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台灣讀者問到哪裡買《區塊鏈社會學》,我只能無奈指向經常沒貨的博客來。昨天從善如流,帶了一批書去銅鑼灣書店,林榮基先生爽快答應幫忙寄賣。有興趣的讀者請往銅鑼灣書店,順便多看其他書,支持獨立書店。

這是我第二次去銅鑼灣書店,兩次都沒有其他客人。看著林先生獨單而瘦削的身影,收銀櫃背後的床鋪,周圍沉甸甸、紀錄著這個時代的書本,我深刻體會到何謂「憑一口氣,點一盞燈」。

至於是否「有燈就有人」,就得看大家能否戒除三分鐘熱度,「念念不忘」。

曾聽過張潔平說:「寫作,是最小單位的自由。」今早突然在想,才不呢,思想才是;不,記憶才是。現在香港的趨勢,是連腦袋中要裝什麼,也沒自由;更遑論要思考,再寫出來了。

當我們說:「不想回憶,未敢忘記」時究竟在講什麼?逃避痛苦的回憶是人腦的自我保護機制,但作為命運共同體的一部份,留住記憶卻有一份倫理上的責任,要刻意地,費勁的才能把感受留住。

剛剛開完讀書組,今次講康德。沒想到討論得最熱烈的話題,竟然是「警察打示威者有沒有道德價值」⋯

自從開始用 g0v.social 漸漸遠離大公司社群網站後,下一步的困擾就是資訊的來源應該從哪裡獲得。

這篇 podcast 談 RSS 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podcast.starrocket.io/89

// 因為 I am what I read,我的 Super Like 足跡也代表了我的精神面貌。當別人嘗試了解黃牛山人是一個怎樣的人時,不只看我寫過什麼文字,也能從我分享過什麼內容大概了解。

s.like.co/AAWq2TrJ5NI

當不斷有人在吐槽 Matters 上的文章質素下降時,我也不禁會心虛⋯⋯
我的文章可能也有份弄渾了那清泉⋯⋯

@wright 我觀察了你用 Liker Land 一段時間,你堅係內容伯樂,不斷發掘到滄海遺珠,真心佩服。

終於忍不住在兩個孩子的無人島上建了個帳幕。

【Liker Land Super Like 功能 UX 隨想】
用了兩星期,仔細觀察自己的使用習慣,心理狀態,行為等,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對 Liker Land 我沒成功擺脫對一般社交媒體的期望。打開列表後,點下去閱讀那一擊仍是十分吝嗇,然後因為追縱的人不多,列出的文章自然也不多,向下一掃便到盡頭了,往往便把 app 關掉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也有同感?

或許暴怒的表現也是一種贖罪劵。但現在,我們更應在乎長遠要做什麼。
然後行動。

bchai.cc/2020/08/11/not-indulg

「在當今這個時代,如果有個獨裁者想要鞏固自己的權位,並不需要做出對新聞下達禁令這種顯而易見的暴政措施。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確保新聞機構持續不斷傳播各種沒頭沒尾的新聞快報,大量轟炸觀眾,絲毫不用說明事件的脈落,同是又不斷改變新聞議程,也不闡明各項議題之間的互相關聯,而且不時穿插凶殺案與電影明星花邊的聳動報道——這樣就足以弱化大多數人掌握政治現實的能力,並且摧毁他們改革政治情緒的決心。」
《新聞的騷動》- 狄波頓

試了兩星期 Super Like,漸漸有種一天兩次機會不夠用的感覺了。

有時也會有點惱自己,總會不自覺地拿起手機打開 Facebook,一直在滑呀滑的,像一種無意識的燃燒青春動作,耗掉的時間卻沒令自己的知識寸進。若你也有過相似的經驗,請點擊讀一下我的這篇反思文章。

matters.news/@edmond/%E4%BD%A0

一段時間沒上 liker.social ,大家還好嗎?
我在自律地上這課: courses.edx.org/courses/course
還有堅持每週 40 k 的跑步訓練,加上工作幾乎已耗盡每天的精力了。
少了在社交媒體出現不代表我在消沉啊,上來報平安一下。

Show more
Liker Social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Republic of Liker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