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高 boosted

把內容寫到區塊鏈,跟寫到一般的寄存空間,有什麼分別呢?
用戶角度其實沒啥分別,都是照樣存取。
但事情的本質改變了。營運網絡的是群眾,任何人只要有心都可參與令內容存續,還可基於民主機制一步步發展出各種生態自治的可能性。內容不會因個別大台的興衰而消失,不會因老大不喜歡便下架。

馬思高 boosted

有一天,我終於又去了捐血

相隔很久沒去。我是那種由中學時已很熱心拉身邊的人去捐血,有些朋友的第一滴血也是因為我。而我相信,有一半人都沒有下一次。
還有很多人從來沒有捐過血,不可能說不方便,因為讀書時學校也有捐血日,有些公司、商場也有捐血日,而香港其實有些假日、晚上都開放的捐血站。

不會捐血的,即使在隔壁也是不會行動的。以我理解,絕大多數原因是怕痛又不敢說。只有很少數人是因為身體健狀況、有傳染病(甲肝也是)而難以捐血。

我不會說不痛,我由要打麻醉針到環保點直接插針,遇過手勢不好的醫護,離開前她已給我藥膏。每次捐血也隔幾個月,痛了一次,下次再算吧。然後,下次又會覺得痛……

有個朋友讀書時死都不肯捐,直到有次住院做手術,說小手術也用了幾包血,此後便覺得有捐血的義務。

能定期捐血至少證明身體健康,有些病人如中型地貧症已需定期輸血去維持生命,所以呢,偶爾一點病,還是可以的。

我說服不了那些怕痛又不夠大愛的人。
只有下次再第2X次捐血。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中国的「端點星案」,兩位發起人已被「依法」懲處了,罪名都是尋釁滋事之類隨国家說的理由啦,實際上他們做了的是把一些被河蟹掉的內容備份到 GitHub 去。
端點星這個名字,真的取得不能再好。
香港也要變成這樣了。但端點星案給我的最大提醒是,我們日常的荒謬,鄰国早已是如此,但仍有追求拒絕謊語的人在掙扎,企圖活在真實中。

這失眠夜我讀了其中一篇。真實的心聲如何影響「国家安全」?讀了便知道極權做的是想禁絕人民獨立思考,連最溫和的反省也是容不下。

github.com/Terminus2049/Termin

ME:用Kindle睇書無咁傷眼
Also ME:iPad睇得清楚啲

Another ME:呢個時間你應該去瞓…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馬思高 boosted

捍衛出版自由的唯一途徑,就是出版。
LikeCoin 一直在建設的便是確保去中心出版基建能夠實現,協助作者和媒體把內容註冊到區塊鏈,寫下永久的憑據 - ISCN ( International Standard Content Number ),達至內容授權、核查及溯源等目的。
以無大台的形式繼續捍衛出版和新聞自由。Decentralized Publishing 並不是天方夜譚。
LikeCoin 將於下半年度陸續推出去中心出版的產品和服務,敬請密切關注我們的最新動向。

// 在卡拉奇,V-172 要再度被拆解,分件放入木箱才能移放到貨船......在拆解工作的第三日,駐印度的美軍第10航空隊司令 Clayton L Bissell 少將與一位老人家來到拆解的現場,不料這位老人家在環繞 V-172 一圈後,直接爬上仍在拆解階段的 V-172 上......

// 當時 Gerhard 見到老人家阿諾衣領上戴有四粒小星,但樣式與日軍軍階中的軍星相似,就以為這老人家是一個喜愛收集戰爭紀念品的人......

// 誰不知,站在 Gerhard 身前的這個阿諾並非等閒之輩......

matters.news/@peter_masklo/%E4

卡了很久都難以落筆的部分,隨著新史料的發現,終於可以繼續去寫。

// 一直以來,歷史均以「美國在1942年7月於阿留申群島虜獲日軍零式戰鬥機(後來別名「古賀零式機」),從而得知日軍飛機性能」作為亞洲與太平洋空戰中盟軍改寫空戰戰況的重要一環,而「古賀零式機」更成為拯救無數盟軍飛行員的敵機代表。

// 不過早於「古賀零式機」前多個月,就已經有另一部零式戰鬥機在中國戰區落入盟軍之手,而且之後更經由美軍機械工程師之手作完整修復與性能及結構分析,亦正正因此才讓盟軍得悉零式戰鬥機的種種。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正正就是負責修復這架真正意義上的「首架盟軍零式戰鬥機」!

matters.news/@peter_masklo/%E4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