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enhal boosted

被爸妈拉去旅行之后再一次意识到,旅游就是走进精心营造的现代消费主义景观,被这套精密的流水线机器碾压一遍,留下的只有空空如也的钱包和乏善可陈的回忆。所以更加坚定以后自己旅行绝对不去知名景点,绝对不体验所谓的“当地特色”,哪里游客多就坚决避开哪里,去小巷里找几家好咖啡厅坐坐,去无人问津的博物馆、杂货店和旧市场,去看看一座城市的心脏是什么样子,而不是停留在它的皮囊。

毛象对照片太不友好了,以后想分享照片还是去FB算了。我经常忘记我有个FB呢,刚去看了下,可以用,用起来。只是当年刚翻墙出来,在那里加了一堆台湾的基友,导致我的FB长期以来像Blued,要改变这个生态,需要努力转变一下赛道。😅

不过话说回来,再贵也不过一顿外食几瓶啤酒的钱,每个月少吃一两顿也能省出来。选嘛,看你更爱啥,而已。

马特市的上的台湾朋友们都好爱读书,可是台湾的书真的好贵啊,一年读一百本的这得花不少钱呢。我昨天在读墨买了本《神的方程式》,花了266新台币,人民币60块了,还是电子书。而且,这应该还算是便宜的吧?很多书我一看定价都四五百呢,纸书就更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西安住的酒店,送外卖上楼、前台送东西给顾客都是用的机器人,很大一栋楼没几个服务员。我在想外卖员这种行业,以后也可能被大量替代。尤其是从小区到房间这一段,完全可以做到酒店那种。安全、快捷,还不大容易出错,会节省很多运力。人矿枯竭了,机器人应运而生。不过,机器人里的所谓“人”字,不过是真的人类给它披上的科幻外衣而已。机器就是机器,我倒是不信他们会突然觉醒,有了自主意识。(这段微博也发不出来哟。)

Harrenhal boosted

Z-library可以通过自己创建的bot查找电子书了

去官网singlelogin.me/

然后在Telegram @BotFather 创建一个新的bot,把BotFather发的消息粘贴到网站的输入框中,点击连接,就能使用自己的bot了

🤖 投稿:@ZaiHuabot
📣 频道:@TestFlightCN

花了一年时间,终于把《圣经》读完了,越到后来,越走马观花。因为一开始新鲜哪,看到逻辑不太通、过时的价值观还想敲敲黑板。后来就不了,敲也敲不完。宗教就建立在混沌、非理性的基础之上的,真的都讲得清清楚楚,又容许人家讨论辩驳的话,就失去权威性和神性了。它里头自有可以让人仰视的东西,做为我们这种非基督徒来讲,看完了,知道了“原来基督徒有可能是这样看世界的”就够了。
对了,这样一段话,在微博都是发不出来的,秒屏蔽。

囤的几百个口罩,感觉是要烂在手里了。

我是觉得张艺谋的《满江红》拍前面那两个多小时,就是为了后面那个万人诗朗诵。他的审美真是万年不变,永远迷恋团体操,大合唱。先想好,这里应该以什么情绪来,当然得煽情啊,那你让一个反派来读能有啥情绪,于是又安排了个替身的反转。不过这个替身当时骗到我了,雷佳音在慷慨激昂地读诗时,我觉得这没对,他这情绪是错的。替身翻转之后,噢,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我现在真是看不上翻转这个“技法”了,尤其是这几年被中国的国产片导演用烂了,大家都不太会好好讲故事,动不动就反转。转一次转得好也就罢了,转三次四次我就觉得你他娘的拿我当猴耍呢。吃反转的时候过了很久了,当年被《第六感》、《小岛惊魂》那种反转惊呆了。后来看《神盾特工局》,也还算是很吃那些反转。现在不行了,看见反转最多在心里“哦”。今天又看见《深海》在转,那么稀烂的故事也厚着脸皮玩反转,够了够了。

如今能让我抛弃价值审视沉浸其中的,就只有秦腔戏了。秦腔里除了少数几个有名著兜底的新编现代戏之外,传统剧目无一例外完全无法带着脑子去看。像《金沙滩》这种忠君到把一堆儿子全献出去给自己竖碑立传的戏,要不是像我这种从小被洗脑已经病入膏荒的戏迷,谁能看得下去呀。价值观基本正常的,像《祝福》、《白鹿原》、《日本婆姨关中汉》这些现代戏,只有唱念、没有作打,又少了很多传统戏剧服华道带来的视觉美感,中老年人就不大爱看。年轻人没经过小时候的熏陶,也不爱看你慢慢腾腾一唱三叹。笼络不住基本盘,又争取不来新流量,只能慢慢被遗忘了。而价值观糟烂的传统剧目,等连我这一代人都死完了以后,看谁还要看你呢。那天在西安易俗社,有个中年人带着一家老小六口来看戏,买的380元一位的票,女儿开场很激动,鼓掌很用力,没多久就开始打瞌睡了。只有这大哥自己是真的爱,一边跟着哼哼一边还给旁边的人讲解剧情。他是比我还懂,《打神告庙》这一折,我看是看过不少次,要讲上下文,我就不知道,他都懂。我就在想,等他死了,他的女儿会不会在某天想起这年春节,曾和父亲一起看过一场完全不记得剧情的戏(大过年的干嘛骂人家死,呸呸),而那时候没准再没有戏了。

去西北就是各种碳水,没有吃过菜,羊肉串浅尝辄止。兰州的正宁路夜市,烤肉是不错,但不给喝酒啊能吃下去多少。我吃了三十穿都没吃完。回族人真能抵制得了金钱的诱惑,没有酒也没有格瓦斯,甚至没有饮料,就让你干吃。不知道该说死心眼呢还是坚持原则。

没有人管病毒了,但是仍有遗骸,提醒着那段历史,像任何一段历史一样。检测亭渐渐少了,一个月以前,我看到满大街被遗弃的检测亭,还在心想,当年大炼钢铁之后,是不是也像这样到处是被遗弃的土法炼钢炉。

Harrenhal boosted

按理说地球毁灭这么大的事,各国元首应该在电影里露面的,但为了避胖献帝的讳,所有元首都只许派代表露面。我就问你们服不?

从兰山上下来,腿有点儿抖。吃了碗牛肉面,今天第三顿。如果你是兰州牛肉面爱好者,在兰州不用去打听那家好吃,随便进就是,那家都不差,尤其如果你是外地人,也分辨不出细微差别。吃饱出来,路遇一家咖啡酒吧,进来坐一会儿,歇歇脚。我这种旅行方式,是没办法邀人同行的,谁能受到了一天三顿牛肉面,谁又能愿意跟我去爬个光秃秃啥都没有的兰山?但我自己很享受,要是有人同行,那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重读《倚天屠龙记》,才意识到金庸武侠和中医体系是相辅相承不可分隔的。金庸在其中展现出来的“武学修为”和他的“中医修为”一样“深不可测”,感觉依样划葫芦,他在武学上,其码得是个王语嫣或者觉远,放到现在,当个博导没问题。医学上,怎么也得是个当代胡青牛。他花大量篇幅写蝴蝶谷的一切,胡青牛的治病方法,张无忌的理论学习加实践,各种穴道、经络理论,显然得是得懂不少中医理论才能写出来。但是,以我一个中医麻瓜的眼光看来,其中胡诌的成分也居多。比如为了表示胡青牛的医术之高超,让金花婆婆打伤各派十五人,来蝴蝶谷求医这一节,说是有的断其双手,左手接右手、右手接左手;还比如说逼其中一位生吞活的水蛭,水蛭进入肚腹还能作妖等等。这病都是假的,治疗方法当然也是胡说八道了。小时候不懂,读的时候就很能入戏。现在看起来,就不大行了。我以前可惜武侠这么好的“民粹”怎么就渐渐没落了呢?重读知道,当年让你十分入戏的那些段落,如今就像是中国的偶像剧里强行撒糖的桥段,不堪入目了。所以现在流行玄幻了,硬设定反正,你也联系不到现实去。

Harrenhal boosted

浅谈
在看《流浪地球2》,说实话确实没想到特效这么厉害。
我认为作为一个商业电影其实没啥问题,因为电影本身没有任何深度的讨论,既没有对数字生命的讨论,也没有对随机抽取放弃35亿人的讨论。
实际上电影真正的主线剧情其实是人工智能企图毁灭人类,但是也没有对人工智能这一伦理的讨论。1/n

今天在西安易俗社的小剧场看了一场秦腔戏。西安易俗社这个名字,在我做为一个秦腔戏迷的心目中,类似圣地。从小,收音机里放的那些秦腔戏,大都出自此社。那些从前耳熟能详的秦腔名家,也大都出自于这里。有相当一段时间,每次路过西安,总想去看场戏,但好像总被其它事搅扰,且不得其门而入。这次终于一个人,闲逛至此,斥巨资买了张票。表演很精神,多年夙愿一朝得偿,比吃到正宗肉夹馍还令人开心。
小时候看过很多现场,乡镇都有戏院,一个大大的院子,尽头一个高出地面两米左右的戏台。唱戏多在过节,戏台上尽管唱,戏台下干什么的都有。大人或坐或站,小孩子或叫或闹,还有卖油膏、麻花和凉皮的摊贩。有些人,趁机和远在外村的亲戚见面。更有些人,带孩子来此说媒。写到这里,似乎还记得很小很小时,晚上跟着妈妈去看戏,撑不到结束,睡着了被抱着回家的感觉。睡眼惺忪中,听到大人们还在议论刚看的戏。有时候,是拉着架子车,架子车里铺一装破被,坐着老人和孩子。
今天人生第一次坐剧场里看戏,想着要是能带我妈来一次就好了,她一定会很开心。

我写微博和在这里写嘟文好像是两种思维模式,有时候一念起,想在微博记个想法,但写着写着卡壳了,难以为继。写嘟文几乎不会,就顺着思绪往下写,思绪会指引我,所以我在微博一篇几十个字,在这里经常一写就写好几百。我觉得像是在微博,自觉不自觉地自我阉割导致了我的表达不太顺畅。在这里,随便啦,也没人会删除、屏蔽我的嘟文,更没人会网暴,思想便自由地多。

我是多少有些报复性出行啦,我并没有什么景点想要去参观,只是想要享受自由行走的感觉,毕竟被欠了好几年。 我来西安啦,想吃个肉夹馍,看场秦腔戏。但是大街上没什么开着的饭馆,最后叫外卖到酒店吃。酒店里有个机器人,每次下楼都看到它在电梯里上上下下送东西。这个酒店所在的建筑是典型西安式的,占地面积大,因此走廊曲径通幽,这机器人可比人的效率高得多。外卖也是它送上来的,我还跟它说了谢谢。其实更该谢的是把外卖送到酒店大堂的骑手,西安比成都冷得多,今天最高只1度,最低零下10度。虽然配送费比成都贵,但最终吃到了心念的肉夹馍和烩麻食,就不枉此行。晚上出门逛去回民街,那里是另一番天地,用白云来讲就是“红旗招展,淫山淫海”。我进酒店大堂时,又看到机器人进入电梯的背影。突然有种很可笑的同情心,像是《百妖谱》里的庆忌,被人类那样剥削,仍然忠心耿耿,无怨无悔。好像以前京东有送货机器人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有推广开来。

很多人知道在中国的女网球运动员里,“彭帅”这个名字是个敏感词,但可能很少人知道另外一个名字,朱琳。很久以来,这个名字在,新浪微博里是搜不到的,因为她很不幸和李鹏的老婆同名,成了最无辜的那种政治牺牲品。今天,她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32进16的比赛中击败了六号种子萨卡里,首次晋级大满贯16强,在网球圈里引起不小的反响。与此同时,她的名字在新浪微博解禁,终于可以搜到了。我记下来这件事,不是因为运动员励志(本身确实是励志的,她一度被叫做101女孩,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个排位摇摆不定,就是没法前进一步。也被叫做朱编剧,因为她的比赛大起大落是常态,看不到太大希望。),而是中国的政治荒唐。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