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仅限象内转发】

本在日小象很乐意为中国的象友提供日本求职的帮助,你可以——
1 把自己找到的但不是很理解的求职信息页面链接给我并且告诉我哪里不理解;
2 修改日文履历(但是只能做文字修改,做不了履历优化);
3 求职过程中的邮件或信息的少量翻译(太长不看);
4 日语学习方面的求助;
5 日本生活相关资讯的求助;
6 我没想到的但是需要的也可以问问看。

以上都是利用空闲时间帮助大家,不保证及时,不保证质量,要有被我无理由拒绝的心理准备。谢谢~~~

日语水平,N1 129分,参考项双A。

【不接受女性主义、LGBTQ平权、儿童权益保护、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请绕开,面斥不雅】

Pinned post

正式踏上自己的DJ之路。
我在东京没有太多线下的朋友,所以现在就开始募集DJデビュー的来场者。地点应该是半年之后东京的某个pub。
(大概是one drink制的,也可以让我请你喝酒。要成年才能入场,日本的饮酒年龄是20岁以上。)
置顶广告,有兴趣的请在这一条留言或私信。

昨天看到 #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一审宣判 ,很多人都还在说“正义虽迟但到,相信国家相信法律!”。
那个氛围,把一件原本非常耻辱的事情,搞得像完成了很光荣的成就 似的!

结果今天 #上海金科路杀人事件 ,就被极速处理掉了,现在这个词条整个都没有了。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人言轻微,做不了什么,只能随时保存,帮助记录。

他们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但发生过的这一切,不该被遗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youtu.be/llJv932MtWU

哪位有才的網友做的這個視頻,我居然get到了想表達什麼

又他妈开始吵出本算不算非法出版这种事,让我想起前几天刚看到伊朗女性的视频,“你不戴头巾是违法的”,“这个法律是错误的,奴隶制也曾是法律,坏的法律就不该被尊重”。
有人就是永远不懂

救救她!大家有微博的请去帮忙扩散下吧。

经象友提醒,补个链接

这个是微博,

weibo.com/6974466537/M7ng9kK9U

还有一位象友补了事主推特
twitter.com/yaming00742313

推文截图在回复里,我就不附了。内容和微博差不多。

更新一下。
北京时间9月25日15:32,评论区象友回复,说ta朋友及原评论区网友均已报警,原文如下:【我朋友和评论区的网友都已报警,收到的回复是人暂时安全,在家里(至于在家里是否算安全状态无法确定,当然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和担心)。
另,网友说因为之前网友在合肥报过警,收到的回复是已解决并不耐烦地要求不要再重复报警,希望大家注意;另外据我合肥本地朋友说她上次报警就被非常粗暴地对待了,至今有心理阴影,不知道多次重复报警会不会因为对面不耐烦而影响日后对这位朋友的保护……】

唉,希望她平安。

2002年9月25日晚22:06 更新
刚才上微博看了一眼,原po【春江晴空】又更新了一些信息。,一并附在下面。亚明妹妹的诉求除了保证人身安全外,应该是想回到学校正常上学。

【现状更新:

在派出所看到本人。但无法联系到她本人。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想调解以后送回“家”去。

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下午6点55分)仍然认为这是家事,不肯医院鉴伤,和稀泥。之前类似这个情况的,我知道的只有17个人,没有人还活着。她们全部被“调解”回家,全部在家里死去了,全部排除自杀和他杀,全部没人在乎。求求这个世界了,我代她去死,不要送她回家,不要送亚明回家,不要送她回家……求求这个世界了……让她去医院,让她回学校吧,不要让她回家,我代她去死,不要让她回家……

至今(下午6点55分)她的手机一直被她妈妈扣着,仍然无法联系到本人。

她自学了德国留学的德语,也有考进985的能力,想好好地活,仅此而已。这是我知道的。如果真的死了,不可能是自杀。到时候请不要留言“啊 要是当时知道就给xx打电话了”,你倒是打呀,现在还活着的时候打啊……😭😭😭

这不是在开玩笑,什么“插眼”、“蹲个后续”,你想看什么?死亡医学证明?墓碑?如果你要蹲后续的话,你就是坏人。

向安徽公安厅、合肥公安局、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打一个电话这么难吗?都是公开的,都有电话可以打。在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附近的哥哥姐姐,去派出所阻止警察带她回家,让她去医院验伤,去学校住校,有那么难吗?向开明、支持她的合肥八中校长,向支持她的班主任,打个电话希望能让她去学校,有那么难吗?她父母不接电话装死,长大的人的心都是黑的……😭😭😭】

喔,還有,父母離異。
記不清有幾個了,起碼兩人吧,明確跟我說過不考慮單親家庭的女孩。(和嫌棄我窮、性格怪異的人有重合。)
甚至我現在的公公婆婆也問過,擔心父母離異讓我不知道怎麼經營家庭。
(但是公公婆婆只是有偏見,也只是擔憂而不是反對,還告訴我,他們就是我的爸爸媽媽,有困難要跟他們商量。)

被嫌棄窮,被嫌棄醜、胖,被嫌棄性格彆扭⋯⋯少女時期都有過。
雖然腦子沒坑的我,可以馬上跟這種傻逼一刀兩斷,但是那些負面評價對我不是沒有影響的。每次失戀了都要花一段時間自我修復。
以前會喜歡瑪麗蘇文學、偶像劇也是因為現實中對自己的認知是「條件差」「總是被甩」「但有可愛之處」吧。

有一些失戀真的過去好多年了也覺得不甘心。
有時候會想回到過去,就為了跟那時的自己說一句,都會過去的,妳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走自己喜歡的路,不要因為被看不起就失去自信。
那個時候是靠著生命力和自尊心熬過去,現在就是篤定的,我就是希望少女時代的自己也篤定一點。

我高中時的第一個男友就是被父母老師拆散的,老師還跟對方父母說,這個女孩子家有多麼多麼窮,高中畢業了還要嫁人,你們兒子要是把她搞得不清白了,她連這條路都沒了。
這真是給我造成很嚴重的陰影,我也是看了一些台偶的,可我沒想到這種電視劇裡面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意識到自己是個窮人家的孩子,應該說我只是知道自己沒錢,對階級這種東西沒有什麼實際的感知。
唯一有點安慰的是,我們分手以後,那個男生的姐姐來找我,請我吃麥當勞,然後跟我說:不要相信大人的鬼話,我弟弟說跟妳在一起特別開心,妳將來會過得很幸福,但我弟弟就不一定了,他連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都堅持不了,又怎麼可能幸福。
我覺得姐姐說的有道理的。我確實過得很幸福。
不知道他現在好不好呢。

可以不要把一些缺點歸因到窮苦出身上嗎,比如我待人接物讓人不舒服會不會是因為曾經身邊太多對我們窮人不友好的傻逼導致心理陰影,而不是因為我窮呢。

對我來說,真骨科和偽骨科沒啥區別的,關鍵就是有沒有「破壞秩序」。我就喜歡破壞秩序的愛情。

哥哥太愛我了怎麼辦,這部我不喜歡的設定是工具人太多了,事先知道他們是工具人就難以投入感情。

我愛骨科。
而且姐弟最佳,兄弟次之,兄妹一般。
百合姐妹是另一個次元,不能比較。

最近我強行當骨科看的是《mercury fur》,日本版的舞台劇⋯⋯(我推和哦亮演的兄弟)

受不了。争渡论坛被关闭了,好恨。
争渡论坛是盲人之间的论坛……好累,不想跟象友解释了。
苹果的无障碍虽然好,但是系统太封闭了,app本身不做无障碍的话(比如所有的图片按钮都不加标签就会直接读作按钮,盲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按钮)就很难用。而且苹果很贵。大部分盲人都是安卓机,然后用插件和别的辅助软件实现无障碍化。网页论坛也是一样,正常人一眼看得到的信息,读屏软件会全部读出来:(例)“生活板块 象友们 最近上海哪里有招工 发布时间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十八点二十分 用户一二三五七 回复五十 最新回复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十点五十分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不用提那些网页上边角的搜索广告也会被一个一个读出来,有效信息参杂在里面……好累,不想继续创造GDP了

之前和成都的朋友聊天,我说根据组织的尿性,特别强调大日子不能添堵添乱。国庆是大日子,完了就是十九大七中全会,接着是二十大。显然,各地的安全稳定红线,就在十月一日。

根据疫情防控相关指引,社会面清零之后起码还要10~14天才能降为低风险,所谓“摘星”,从10月一日倒推,那deadline就是9月20日,为了保险起见,那就再往前推几天。

果然,成都是在9月19日前实现社会面清零,试图恢复正常运转。贵州显然也是朝这个方向努力,才会发生连夜转运、客车侧翻的悲剧。

这就是国家机器运转的逻辑,也是某些悲剧的根源。

我又手贱的看了一圈微博,深刻意识到至少在日本,如果我得了新冠,那我就是个感冒咳嗽发烧症状,需要在家隔离几天,需要跟政府申请一下不能外出时的物资,甚至可能会在病毒消失的最后几天失去嗅觉和味觉,但这些都没关系,因为我依旧还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环节会让我失去人的尊严。

但在中国大陆,如果我得了新冠,那我就是在犯罪,那一刻我跟公交色狼,小偷小摸,以及喝酒闹事的人一样,甚至这些人不用公开自己的流调路线,而我需要,我的个人隐私被投影到社交媒体的巨大白幕上,让无数的人因为我被迫被关在家里,被迫社区隔离,每天捅喉咙做核酸,严重的甚至会导致封城,这些都会被归因到“我”的身上,让人有一种万死莫辞其罪,从此尊严就被打入泥土,再多的辩解都会被沉默。

2022年了,我居然,打开了——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Show older

kitAKIRA(请勿转出毛象)'s choices: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