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凭什么要死在这种稀巴烂的国度?

降落 boosted

@board
推荐两个教人做饭的up主。

一个是阿林吃土,我觉得非常适合像我一样有很感知失调(+ADHD),没有细致教程完全不知道怎么做饭的友友的。
他的教程很贴心,完全就是胎教级小白教程,在每道菜里有教你如何处理相关的食材(削土豆皮/如果煮面)。而且用到的食材一般都很少很少!强烈推荐!我也是fedi上看到的之后,重拾了做饭的信心,现在每天都在自己做饭给自己!

还有一个就是芋儿园园,这个适合进阶教程。她的教程都是有关于“如何在最短时间里糊弄出味道还可以的饭菜。”教程都比较简单,但没像阿林那样细致。不过技巧有时候很鬼才(比如说把肉放在保鲜膜里腌制/把煮好的米饭放在不同的保鲜膜里存放,用的时候就拿一袋出来。)

降落 boosted

咱这个国丧明天就进入重大日子,禁娱一天变成禁言一天。有人回忆1997年2月邓小平去世,持续了一星期。毛泽东去世更是想都不敢想,小时候语文课本里还有什么“十里长街送总理”,真就是一脉相承的,这种纪念方式,比纪念亲爹都隆重。要等他们去世很多很多年,这些恶棍的名字才会被浮现本来面目,而有的人阴影笼罩至今,没有人敢直呼其名。

降落 boosted

在回顾丰县铁链女被囚禁二十五年,遭受虐待、强暴,生下八个孩子时,喊“她即是我,我即是她,但凡女子,同一命运”的,最高呼声也不过是“姐妹们要从政从军从警!报效国家,维护人民群众的权益”,再有人浑水摸鱼说一句“爱国”也合情合理,只不过真的太恶心了,在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之前,你竟然也爱得下去。所以我根本不信任这种喊口号的,只把别人的遭遇当作是自己命运的警惕,并不能真正同情他人,不承认别人就是遭遇了巨大的不公,只会在自己的命运上搞点小动作,比如考公务员,像他们自己说的“从政从军从警”,先“报效国家”,换取一点好处,最后才到“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且可有可无,说着哄鬼的。体制是恶的,它就能把人变成僵尸和怪物,到时候如你们所愿站在上面的,就不再是“姐妹们”,而是国家机器的代言人,是那个被推出来让大家再忍耐一下、自己错过了女儿十八岁成人礼的主任,是北京天通苑那两个出谋划策,要找一“黑地儿”把居民关起来,或者拿人家儿子要挟的社区委员。

降落 boosted

⬇️看这个其实想到今天看到的一篇让我很震惊的文章……说菲律宾现在的儿童色情产业链非常发达,当地未成年孕妇非常多,2019年菲律宾平均每天都有7个14岁以下的少女生育,疫情后这个数据也飙升。但直到今年初菲律宾才通过法案,将性同意的最低年龄从原本的12岁提了16岁,与此同时菲律宾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不到15岁的女孩晒出的孕妇照。
菲律宾天主教信徒占人口总数的83%,女孩们不能堕胎,紧急避孕药也是禁药,所以怀孕后女孩们要么通过服用来历不明的药物堕胎,要么就使用最原始的方法,通过挤压腹部来堕胎,非常危险和痛苦。没办法堕胎的就只能生下来,过早地成为了母亲,而生下孩子的同时她们也陷入了女性贫困中,与下一代一同生活在赤贫里。
于是很多白男闻着味就来了……他们会在线上付费给这些孩子们的家长,让孩子们进行性表演,一次表演的收入抵父母工作一个月的收入,“根据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的报告,该国的儿童在线性剥削,在疫情期间足足增加了264%”,这些孩子的家长中不少人认为这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们只是,看并没有真正接触到孩子。

m.cmx.im/@RottingStrawberry/10

降落 boosted

你要拆他们屋子,他们才能开个窗子;你要跟他们讲民主,他们才能跟你讲科学。

任何跟中共沾边的人和事都让我感到无比恶心,你们为了一点施舍而缅怀的样子,真的像极了被赏赐剩骨头的狗奴隶。

我想,有一点是他们无法预料到的,时代变了。当今社会普遍的人已经有了基本的权利意识,如果我们被坦克碾死了,那么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他该用多少代价去抹掉这些生命逝去的意义,他的独裁与专制将会通过鲜血一样涌向所有人。再次感谢那些英雄,我不能奉献我的生命,我与自由与希望,与你们同在!

降落 boosted

感谢能看泰坦尼克号的人,说白了还在谢主隆恩,本来审核员认为不该过审,皇帝喜欢,皇帝说能过,就能过,这就是皇权。皇帝说要清零,那就清零,这时候怎么不感恩了?

几千年了改不了跪皇帝的习惯,你本来就应该享受一刀不剪的泰坦尼克号。

陈云说的好:没收中国人最基本的权利,只要稍微还回去一点就感恩戴德。

能看动画片也不是江泽民的功劳,而是因为江泽民终结的,当时中日邦交正常化日本无偿支援中国资金和技术,才慢慢引进日本动画排球女将等,后来江泽民发现日本动画太受欢迎了会影响统治1999年时开始禁播。

怎么没人为田壮壮在江泽民时期被封杀,被禁止拍电影,被葬送的导演事业惋惜?

田壮壮的《蓝风筝》根据他小时候真实经历的建国以来的各种政治运动创作的电影
youtube.com/watch?v=Nr-93vBuO4

蓝风筝完整版
youtube.com/watch?v=nQ7sNZJNjA

降落 boosted

上海乌鲁木齐中路 补充视频
女孩的哭泣与愤怒

降落 boosted

看到满屏的消息,其实我昨天说完那句“三年来头一次今天比昨天心情更好”心里是愧疚的,因为那反抗背后付出代价的人很多会很惨烈,对于高校出现的事情我也是同样的心情,平心而论如果我还没有毕业,那样的事我也不敢去做,我需要一张没有污点的无犯罪证明,我的家人需要他们的工作,我没法弃这些于不顾,我也没有要留在这片土地抗争到底的决心。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因为足够了解这个政党,我的一部分已经变成和它一样的保守和腐朽,因为我明明了解所有可能的可怕后果,且没有决心去承担任何一个,可以说共产党对我的恐吓和威慑甚至比大多数人奏效。我曾经和朋友聊过,其实作为隐藏想跑路的缓,我们看起来和粉红没有多大区别,会劝亲密的人不要冲动,现实中我们对该支持和反对的事都默不作声,温顺地去做核酸,温顺地接受囚禁,内地里甚至还不如粉红更痛苦和不能自洽,这样怯懦的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别人呢,我的决心不过只有“为这大厦添一块砖,就让我的手烂掉”而已。

降落 boosted

朋友们不要自杀,活着说不定哪天可以和大家一起颠覆国家政权。

被激励得很彻底,昨夜一夜未眠也依然感觉精力充沛!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给我喊!冲啊

学校又在搞家委会,所谓家委会,就是家长被选出来负责当学校的狗,在学校不合理收费的时候站出来引导其他家长缴费。

昨天母亲打电话关心我,然而我没听几句就挂了,我在微信和她说,我几乎不能听她的任何声音,在这些最爱的人面前,我会把我所有的痛苦倾泻。

尽头到了吗?还得死多少人才能填满这一切?

降落 boosted

学校真的越来越疯了,最近开始每一栋都查宿舍门口贴的东西,春联倒福都不能贴,有一栋的一个宿舍门口贴了“政府有枪,我们有音乐”的贴纸,立刻被问是不是被邪教影响了
之前的爬爬群也是,有人组织一起去操场爬,无论怎么样都只是为了好玩发发疯,但是第二天辅导员紧急开会说不要去爬,有境外势力恶意引导大学生(我们都知道他们在说谎)
现在离考研一个月都不到,美名其曰丰富大学生封校的生活,每周五周六搞什么广场集体舞周末音乐会,这样就又不算聚集活动,我们自发组织的操场音乐会就要被保安驱赶拍学生证
辅导员紧急开会的时候说,你们觉得这个学校不行,觉得食堂难吃,但这都是你们当初选的,是,我要是四年前知道这个学校这样,我就会走得远远的,我要是二十多年前知道现在会这样,那我肯定不会投胎到这里

降落 boosted

烏魯木齊,民眾的怒吼!

(有嘟友指出疑似後期配音,不過現場喊解封的聲音確實是有的)

降落 boosted

“人们正在往乌鲁木齐市政府进发”
打出这几个字眼泪就流下来了,一百多天了,后台收到无数新疆的投稿,发了不知道多少关于新疆的内容,那些跳楼的人,那些挨饿的人,那个伊犁躲在门口不敢出门的小姑娘
终于在今晚,终于在今晚

降落 boosted

我痛苦是因为在那火中烧死的是我的同胞,把门锁上的是我的同胞,从百米开外徒劳地试图灭火的也是我的同胞。我的同胞在救我的同胞,我的同胞也在杀我的同胞。

Show thread
降落 boosted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聚集抗议时喊的口号是“我们是人”。在别的国家会说“人民有力量”,在这个国家,我们是人 这样一个事情都需要被那么声嘶力竭地喊出来。

Show older
Liker Social

Decentralized microblogs based on LikeCoin & Mastodon and help you take back your own community.