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和心酸 初戀和新歡 就像那些年和終有一天

給我一點顏色,讓我明年明月都不褪色。

你本來什麼也不信,卻自己傷了自己的心。

很多該醉的時候滴酒未沾,那些過去了的卻經常以淚洗面。

她那天说了好多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关于我们的过去,关于她的未来。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所以她打算将这辈子要和我说的话全都说完。

以前喊亩产万斤,现在搞自主创新。

咱们拉车人的姑娘媳妇要是忽然不见了,总有七八成也是上那儿去了。咱们卖汗,咱们的女人卖肉,我明白,我知道。

我们每六个人就能享受到一个摄像头的监护,当然不是让你拿在手里把玩的那种。

医改政策落实以后,虽说报销比例不高,各种流程较为繁琐,但是病人的数量却肉眼可见地减少了,与此同时,殡葬用品市场销售额相较以往有了大幅度提高,政府和银行也出台了相应的墓地贷款,放便民众所需。

乌鸦偶尔在树枝上报丧,可喜鹊的叫声却更大。

父亲是让鞭子抽怕了的马,母亲是蒙着眼睛拉磨的驴。

骡子虽然不能繁殖,但却成了吃苦耐劳的代名词。

当你拿到了镰刀,你不割韭菜,那韭菜都替你惋惜。

我将青春都献给了你,即使它偶尔也献给过别人。

你每天必须上班累个半死,晚上回家摊着喝点勾兑啤酒,吃点地沟油食物,然后听听新闻联播里的美好前景,把你感动得跟王八蛋似的,你说这样灵魂就得到了升华。

屠格涅夫在福樓拜家裡給朋友們講起了他青年時代的一個戀人。那個女人是磨坊工的妻子,長相極為迷人。她從來沒有向屠格涅夫索要過任何東西,但是,有一天,她突然向他提出了要求。她說:“你應該給我一樣東西。”她的要求讓屠格涅夫不得其解。她要的不是“名分”,不是“盧布”,也不是“永遠”。她要的只是一塊肥皂。

   接過肥皂,這個迷人的女人匆匆地跑開了。過了一陣,她又跑了回來。她伸出自己剛剛洗乾淨的雙手,羞澀地說:“像親吻聖彼得堡客廳裡的女士們的手一樣親吻我的雙手吧。”

   屠格涅夫說,這是他一生中最珍貴的時刻。他跪到了地上,充滿感激地親吻了這個女人沾滿泥土的雙腳。

路的左邊,都埋著死刑和瘐斃的人,右邊是窮人的叢塚。兩面都已埋到層層疊疊,宛然闊人家裡祝壽時的饅頭。——《藥》魯迅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