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最近常因此封區強檢一事,感到屈辱難忍,晚上竟因此失眠。
一方面覺得自己這樣受外力影響而反應,很被動,很不自由;但另一方面又覺得內心對那班惡鬼心生痛恨,有種道德上的義務。
正因知道他們想所有人習慣那種任意、粗暴、不需獲人民共識的公權力,我才抗拒把尊嚴乖乖奉上。對我來說,DNA 送中比尊嚴受屈更難忍,那可能是太執著,但只有自由人才能擁有此執著吧。
可是我知道這種受外力影響情緒,長遠難以負擔,太耗精神了,壽命也會折掉。所謂「坐直飲水」的深刻共鳴其實在這裡:對自己好一點,跟不屈的對抗精神其實沒有衝突,因為那是實踐個體自由的證據。在強大的武力威脅下,讓自己的思想不受拘束地馳騁,是自由人唯一能完整捍衛的領土。

thestandnews.com/society/%E6%A

· · Web · 0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iker Social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Republic of Liker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