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者」(Beyond-er) 的特質:就是拒絕任何垂直的權力、社會體制及其規則,並專注於預示性的行動,前瞻並創造出可實踐又有象徵意義的新體系。超越者抗拒他們認為是扭曲的價值、失去正當性的在位者者所盤踞的主流制度,他們會開拓沒有規管的空間,只在制度及主流規範抵觸了行動者的計劃項目或價值觀,必要時才跟主流體制交手。如遇威脅障礙,行動者會嘗試用技術方法繞道而行。相對傳統體制內 (insider)、體制外(outsider)的行動者,超越者在政治生活中享有最大的自主 ,因其生存、存在原因、活動,也可以不連結、不倚賴政策機關或制度政策。 ~ Stefania Milan, "Social Movements and Their Technologies: Wiring Social Change"

病毒是介乎生物與非生物之間,只是一堆遺傳訊息的載體而已,沒有一個宿主,它們不能自我繁衍,它們甚麼都不是。

人之死亡,或是今生功課已經圓滿完成,或是面對人間世的不義不忿感到挫敗求死。病毒只是其中過場的角色,疾病是只其中一場戲,病毒,當然不是導演。

matters.news/@ardenwong/%E7%97

聽說,追尋「另類教育」的都是媽媽居多,甚至引發了不少家庭糾紛。上星期,我應邀以「爸爸」身份分享,接受可能是香港首位以瑟谷教育做研究論文的 Opal Li 的訪談,傾下我是怎樣「相信」沒有課程、沒有考試、沒有教師、沒有知識傳授的新學校型態的呢?我思想了很久,胡扯了一堆以後,整理出了一些思緒。

matters.news/@ardenwong/%E6%9C

挪威:二十三人於輝瑞新冠疫苗後死亡

legemiddelverket.no/nyheter/co

平衡報導:中國環球時報評論:Why were US media silent on Pfizer vaccine deaths?: Global Times editorial
globaltimes.cn/page/202101/121

朋友閒聊隨想。
關於去中央化。
舊金融制度,由各國政府或中央銀行 ( 或深層國家, if you like) 操控貨幣供應,這一年來,藉「疫情」之名,大印銀紙,搞出超級通脹,貨幣貶值。於是,人人開始去認真研究去中央化,沒得印銀紙的比特幣。 大家再思考,貨幣、價值的關係,發現「虛擬貨幣」可能較 「真實貨幣」更真實、更保值。
舊傳播媒體,是大眾媒體,大財團控制,大政治利益控制,十多年前,FB 橫空而出,出現了 個人媒體,漸取代了舊型大媒體的社會傳訊功能,人人都有發表個人言論的平台,以為也是去中央化了 -- 直至今日,大家才驀然發現,都是假的,staged的。
Fb, MeWe, Twitter, Parler, Gab,都係一樣。
Social Media decentralized, 究竟是否可能? Mastodon 似乎離平民化普及化是否仍然很遙遠?
是技術問題,是人類意識問題?

Liker Social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Republic of Liker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