论来装点自己的门面,以掩饰自己“浪子游花丛”的传统欲望。新瓶装旧酒。

他们以为开放就是解放,但没有意识到“开放性关系”的沉重之处——那绝不只意味着解放和自由。爱一个人尚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能摸到爱的边角,而多段关系的维系,更是困难重重,这要求一颗敏感善知的心,并掌握维系情感平衡的技艺。

而这些男人爱一个尚且不能用心,未知爱的真貌,却懵懂地装豪气,贸贸然说要爱上十个八个,俺要开放性关系!最后无非就是暧昧调情和睡觉,不断和新人重复这一过程,而旧有建立的关系呢,风一吹就散架。他们哪有本事搞“开放性质的关系”,充其量只是“开放的性爱关系“。

实际上他们谁也不爱,只是享受浪子的快感,对经营关系的技艺一无所知,甚至没有感知、触摸对方敏感内心的欲望,因此也感受不到开放关系中情感的细节。爱人一旦有了不满,他们就指责对方不够开放、自由、先进,否则怎么会嫉妒、渴求爱、甚至闹脾气呢?自由男瞬间爹形毕露。

总而言之,别信男的说什么“开放性关系”,都是鬼话,除非他帅到值得一睡。

啊什么,吃的那个美蛙,竟然不是牛蛙的营销用别名,而真就是……美国青蛙的简称啊………

我先看到京剧版《哆啦A梦》,唱“我本是未来一只猫,抽屉穿越到今朝”,已经感到很惊奇了,又被评论里说的“比萨斜塔抛绣球”吸引,去抖音看了原作《三堂会审伽利略》,已经是震撼的程度了。小时候只跟老人看过,就知道是电视里咿咿呀呀,恋人被拆散、老爷斩奸贼,听得人打瞌睡。但没想到有一天能看到戴着十字官帽的老爷审伽利略父女,高声谈论宗教与物理学。这不比春节档好看吗,什么满江红什么流浪地球,都在用一种看起来很新的东西包裹陈旧价值。

感觉现在国内电影电视剧拍点装模作样的片段还过得去,比如让物理学家站在窗户口喃喃自语“物理学不存在了”,镜头配乐都像是那么回事。但越到后头,演员开始对话演戏了,就越来越不对劲,台词拖沓冗长,或是满嘴宣传话术,人不像人官不像官,候亮平附身般使劲摁那个演戏的腔调。开头装出来的深沉和智慧统统露馅,插入一百条金句mv也救不回来。

按理说地球毁灭这么大的事,各国元首应该在电影里露面的,但为了避胖献帝的讳,所有元首都只许派代表露面。我就问你们服不?

县城公务员朋友,单位发了300块钱的电影卡,于是请我们几个人去看《流浪地球》。美团买票是58元一张,公务员的会员卡只扣余额40。

看电影的朋友里,其中一人考了三年公务员,每次都是第二名。他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大年初五,就要去隔壁县继续上考公培训班。他爸说不考上就不准回家。我看他有破釜沉舟之志,明年这个时候大概也要请我看电影。

在电影院买票,但院方不用机器打票,只给五张手写的,这样就不会计入票房销售额,不用给制片方利润分成——减少因对公务员系统“上供”带来的损失。面对老爷们,民间自有一套生存法则。

看电影之前吃饭,我问公务员朋友,几个月来做过什么好事吗?他听完笑了,说在隔离点值过班,我们整桌都笑了。

总之,我们看了流浪地球,为人类的赞歌热泪盈眶,为无私奉献的中国官府骄傲自豪,尽管那个最最无私的中国胖父亲依旧隐藏在幕后,地球毁灭也绝不现身。但我们分明知道,他正在看着我们,指挥若定,救不知好歹的人类文明于生死关头。

我们在地球毁灭的关头坚持生崽,繁衍文明。即使公务员的电影票不要钱,我们还是坚信,大家将不问贵贱地进入地下城。这就是中国独有的宇宙观,我就问你们服吗?不服不准进地下城。

流浪地球差不多得了,怎么几天没上网,已经吹成人类电影史的丰碑了。虽然墙内引进的各国电影很少,大家也没吃过啥好东西,但也不用这么自娱自乐吧 :ablobcatknitsweats:

朋友微信发来一条央视新闻的推送:习近平邀请你视频通话。

给我吓得半死,妈呀,你们央视新闻真有够土的,说不了解反贼,又很了解反贼,知道什么东西能吓死人(笑死人)。

同样的问题……请教耶稣和《圣经》的男作者们 :ablobcatknitsweats:

四月要去日本了,估计会在语校期间做个腹腔镜手术,想请问大家有没有在日本做手术的经验分享或者在东京的姐妹能够有偿陪同手术的可能(主要是翻译,办手续,做完那两天帮我递递东西扶一把什么的,手术不大,快的话两三天慢的话一周就出院了),我也不清楚到时会有多少需要麻烦别人的事并且也会有语校老师帮忙,主要是我本人日语水平目前还比较捉急,对异国生活也有点担忧,先提前问一下大家,如果有能分享或帮助的话非常感谢~~
@runrunrun
@board

看了B站的2022年回顾,把各种UP主的片段剪辑在一起,感觉像是全中国最有表演欲的精神病人聚在一起发疯。视频网红这种事,不把自己彻底变成精神病是干不了的。

据说未成年人现在进ktv也是违法行为了。投生在这里真的造孽,从小到大杀不完的爹

我觉得成语故事里的中国人就是中国人,他们真的会守株待兔、买椟还珠、邯郸学步。我从小读成语故事都心怦怦跳,像偷照镜子被发现,从来没觉得“天啊这个人是傻瓜”。

我住在一个乡镇附近,仍保留街头送葬的习俗。这几天听见很多送葬的队伍放爆竹,一直放到空气都灰蒙蒙的,像是已经开始过年了。这将是一个怎样的年呢?

新闻说,习近平总书记将在今晚发表2023年新年贺词。他将说些什么呢,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事吗?

Show older

阿川(静态备润)'s choices: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